上帝的太太

冬天,氣溫驟降,下着微雪,寒風凜冽。黃昏,本是下班到超級市場購物的繁忙時分,也許因天氣影響,店內沒有平時那麼擠迫熱鬧。門外路旁,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,坐在地上,衣衫單薄,赤着腳,冷得瑟瑟縮縮地抖顫着,口中還喃喃自語,不知在說什麼?

一個老婆婆經過,一看見他那可憐的樣子,走上前,彎腰俯身,問他﹕「孩子,你在做什麼?」小男孩說﹕「我餓!我凍!我在祈禱!我在求上帝幫助我!」老婆婆二話不說,一手把他拉起,拖着他走進超級市場。她帶着他,先去買了浴巾和肥皂;再去買了襪子和鞋子;再去買了內衣褲和絨線衫;最後,去買了一套禦寒的外衣褲。全都買了,她帶他到男廁門外,對他說﹕「這雖然不是浴室,但你可以到裏面去,用浴巾肥皂濕了水,抹擦全身,然後換了這些剛買了的衣服鞋襪。慢慢的,不用急,我在這裏等你!」好一會,小男孩出來了,穿上了新的衣服鞋襪,把脫下的用浴巾包裹起來,捧着。老婆婆說﹕「你一定很餓了,我們去吃東西。」他們在超級市場附設的餐室坐下,老婆婆問小男孩最喜歡吃什麼?小男孩說﹕「熱狗和阿華田。」老婆婆便給他叫了兩客熱狗和一杯阿華田。小男孩狼吞虎嚥地吃光了,老婆婆微笑地看着他吃,彷彿自己也吃得津津有味。 >> 閱讀全文

是幽憤而非柔情

四月十三日,本版本欄的左鄰,林燕妮女士刊出了《天下興亡詞人淚》,說辛棄疾的《摸魚兒》是柔情之作,辛非武將。我曾推介多首辛詞,卻沒有談過這一首,只提及過,這詞的首句「更能消幾番風雨」,與姜白石的「最可惜一片一片江山」的集句聯。

「柔情」大多是指兩性之間的,我認為該詞並非「柔情」之作,而是報國無路,憂慼天下興亡的幽憤。林文的題目,說得較為恰切。再,辛也並非不是武將,曾在敵後率領義軍。為使讀者易讀本文,我將該詞也引錄於下,只所加標點,與林文所引略有不同。 >> 閱讀全文

上帝的拯救

洪水氾濫,淹蓋田野,淹沒房屋。一個虔誠的教徒,住所被淹沒,逃到房頂求救。他祈禱,大聲呼喊﹕「神呀!祢是我信奉的唯一的神!洪水不斷漲,我快要沒頂了,快來救救我吧!」上帝聽到了他祈禱的呼喊。

不久,一棵斷了的大樹,飄浮到信徒的屋頂。只要他攀住這棵大樹,便可以飄浮到高地而得救,但他心裏想﹕這是一棵大樹,不是上帝,我只希望得到上帝的拯救。他讓大樹飄離了。 >> 閱讀全文

陸游詞兩首

他一生寫詩近萬首,堪稱最多產的詩人;也填詞,僅一百多首,但卻亦有不少佳作。詞風屬蘇辛派,慷慨而充滿愛國激情,直迫辛棄疾。我曾在本欄,談過他的《卜算子.咏梅》,現再來推介兩首。

《夜遊宮.記夢,寄師伯渾》﹕雪曉清笳亂起。夢遊處,不知何地。鐵騎無聲望似水。想關河,雁門西,青海際。睡覺寒燈裏,漏聲斷,月斜窗紙。自許封侯在萬里,有誰知?鬢雖殘,心未死。 >> 閱讀全文

鍾馗的生日禮物

明朝趙南星的《笑贊》,是一本笑話集,裏面有一個這樣的故事﹕鍾馗不但專捉鬼,而且愛吃鬼,一看見總捉了烹了吃了。

他的生日來到,他的妹妹向他祝壽,送去禮物,這禮物是一個鬼,挑着兩個鬼。禮帖上寫着﹕「酒一樽,鬼兩個。這兩個鬼,是送給哥哥斫碎用來作肉餡的。假如嫌少不夠吃,那麼連挑擔的便是三個。」鍾馗叫人把這三個鬼都送去給廚師,烹了。擔上的兩個鬼,對挑擔的那個說﹕「我們被烹了吃掉,是意料中難逃的命運!你怎麼也幹挑擔的差使,來送死呢?」表面看來,是一個笑話,我卻覺得是一個悲劇,是一個鬼的悲劇,尤其是那個幫兇的鬼的悲劇。為什麼是悲劇呢?全都被吃了,不是很可悲嗎?尤其是那挑擔的,我認為他是幫兇,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也被吃掉的,不是更可悲嗎? >> 閱讀全文

「快、短、命」

近代作家郁達夫,一次應邀主講關於寫作。他走上講台,一言不發,在黑板上寫了三個大字﹕「快、短、命」。聽眾們大感詫異,莫名其妙,面面相覷,竊竊私語。他才說﹕「我今天要講的題目,是文藝創作的基本概念,這三個字就是要訣。快就是痛快;短就是簡明扼要;命就是不離命題。演講和作文一樣,不可以說得天花亂墜,離題萬里,完了。」上述郁達夫的話,我引錄自《千古奇嘆》(扎巴著,中國長安出版社)。這話在引號(「」)之內,即原話而不是有所變動的轉述。倘真的如此,確實可謂「快、短、命」了。 >> 閱讀全文

兩個愛繪畫的小男孩

這兩個小男孩,都自幼愛好繪畫,而且顯出具有天賦。他們的父母,都很重視他們的天賦,刻意要把他們培育成材。

甲男孩的雙親,很慷慨,不惜金錢為兒子購買各種工具,例如大量優質畫紙、各種各類繪畫顏色,等等。孩子繪的每一張畫,他們都好好保存下來,而且貼滿牆上。每個月,在家裏舉行茶會,邀請親友來欣賞牆上的作品,好像舉行畫展似的。當初,親友看到男孩的作品,大為讚歎,都說他是天才!但久而久之,相隔一個月的作品,總不會有太大的分別吧,親友們對這茶會和畫展的興趣,也越來越低了。來的人少了,來意也大多是歡敘,不是來欣賞男孩的作品,也不再有什麼讚歎。 >> 閱讀全文

三元及第與金榜題名

「及第」是在科舉考試,高中入選。「元」是第一名,「三元」就是在三級科舉考試中,都考得首位。是哪三級呢?

隋文帝統一中國,採取分科取士的辦法考錄人才。「科舉」一詞,就是設科目考錄人才的意思。隋煬帝進一步改革,此後,歷朝有所變動,但一直至清末才廢除,凡一千四百年。

各朝的科舉,在明清兩代大致穩定下來。考試分四級﹕院試、鄉試、會試、殿試。讀書人首先須經縣學童試及格,才可參加州府舉行的鄉試,及格被稱為「秀才」。鄉試考得第一、二級,才可參加三年一次高一級的省試。及格後稱為「舉人」,第一名稱「解元」。 >> 閱讀全文

兩首送別的唐詩

臨別互贈詩詞,是古時文人雅士的慣事。也許因而寫得多了,成為陳腔濫調,流傳下來的佳作不多。我在本欄曾推介辛棄疾的《賀新郎.別茂嘉十二弟》,該詞鋪述悲壯悽慼的離別典故,只在最後一句「誰共我,醉明月」以點題,寫法可稱獨特。今天,我來推介兩首送別的唐詩,也寫得別具一格。

其一,駱賓王的五絕《於易水送人一絕》﹕此地別燕丹,壯士髮衝冠。昔時人已沒,今日水猶寒。 >> 閱讀全文

最討厭的兩個

一個機構大規模擴充經營,要聘用一批高級職員。在應徵者中,經過資歷審查,又曾多番面試,最後選出了十位。總裁考慮到,對他們的認識,大多是由他們單方面提出的,他們還有什麼優缺點,是未曾有所了解的呢?怎樣再去進一步了解,以便去安排他們的具體工作呢?他想出了一個辦法來。

他在一間大酒店,租了10間房間3天,讓他們都住進去。規定這3天內不得外出;不得與外或其他人聯絡接觸,只能與其他的9個同伴往來,並共進早、午、晚3餐。第一二天,要利用全部時間,去了解其他的9個同伴;把所了解得的,向機構提交一份報告,描述9個同伴每一個人的性格、優缺點、潛能等等。第三天上下午,各舉行一次討論會﹕上午的題目是﹕《怎樣與同事相處?》,下午的題目是﹕《什麼是團隊精神?怎樣去培養良好的團隊精神?》討論的過程,都拍了錄影,以供總裁參閱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