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淚比長生殿上多」

《長恨歌》與《琵琶行》,是唐代白居易的兩首七古名作,堪稱雙璧。你讀過嗎?比較過嗎?

我是欣賞《琵琶行》的。詩中對琵琶音韻的描繪,可謂妙絕。「門前冷落車馬稀,老大嫁作商人婦」;「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」。更借琵琶女的遭遇,聯繫到作者被貶的處境,互相映襯,引發讀者的同情共鳴。

對《長恨歌》,我卻覺得歪曲美化了事實,大有「擦鞋」之嫌。楊貴妃本是唐玄宗十八子壽王的妃子,玄宗重色奪之而寵幸,兄弟姊妹皆列士。安祿山反,「六軍不發無奈何」,於馬嵬驛被賜死。作者揑造了楊死後化作仙子的神話,兩人重見。「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;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」。把荒謬的戀情,歌頌為愛的典範,實在有點使人嘔吐。有人與我有此同感嗎? >> 閱讀全文

快樂的小女孩

她約三四歲,天真、活潑、開朗、富想像力;常露笑容,天天都很快樂。

春天,爸媽和她一起去公園。玫瑰繁開,她走近花叢,定睛看了花兒好一會,再傾頭側耳貼着花兒好一會,最後,還自言自語說了幾句話。

媽媽問她﹕「你看見什麼?」「我看見了花兒在笑,笑得很開心!」「你聽見了什麼?」「它對我說﹕小朋友,歡迎你來探望我。」「你又對它說了什麼?」「我說﹕玫瑰姐姐,祝你明年開得更大更紅!」夏天,爸媽和她一起去探望祖父母,沒有攜備雨具。途中,忽然黑雲滿布,雷聲隆隆,電光閃閃,快下雨了。爸爸連忙抱起她,找地方避雨。她仰頭望向天空,哈哈地笑起來。 >> 閱讀全文

龔自珍與林則徐

他們兩人是好朋友。道光十九年(1839),林被任命為欽差大臣,赴廣東禁鴉片。龔曾表示願意隨同南下,林以「事勢有難言者」而婉拒。同年,龔厭惡仕途,辭官赴杭接眷屬,在返京途中,寫了315首七絕,總題是《己亥雜詩》,其中的第87首,表示了對林的懷念,如下﹕「故人橫海拜將軍,側立南天未蕆勛。我有《陰符》三百字,蠟丸難寄惜雄文。」註釋。故人﹕老朋友,指林則徐。橫海將軍﹕漢朝官名,指林任欽差大臣,有節制水師之權。側立:林大功未成,須謹慎小心而未可正立。蕆勛﹕蕆,粵音「淺」;蕆勛,完成功業也。《陰符》﹕古兵書之名。蠟丸﹕古代傳遞機密文件,以蠟密封為丸,防偷拆或沉水受濕。雄文﹕比喻龔寄給林有關禁煙的策略。 >> 閱讀全文

觀人於微

李鴻章帶着三個人,去拜訪曾國藩。他想向曾推薦他們,懇請聘用,委以工作。

去到時,曾外出散步不在。李進入內廳等候,三人則在外廳等候。不久,曾回來了,穿過外廳進入內廳,與李見面。李說明了來意,正打算詳細介紹這三個人,曾說﹕「不必了,我剛才在外廳見過他們。」李覺得奇怪,問道﹕「你以前已認識他們的嗎?都了解了他們嗎?」曾說﹕「不,就只是剛剛才第一次認識。」李更覺奇怪,追問﹕「只見過一面,你到底對他們有多少了解,卻不必我介紹呢?」曾笑着說﹕「剛才我散步回來,穿過外廳,就看見這三個人,都站着等候。雖然只是一面,但我已經對他們有所了解。」李請說其詳。曾說﹕「站在左邊面向廳門的那一個,我走過時,他低着頭,不敢仰視。這是一個老實人,做事小心謹慎,但卻缺乏魄力才能,沒有開創精神。這一類人,不堪負擔重任,只適宜做一些如後勤供應的具體工作,踏實便足夠了。 >> 閱讀全文

智商和學識

一個在智商測驗得分極高的青年,取得博士學位後,事業都一直不大順利成功。他不但悶悶不樂,心中不忿,而且覺得太不公道了。

他常常到住所附近的一個加油站加油。這加油站的生意,很是興旺。老板是一個中年人,待人有禮、親切、誠懇。受到歡迎的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﹕他對汽車的性能很熟識,顧客的汽車有什麼小毛病,只要打開車頭蓋,開動一下引擎,便準確找出癥結,隨手三兩下便修好。大抵賺了不少錢,已開了多個分站。 >> 閱讀全文

獵狗的名字

戰國時候,秦國北部有一大片森林,各種野獸出沒,貴族們常常來這裏狩獵。

狩獵須有獵狗之助。一些遠道而來的人,沒有攜備獵狗,管理森林的人員,便豢養訓練了一批獵狗,租借給他們。

一次,一個楚國人來狩獵,沒有攜同獵狗而來,便租用一隻。這隻獵狗,名叫「勇士」。叫牠一聲「勇士」,牠便搖着尾巴,馴服地走過來。

這楚國人,每天帶着「勇士」出獵。「勇士」不但嗅覺靈敏,能夠發現躲藏得很隱蔽的野獸,而且勇猛非常,奮不顧身追捕。他得到這一個好助手,狩獵大有所獲。 >> 閱讀全文

一個拾廢物的小男孩

一個年輕人,在便利店買了一罐汽水,走到店外的街頭,拉開了鐵罐,站着,一邊喝,一邊東張西望看街景。

他忽然發覺,十多呎外有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,背着一個陳舊的大布袋,定睛地盯着他手上的鐵罐。心裏想﹕這小男孩大抵是拾廢物的,正在等待着他喝完汽水,要拾取那鐵罐。

他是愛惡作劇的,想戲弄這小男孩,故意慢慢地吸,吸一口,又停一口,還向這小男孩微笑,意思是﹕你要拾這鐵罐,還要等候很久呀! >> 閱讀全文

林則徐的一律一絕

1839年,他被任命為欽差大臣,赴廣東查禁鴉片。鴉片戰爭爆發,多次擊退英帝入侵;後因被誣陷而革職,流放伊犁。這兩首詩,一寫於流放起程時;一寫於流放途中。雖面對逆境,背負冤情,但仍磊落曠達,心懷家國,且幽默自慰。

《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》﹕「力微任重久神疲,再竭衰庸定不支。苟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。謫居正是君恩厚,養拙剛於戍卒宜。戲與山妻談故事,試吟斷送老頭皮。」註釋。赴戍﹕起程往流放之地。口占﹕沒有起草,隨口說出詩詞。久神疲﹕早已精神疲乏。衰庸﹕衰老無能。生死以﹕不計生死全力以赴。謫居﹕被貶下放而閒居。養拙﹕安份地退下來,保養自己。山妻﹕謙稱自己的妻子。故事﹕引《東坡志林》所述,北宋隱者楊樸有詩句,「今日捉將官裏去,這回斷送老頭皮」;蘇軾入獄,曾請妻子吟此詩送之。 >> 閱讀全文

臉上的疤痕

一個心理學家,做了一個這樣的實驗。他招募了十多個志願者,讓化妝師在他們的臉上,畫上極難看的疤痕,到醫院的候診室去輪候,觀察人們對他們的反應。

離開前,心理學家叫他們照照鏡子,看看自己的樣子。最後又說﹕化妝得還不很逼真,需在他們的疤痕上,再加添一些東西。其實,沒有加添什麼,反而是用藥水棉紗,把他們臉上化裝的疤痕,全部清理得乾乾淨淨。

他們都到了醫院的候診室,靜坐輪候。醫生是心理學家約好的,知道這是一個實驗,逐個見了,給了他們一些無關痛癢的藥水藥丸。他們立即回來,向心理學家報告所觀察得的反應。 >> 閱讀全文

王羲之寫春聯

新曆元旦剛過,舊曆新春將至。張貼春聯,大多只在新春,我提前來說一個有關的故事。

晉代王羲之,書法絕妙,故被稱為書聖。即使在當時,很多人都想得到他的墨寶。但他卻不輕易以書法贈人,所以,更為珍貴。於是,便有人以不正當的方法去取得。

一年春節,他寫了一對春聯,貼在門上﹕春風春雨春色,新年新歲新景。(這一副對聯,嚴格來說,是平仄不協的;但那時,詩和對聯,還未有嚴格的平仄格律。)這春聯白天貼上,但翌日即不見了,原來是因為他的書法太珍貴,在半夜就被人偷去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