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狀元靠運氣

「一命,二運,三風水,四積陰功,五讀書。」這句諺語說:考試的成績,要靠運氣而非學問,尤其是在科舉時代。茲舉清代乾隆年間三例。

乾隆十三年(1748)會試,主考官鄂虛亭負責閱卷,選出了自以為寫得最好的十份,準備呈交皇帝作最後決定頭三名(狀元、榜眼、探花);另又選了稍次的十份,悄悄地放在枕頭下,以防意外。當他在上朝的路,再審視試卷,發現其中的一份,有犯諱之嫌。於是,立即命令手下趕回家去,取那放在枕頭下的十份來。那手下急急忙忙,取了卷子,一不小心被門檻絆倒了,把卷子散落在地上。這些卷子,本來是按優先次序疊在一起的,最優的放在上面,手下卻不按原來次序,胡亂地疊起來。鄂虛亭接過卷子,還以為是原來的次序,取了最上面的一張,取代了有犯諱之嫌的那一張,交給了皇帝。乾隆作最後的取錄,竟然點了那後補上的一張為第一名,這一張本來在第二疊中是最後的,亦即第二十名。這原來是第二十名的考生,因而中了狀元。乾隆二十六年(1761)殿試,著名史學家趙翼,卻很不幸了。乾隆看了卷子,見第一名趙翼是江蘇人,第二名胡高望是浙江人,第三名王杰是陝西人。問道:本朝有沒有陝西人中過狀元?回答說:沒有。他便把王杰點作狀元,趙翼卻變了探花,並解釋說:江浙已出了狀元,讓陝西出一個吧!而且,現在西線軍隊,打了勝仗,讓西北出個狀元去鼓舞一下。 >> 閱讀全文

買杏子

果園裏,一片杏林,種滿了杏樹。燦爛的杏花開過後,每一棵的枝頭,都結出纍纍的杏子,又肥又大,叫人看見垂涎三尺。

一個年輕人經過,被樹上的杏子吸引住。他正去探親,想到買了杏子作為禮物送去,不是很好嗎?走進了果園,看見一個老人坐在樹下,身旁放着幾個籃子,大抵是果園的主人了。

他上前問道﹕「老公公,樹上的杏子,賣不賣?」

老人說﹕「賣的!」

他又問﹕「價錢怎樣?多少錢一斤?」老人說﹕「十塊錢一腳。」他聽了,莫名其妙,再問﹕「十塊錢一腳,是什麼意思?」老人說﹕「給我十塊錢,你可以選一棵樹,向樹身踢一腳,有多少杏子掉下來,全是你的!」天下竟有這樣的做買賣的方法,年輕人大感興趣,連忙掏出十塊錢,給了老人,提着籃子,走進杏林裏去。 >> 閱讀全文

物以類聚

這個農夫的工作不少,要耕地,要灌溉,要磨穀,要運貨物到市場去和購物回來……。他養了十多隻驢子,協助他做各種的工作。

日子久了,這些驢子有的衰老了,又有的較為懶惰,不那麼聽從使喚。他不能不到市場去,買幾隻年輕體健的驢子回來,以作補充。找到了一個販賣驢子攤檔,檔裏有不少驢子,檔主向他吹噓: 「我這些驢子,隻隻健壯,而且馴服,都是幹活的好幫手!」 >> 閱讀全文

張飛賣豬肉的「冰箱」

在《三國演義》中,張飛初遇劉備,這樣地自我介紹﹕「世居涿郡,頗有田莊,賣酒屠豬……」。原來他是個小財主,有田有屋,開設店舖賣酒賣肉。這話說得簡短,在古籍《堅瓠秘集》中,卻說得詳細有趣得多。茲語譯於下﹕關羽東行去到涿州。張飛在那裏賣豬肉,只上午做生意,中午後便關門。店旁有一口井,賣剩的豬肉便懸掛在井裏,用一塊五百斤重的大石,蓋着井口,非力大者不能移動。他對人說﹕「假如有誰能舉起這塊大石,井裏的肉便給了他。」關羽去到時是薄暮,要買肉,張飛已不在店舖。人們指着那口井,對他說﹕「井裏有整塊整塊的豬肉,假如你能舉起蓋着井口的那塊大石,不用付錢,便可以得到。」關羽去移動大石,竟輕如彈丸般搬開了,取了肉便離開。人們都十分驚駭,不敢阻止他。 >> 閱讀全文

「渾身是膽」與「無膽」

三國蜀的五虎將之一趙雲(子龍),武藝非凡,智勇雙全,被讚「渾身是膽」。我記得,粵劇有一齣《趙子龍無膽入情關》,怎麼變了「無膽」呢?沒有看過,不知情節,猜測大抵是演述他拒婚的事,載毛評本《三國演義》第五十二回。

桂陽太守趙範,把寡嫂樊氏,介紹給趙雲說﹕樊氏擇偶,有三個條件,「第一,要文武雙全,名聞天下;第二,要相貌堂堂,威儀出眾;第三,要與家兄同姓。」趙雲恰恰是完全符合這三個條件的。 >> 閱讀全文

「你不也是站着嗎?」

一個中年人,星期日常到教堂去做禮拜。他總坐在最前的一排,也許上夜班,又無心聽牧師的講道,只坐了不久,便開始打瞌睡。

牧師對他很是不滿,想辦法去捉弄教訓他。

在一次講道中,牧師忽然發問﹕「在座各位,有誰想在死後,上天堂的呢?有這樣的願望和決心的人,請站起來,好讓我知道!」說話剛完,全場的人都同時站了起來。但那個中年人,卻仍然沉沉入睡,聽不見牧師的話,只他一人坐在椅子上。 >> 閱讀全文

柳如是之死

她是明末名妓,熟書文,擅詩詞,可謂才貌雙全,而且性格高潔。後來,嫁了錢謙益為妾,兩人感情深摯。錢是當時著名學者,儼然東南地區文壇領袖。

兩人之間,有一個笑話。宴會中,錢取笑柳說﹕「我愛你,因為你『烏個頭髮白個肉』。」柳立即答道﹕「我愛你,因為你『白個頭髮烏個肉』。」引得滿座客人大笑。由此可見她的風趣機敏。

錢藏書甚多,柳把書熟讀。錢要什麼資料,柳都能精確找出某書某頁,百無一失。 >> 閱讀全文

四個過鐵索橋的人

一個深深的峽谷,兩邊是懸崖峭壁,下面是奔騰的急流,發出怒吼般的水聲。兩岸之間,有一條鐵索橋,讓人橫渡。這條鐵索橋,只是兩條鐵索上,鋪上一塊一塊狹小的木板;上面還有一條,讓過橋的人抓住,穩住身體。四個人先後走過這鐵索橋。一個是瞎子,一個是聾人,其餘兩個是耳聰目明的正常人。他們的命運怎樣?誰能平安渡過?誰不幸掉進谷底的急流?也許在你意料之外。 >> 閱讀全文

三個穿長袍的老人

黃昏時分,天色漸漸黑下來。忽然響起敲門聲,老祖母去開門。開了門,只見門外站着三個長着長長白鬍子的老人,都穿着不同顏色的長袍﹕金色的、紅色的、綠色的。

穿着金色的說﹕「婆婆,我們是過路人。天色已黑,趕不及到前面的旅舍住宿。你可以讓我們在府上,歇息一晚嗎?」老祖母說﹕「歡迎!歡迎!只不過我們家裏,地方窄小,設備簡陋,而且除了我,還有兒子、媳婦和一個五歲的小孫女。我和小孫女睡一房間,兒子和媳婦睡一房間。假如你們不嫌棄,我和小孫女便騰出房間,讓你們睡吧!請進來!請進來!」三個老人面面相覷,那個穿着紅袍的說﹕「我們不能一同進來,你只可以選我們其中的一個。」老祖母有點莫名其妙,問道﹕「為什麼呢?」三個老人沉默了好一會,終於,穿着綠袍的說﹕「實不相瞞,我們是上帝派到人間來的天使。我代表愛,穿金袍的代表財富,穿紅袍的代表成功。上帝吩咐我們﹕如果遇上好心人,你們走進他的家,便把所代表的成功、財富或愛,賜給他的一家。但我們三人中,只可以一人走進去,不能同時都走進去。你邀請我們其中的哪一個呢?」老祖母說﹕「我要和家人商量一下。」她把三個老人的話,轉告兒子、媳婦和小孫子,問他們的意見。 >> 閱讀全文

一張五十元的新鈔票

一個以《怎樣才受到歡迎》為題的講座,聽眾很是踴躍,會場坐得滿滿的。

講座開始了,心理學家的講者走上了講台。他沒有說一句客氣的開場白,只默默地從袋裏,掏出一張五十元的新鈔票,問道﹕「在座的朋友,有誰想要這一張鈔票的呢?請舉手,我會送給他!」聽眾們都有一點莫名其妙,不知道他葫蘆裏賣什麼藥,但都紛紛舉手,幾乎全場的人都舉了。

接着,他把這張鈔票,搓成一團,再問﹕「現在,還有誰想要這一張鈔票的呢?」仍然很多人舉手,只是略略少了一些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