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法會與其屬下委員會

最近,有人向司法機關,提出司法覆核,質疑:傳召有關人士出席作證和提供證據,立法會全體會議才有這樣的權力,其所屬的專責委員會並沒有這樣的權力。是耶?非耶?

我的法律常識不多,但從八五年五月一日至八九年六月四日,曾任《基本法》起草委員四年多,雖然後期退出了,對其條文還是有些認識的,而且,對條文的含義還是理解的。

《第七十三條》,開列立法會的職權,凡十項。第十項是: 「在行使上述各項職權時,如有需要,可傳召有關人士出席作證和提供證據。」以上的九項中, 「制定、修改和廢除法律」; 「審核、通過財政預算」; 「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」;「聽取施政報告並進行辯論」; 「同意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免」; 「對行政長官提出彈劾案」;這等等,當然是全體會議的權力。 >> 閱讀全文

結婚紀念禮物

清晨,一位詩人坐在橋頭旁邊的石階上,低頭苦思作品的題材。兩邊的橋頭,都是斜斜的幾十級石階,往來上落,頗費氣力。

他忽然聽到一陣急促沉重的氣喘聲,打斷了思路。抬頭一望,只見眼前有一個青年,背着一個少女,一拐一拐地,樣子很疲累,喘着氣,走下石階來。連忙上前攙扶青年,問道: 「她病了嗎?要不要我幫忙送到醫院去?」

少女從青年背上落下來,兩人都大笑。青年說: 「謝謝你!很對不起,讓你誤會了。她不是病,我們是玩遊戲!」 >> 閱讀全文

續寫《農夫與蛇》

這是《伊索寓言》的一則。冬天,農夫在路上,看見一條快要凍死的蛇。一時慈心大發,把蛇放進懷裏。

蛇被他的體溫暖醒了,咬了他一口。農夫沒有即時死去,我來續寫這故事。他捉着蛇,要去控訴牠恩將仇報。找到了一頭老牛,說了原委。老牛說:

「這有什麼稀奇!我為主人犂田推磨,辛辛苦苦工作了一生。吃的只是粗糙的飼料,睡的只是茅棚草堆。他沒有好好報答我,我年老了,還要把我賣掉宰掉,吃我的肉,用我的皮去製革,焚化我的骨成灰去肥田。這不是更殘忍的恩將仇報嗎?人這樣對待我,蛇這樣對待你,你有什麼可埋怨的呢?」 >> 閱讀全文

選輯六《又綠江南》出版了

本年度的書展,由今天至廿八日,在會展中心舉行。每年的書展,我都出版一本本欄見報文字的結集或選輯,在會場發售。這次出版的,是繼《回眸時看》、《隨風潛入夜》、《滋蘭又樹蕙》、《一枝清采》、《俯首甘為》之後的第六本選輯《又綠江南》。

選輯的出版,目的是為了方便家長或老師,不必再費心在結集中,選出適合子弟或學生去讀的篇章。

所以,不少人是結集和選輯都買的。 >> 閱讀全文

圍棋國手的輸贏

清代雍正、乾隆年間,圍棋國手范西屏,名聞遠近。不少人都想與他對弈,一試自己的棋力,學得一兩絕招,但他卻不輕易答應。

某年,他騎驢遠行,遊覽淮揚各地。一天,來到一個小鎮的碼頭,等候船隻繼續前往。忽然發現附近有一所棋院,設局弈博,便走進去,以假名向院主挑戰。院主雖聞其名,卻不識其貌,欣然允諾。約定三局兩勝,賭注是若干銀兩。

連下兩盤,范竟然兩負。他對院主說: 「我身上的銀兩不多,就把這隻驢當作輸給你的賭注,好嗎?」院主看看那驢子,很不錯,價值恐怕比賭注還高,便立即接納。 >> 閱讀全文

更甜美的葡萄

農莊的附近,有一間養老院。這一年,農莊的葡萄豐收,結出一串一串纍纍的葡萄,看樣子也知道很甜美。

莊主想起了,養老院的看門老人,每次經過都向他親切問候,便摘了一大串,去送給老人。說: 「公公,你盡忠職守,每天都坐在門外,照顧出入的人。而且關懷我,常常問候我,我很感激!今年的葡萄特別大特別甜,送給你一串。」老人道了謝,接過葡萄,再定睛去看,果然顆顆都很大。這時,忽然想起院裏的一位長者,患了病,完全沒有胃口,什麼也不想吃。於是,決定把葡萄轉送給這長者,讓他開開胃。 >> 閱讀全文

到底誰比誰快樂?

七月五日的新聞報道,一個倫敦志願團體,調查了各國和地區的生活,得出其快樂指數,列榜排名。

首十名,其中有犯罪率甚高的哥倫比亞和巴西,以及一黨專政的越南和古巴;經濟發達的富庶民主國家,卻一個也沒有。中國排名二十,香港卻是八十四,前者在後者之上,而且差距很大。我疑惑:這是怎麼樣的「快樂」呢?特別是中國和香港,我們都較為了解的。

當日的《明報》沒有這段新聞見報,未知是否因編輯與我有同樣的疑惑?不過,這一天的《明報》卻刊出了,三則關於中國的殊不快樂的報道。如下:一、《重返災區》( 系列之二)。四川綿竹是汶川大地震中,破壞最嚴重,死傷數以萬計的重災區之一。經過一年,記者近日在當地採訪時發現:另一種形式地震——心理地震——似正在當地災民中醞釀,尤其農村災區更為明顯。 >> 閱讀全文

「無人會、登臨意」

我偏愛辛棄疾詞,又來推介他的一首《水龍吟》( 登建康賞心亭),如下:楚天千里清秋,水隨天去秋無際。遙岑遠目,獻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樓頭,斷鴻聲裏,江南游子。把吳鈎看了,欄干拍遍,無人會、登臨意。休說鱸魚堪膾,儘西風、季鷹歸未?求田問舍,怕應羞見,劉郎才氣。可惜流年,憂愁風雨,樹猶如此!倩何人喚取,紅巾翠袖,搵英雄淚!

註釋。題解:建康,今南京;城上有賞心亭,下臨秦淮,觀賞美景之地。楚天:長江中下游一帶,戰國時楚國領土。遙岑:遠山。螺髻:螺形的髮髻。斷鴻:失群的孤雁。江南游子:作者自指,他自北方金人佔領區來歸南宋。吳鈎:鈎形的劍。季鷹:晉朝張翰,字季鷹,秋風起,想起家鄉鱸魚的美味,棄官回鄉。求田問舍句:求田問舍,買地置屋也;劉郎是劉備。 >> 閱讀全文

直供不諱

劉曉波因起草和發起聯署《零八憲章》,並曾在網上發表了二十多篇文章,被中共當局檢控: 「以造謠、誹謗等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,推翻社會主義制度;違反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,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。」我是《零八憲章》聯署人之一,所以,對這事件特別關注。稍後,內地傳媒又發布出這樣的消息:劉曉波已經「直供不諱」。對此,我更大惑不解。

為什麼還沒有正式開庭審訊,就說他「直供不諱」呢?他「直供不諱」的,是什麼呢?其後,直至今天,再無任何其他報道,他的「直供不諱」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 >> 閱讀全文

《李德回憶錄》

他是誰?讀過中共黨史的,應該記得這名字。

奧地利人,1900 年出生於德國慕尼黑,1974 年卒於柏林。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,參加德國共產黨;1926 年被捕入獄,1928 年越獄逃往蘇聯,入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,當過蘇聯紅軍騎兵師參謀長。1932 年畢業後,被蘇聯紅軍總參謀部,派往中國東北,收集日軍情報。其後,由共產國際派往中共紅軍負責戰略指導;1933 年,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軍事顧問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