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技高手的表演

這是一位踩鋼線的雜技高手。

山谷兩邊的懸崖,橫貫拉着一條鋼線,下面沒有安全網,卻是滿佈尖石嶙峋的急流。他不拿用作平衡的長杆,只張開雙臂,輕快地從這邊走到那邊。山谷四周的觀眾,鼓掌歡呼讚賞。

他透過擴音器,問觀眾們: 「你們相信, 我能綁着雙手, 走過山谷嗎?」雷動的回應說: 「相信!相信!我們相信你一定能做得到!」於是,他把雙手綁在身前,不用作平衡,也輕快地從那邊走到這邊。又是一陣鼓掌歡呼。 >> 閱讀全文

七個人吃粥

這七個人在一起,同食同住。他們只有一隻大鑊,用來煮粥;鑊雖然不小,但所煮的粥,不足供七個人都吃飽。這樣,吃得快的可以添食,吃得慢的無食可添而要捱餓。

而且,出現了爭先恐後,鬥快添食的混亂情况。

他們是頗有民主精神的,便舉行會議,討論解決的辦法。一致議決:七人輪流當值,負責分粥。於是,各人都換了一個大碗,可盛所分得的粥,不必去添食。

結果怎樣呢?只有當日負責分粥的人的碗,盛得滿滿的,可以吃飽;其餘的人的碗都盛不滿,還是未能吃飽。每人一周只吃飽一天。 >> 閱讀全文

諸葛亮與兩首《梁父吟》

在《三國演義》,劉備二顧茅廬,諸葛亮不在。正要上馬離開,忽見一老者,騎驢攜酒踏雪而來,口中吟詩一首:

一夜北風寒,萬里彤雲厚。長空雪亂飄,改盡江山舊。仰面觀太虛,疑是玉龍鬥。紛紛鱗甲飛,頃刻遍宇宙。騎驢過小橋,獨嘆梅花瘦。

劉誤以為他就是諸葛亮,原來卻是諸葛亮的岳父黃承彥。黃沒有正面回答詩的作者是誰,只說:這是他在女婿家中所看到的《梁父(甫)吟》。剛才騎驢過小橋,望見籬笆內的梅花,想起這首詩,便吟誦了出來。 >> 閱讀全文

買鞋記

一個殘疾者,男性,年約六十多歲,只有左腳,右邊的褲管空蕩蕩,左飄右飄,撐着拐杖,一步一步慢慢地走進鞋店裏來。坐下了,對上前招呼的年輕女店員,指一指左腳已經破爛的鞋子,說: 「有同樣款式和牌子的嗎?」

女店員說: 「有的,請你等一等。」說罷,到櫥櫃裏,取出三對同樣款式和牌子的鞋,又說: 「是這樣的嗎?我來給你試一試。」她蹲下身來,為他解開鞋帶,脫下舊鞋子,又為他穿上新的。稍覺緊狹,便除下了,又為他穿上另一隻新的,這一隻大小剛好,便綁上鞋帶。她說: 「請站起來,看看穿得舒服不舒服?」 >> 閱讀全文

回應李鵬飛兄

今年,二十年來他首次參加,維園的「六四」燭光悼念集會,適逢參加人數創歷史新高,得睹壯觀。

據報章報道,他說了感受,其中有一句是涉及我的: 「司徒華可以功成身退了。」「功成」?二十萬人與會,便是「功成」? 「功成」不是平反了「六四」嗎? 即使平反了「六四」,支聯會五大目標最後的兩個,是「結束一黨專政、建設民主中國」,那還是漫漫長路,現在,算什麼「功成」呢? >> 閱讀全文

「衙門走狗」

清朝乾隆年間,興化縣一個土豪惡霸,行賄勾結官吏,魚肉壓榨鄉民,刮了不少金錢,成為了財主。

為了炫耀權勢,並讓自己和子孫安享,他要建一座美輪美奐的大屋。

大屋建成了,他在屋內再三巡視,覺得很滿意,心裏很高興。再走到屋外,在街道上,從遠從近去看大屋的外貌,也覺得很滿意。但忽然發覺,少了一件東西,就是正門上少一塊大牌匾。假如掛上一塊,那麼,大屋就顯得更宏偉。 >> 閱讀全文

《我愛這土地》

五月廿八日端午節, 「香港公民教育基金會」,舉辦音樂會《我的香港夢.愛我中國》,邀請我主禮,並囑:致辭時,朗誦一首詩。

為什麼要朗誦呢?大抵也當作一個節目吧?為了配合主題,我選了艾青的《我愛這土地》,如下:假如我是一隻鳥,/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:/這被暴風雨所打擊着的土地,/這永遠洶湧着我們的悲憤的河流,/這無止息地吹颳着的激怒的風,/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……/——然後我死了,/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面。//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?/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……這詩寫於1938 年11 月17 日,全面抗日已展開一年多。我約在十年後,還是一個中學生時讀到,並很喜愛。1992 年自製的聖誕卡,印上這首詩,並以最後的兩句, 「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?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……」,作為封面。 >> 閱讀全文

茶杯與茶壺

一個學畫的年輕人,畫技已經不錯,但覺得還須去找名師學習,進一步提高。

他走了不少地方,拜訪過不少畫家,看過他們的作品,但卻認為都與自己不分高下,沒有什麼值得學習的畫技,可以拜為老師。

一天黃昏,他路過一間寺院,走進去投宿。寺裏只有一位住持的老和尚,熱情地招待他吃了晚飯。飯後,兩人閒談起來,老和尚問他:路過此處,要往何地?

年輕人說:我周遊各地,已五六年了,就是要找一位畫家,學習畫技。 >> 閱讀全文

把燈放在台上

今天,是「六四」的二十周年,燭光悼念集會,一如既往,將於晚上八時,在維園舉行。

「忘記歷史,意味着背叛。」不能因人廢言,這是列寧所說的,這是共黨的一個老祖宗所說的。為什麼是「背叛」呢?

歷史是我們的先祖寫下的,忘記了,這就是背叛了他們。歷史中的民族苦難,忘記了,便不能汲取教訓而重現,這就是背叛了自己的民族。歷史中的大是大非,是全人類的良知的反映,忘記了,這就是背叛了全人類和自己的良知。你能夠背叛先祖、民族、人類和自己的良知嗎? >> 閱讀全文

我的堅持

2004 年9 月,我不再參選,卸任做了18 年的立法會議員。當時,商業電台的節目《左右大局》,一次以《向華叔致敬》為題播出。主持李慧玲對我說:你最大的特點是堅持。我答道:不!應該是不自私。

林燕妮就此寫一篇文章,大意說:不自私的堅持,才是可貴的。

她說了我心裏沒有說出來的話:假如為個人而堅持,比如終生追名逐利,又有什麼可稀罕呢?這樣的堅持,大不乏人吧?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