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在森林迷途的人

這是一座大大的森林,樹木參天叢生,野草茂密遍地,絕無人煙,只有鳥獸出沒。離森林東面和西面不遠的地方,都有一些小鄉鎮。從東到西或西到東,穿過森林而直走,不必繞道,是一條捷徑。所以,森林裏有一些經人踏出的小路,但常被野草埋沒,不容易認辨。

一天,中午時分,在森林中的一條小徑上,兩個人從不同的方向而來,碰見了。他們的神態都十分疲累和惶恐。大家都沒有說話,只不約而同地坐下,各自吃喝所餘無多的乾糧和飲料。好一會,才交談起來。原來,甲從東面進入森林,要到西面去;乙從西面進入森林,要到東面。兩人走到這裏,都迷了途,找了一日一夜,也找不到去路,糧水也快要吃喝盡了。 >> 閱讀全文

「文如其人」

先來說故事。

清代的康熙皇帝,勤政精明,渴求賢能,熱中文化,重視科舉。

某屆會試,他任命了大相國劉同勛為主考官。忽然心血來潮,想測試一下,這位主考官是否有真才實學,獨具慧眼。於是,想出了一條詭計。

按照試題,康熙自己寫了一篇,又命一名有文采的妃嬪寫了一篇。

兩篇都叫人繕寫過,寫上假名。考試完畢,全部試卷都要先送來給他審閱,他就趁此機會,把這篇文章放在其中,然後才交給主考官評選點魁,並提出自己也參與。 >> 閱讀全文

「明月」與「黃犬」

北宋王安石,不但是政治家,也是詩詞文章高手。在政治上,他是急進改革派,固執、堅持、好辯、寸步不讓。在文學上,他嚴謹、勤奮、謙虛、自省。只從「春風又綠江南岸」(《泊船瓜州》)這一句詩,那「綠」字曾五易,最後才定稿,即可見一斑。

某年京城會試,他被任命為主考官。當時應試考生,試卷分文與詩兩種。他在一個考生的應試詩上,看見了這樣的一聯詩: 「明月當頭叫,黃犬臥花心。」不禁冷笑起來,說道: 「皎月豈能鳴叫,黃狗怎麼臥於花蕊之中? 謬誤! 謬誤!」即提筆,把詩句改為: 「明月當頭照,黃犬臥花蔭。」這個考生,必然名落孫山了。 >> 閱讀全文

我與《明報》的文字和人事往來——《明報》與我50 年( 二之二)

黃霑的「口中啖出鳥來」

我在《三言堂》專欄的文字,是1997年5 月1 日開始見報的。但第一次與《明報》的文字往來,卻早得多,約是在此之前30 多年的60 年代中期。

那時候,黃霑在副刊有一個專欄。一天,見報的文字的題目是,《口中啖出鳥來》。一入目,我便失笑。

「鳥」是男性生殖器, 「口中啖出鳥來」,豈不是廣東話的粗語「含╳」?

「啖」應作「淡」,這是《水滸傳》中常出現的句語,是覺得很沒趣無味的意思,他竟然寫錯了。 >> 閱讀全文

兩個天使的使命

天使長派遣兩個天使,到人間去,各有各的使命:甲天使,專門監察一個邪惡的異教徒的言行;乙天使,專門監察一個善良的信徒的言行。他們在路上相遇,談論起各自的使命。

甲天使說: 「我的工作多繁重啊!你試想一想,一個邪惡的異教徒,一定為非作歹,卑鄙無恥,每天都會做出許多壞事。我的監察,不能有絲毫的鬆懈,都要詳細記下來,回去向天使長報告。」乙天使說: 「我認為,我的工作比你的,更加困難!一個善良的信徒,固然每天行善不少,而且,他往往行善而不炫耀,不讓別人知道,只求內心的慰安。這樣的監察而又要回去報告,不是比你的監察困難得多嗎?」 >> 閱讀全文

《明報》與我50 年

編按:《明報》五十歲了,在香港誕生,在香港茁壯,而貢獻,早已超越了香港。五十年來,我們在摸索中前進,時代不斷變化,我們屢有創新,但不變的是,五十年來,《明報》堅持發掘真相、堅持敢言發聲、堅持依憑理性,這既是我們的核心價值,亦是我們對讀者的誠懇承諾。半世紀的新聞歷程,在在值得回顧與省思,而在省思與回顧之間,我們期盼,能為時代和香港探尋下一個五十年的繁盛去向。今天起,專輯登場,由閱讀《明報》五十年從未間斷的司徒華先生領頭執筆。 >> 閱讀全文

小和尚播種子

「隨時」、「隨性」、「隨遇」、「隨緣」、「隨喜」,這五個佛家用語,你領悟其含義嗎?

佛寺前的一片大空地,寸草不生,滿是黃泥。

小和尚看見廢置了,很可惜,對師父說: 「種點東西,好嗎?」師父說: 「好的,但不用急。隨時吧!」

春天來了,種子到手了,師父對小和尚說: 「是時候了。去種吧!」

小和尚剛撒下了種子,不料一陣強風吹來,把不少種子吹走了。他很是懊喪,向師父報告。 >> 閱讀全文

魔術師的最後一招

一位魔術師,在一個小城市長駐表演,大受歡迎。觀眾們看了一場,還要再看再看,百看不厭。表演場地的門口,有一個行乞的少年,每次聽見場內傳出的掌聲喝彩,很被吸引而心動。他把辛辛苦苦行乞得來的錢,盡力節省,終於儲蓄得去購買一張入場券。

看了表演後,佩服得五體投地,他哀求魔術師收他做徒弟。魔術師說: 「要做一個成功的魔術師,必須學會三招。這是第一招,你能學會嗎?」說罷,從袋拿一枚硬幣,拋向空中,翻了幾翻,落下來,用兩隻手指把它牢牢夾在指間。「首先是要手腳靈活。」他解釋說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微鬚」與「微服」

現代科技發達,辨認一個人身分的真偽,在其證明文件上,貼上照片,再加指模,便可很容易解決。

但在古時,怎麼辦呢?

追捕罪犯,大多在告示上加繪容貌,有如今天的拼圖。個別的事件,可以這樣做。倘涉及人數眾多,例如參加科舉的考生,怎能人人去繪一張逼真的肖像,供監考官識辨其是否冒名頂替的槍手呢?那時候,是由考生以文字,描述自己的容貌,讓監考官對照。 >> 閱讀全文

海明威的領帶

美國一家大百貨公司,製造了一批領帶,設計新穎,花款多樣,並稱:每一種設計和花款,是適合某一種性格的人的。

為了推銷,宣傳部人員絞盡腦汁,怎樣才能引起顧客注意呢?他們想起了名作家海明威。他不但享有盛名,性格粗獷,身材高大,滿臉鬍子,不修邊幅,而且很少看見他結領帶的。如果他結上公司的出品,一定廣收宣傳之效。送給他一條領帶,他一定不稀罕,甚至看也不看而掉棄了,更不會結上。有什麼妙計呢?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