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法獨特的送別詞

續談三天前推介的辛棄疾詞《賀新郎》。

註釋。鵜鴂、鷓鴣、杜鵑:這三種鳥,啼聲淒厲,春逝便不再叫。

一般人認為鵜鴂即杜鵑,故作者引《離騷補注》說明。聲住:叫聲停了。聲切:叫聲悲切。無尋處:即不再叫。歇:枯萎了。馬上句:典出王昭君,已闡述。長門:典出陳皇后,已闡述。翠輦:用翠羽裝飾的宮車。金闕:即宮殿。燕燕句:典出戴媯,已闡述。莊姜送別戴媯,見雙飛燕子,乃作《燕燕》詩,見《詩經.邶風》: 「燕燕于飛,差池其羽,之子于歸,遠送於野。」將軍句:典出李陵。李驍勇善戰,屢立奇功,為皇親國戚霍去病、衛青所妒,絕援而降敵。易水句: 典出荊軻與高漸離, 已闡述。未徹:還沒有唱完,意即猶在耳邊。 >> 閱讀全文

辛棄疾作詞多用典

離校就業後, 自學中國古典文學。最初、最喜歡和讀得最多的,是辛棄疾的詞。說起那因緣,值得一記。1954 年,太極派吳公儀與白鶴派陳克夫,在澳門打擂台比武,轟動一時。事後不久,梁羽生即在《新晚報》,連載他的第一部武俠小說《龍虎鬥京華》。小說的開頭,引用了辛詞的下半闋。我讀了很感興趣,便去找辛詞來讀,一直至今,已五十多年,還不時翻閱。

該詞是《賀新郎》(別茂嘉十二弟。鵜鴂杜鵑實兩種,見《離騷補注》。): 「綠樹聞鵜鴂。更那堪鷓鴣聲往,杜鵑聲切。啼到春歸無尋處,苦恨芳菲都歇。算未抵、人間離別。馬上琵琶關塞黑,更長門翠輦辭金闕。看燕燕,送歸妾。 >> 閱讀全文

文武雙全辛棄疾

宋詞分婉約和豪放兩派,後者的代表是蘇軾和辛棄疾。我是喜歡豪放派的作品的,在蘇辛之中,我又較多喜歡後者。

辛處於南宋,有家國的憂患;又文武雙全,曾率軍抗金。這樣的情懷和經歷,都是蘇所欠缺的,反映在詞作中,便更引起我的共鳴。

他(1140-1207) 生於「靖康恥」(1127)之後,宋室已南渡。廿二歲,聚眾二千多人,歸附在山東起義抗金的耿京,建議與南宋聯繫,配合作戰。翌年,去建康謁見宋高宗。歸來,叛將張安國已殺耿京,投降金人,義軍潰散。他率五十勇士,直趨張駐地,將其擒獲,綑綁上馬,馬不停蹄星夜南奔,渡淮水而至臨安,把張獻給南宋正法。下面的這一首詞,寫於晚年,一方面回憶年輕時上述這一段壯烈往事,另一方面慨嘆南歸後,一直被投閒置散,英雄無用武之地。 >> 閱讀全文

「最可惜一片江山」

去年春節,某私人商業機構,捐了八萬元給支聯會,囑我寫字兩幅:一是孟子的「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」;一是林則徐的「有容乃大,無欲則剛」。當時,我曾在本欄談及。今年,這機構又捐十萬元,囑我只寫一幅: 「燕子來時,更能消幾番風雨;夕陽無語,最可惜一片江山」。

這是梁啟超的集詞句聯,上下聯的頭四個字,我不知出處,上聯下句出自辛棄疾的《摸魚兒》,下聯下句出自姜白石的《八歸》。因篇幅所限,不引錄這兩首詞了。我已三次寫過這集句聯,但都刪去上下聯的頭四句字,因為認為,這樣更能表達出強烈的感情。 >> 閱讀全文

不可太冷靜

要冷靜,但不可太過分。

一支科學研究隊,在非洲中部考察。當地有一種毒蛇,被牠咬了,二十分鐘內不救治,必死無疑。研究隊備有,救治蛇毒的血清,放在帳幕的冰箱裏。領隊更囑咐隊員們:一旦被蛇咬了,最重要的是,冷靜地回到帳幕來,切不可驚慌激動,否則蛇毒會更快流入心臟。

一天,一個隊員在離帳幕四百米的地方,被蛇咬傷,驚恐得大聲呼救。領隊聞聲,立即帶着血清趕去,把他救活了。事後,領隊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。自此,領隊做了一個小牌子,上面寫着「冷靜」兩個大字,要每一個隊員都掛在胸前,牢牢記住這次的教訓。 >> 閱讀全文

113.5 小時

近年,從陽曆元旦開始,我便為支聯會籌款,落地區寫揮春;維園年宵市場開檔後,就轉移到那裏,直至春節年初一凌晨。去年寫了128 小時,籌得25 萬元。今年因春節早到,寫的日數少了,但也寫了113.5 小時,籌得23 萬元。款項總數雖然略少,但平均每小時所得,卻是增加了的。茲略記其中的一些事。

每年都來,去年捐了1 萬元的陳婆婆,今年也來了3 次。第一次,路過記利佐治街,問我下次什麼時候也在那裏。第二次,來捐了現金1 萬元, 我給她寫了「青山不老」、「綠水長流」兩張揮春。第三次,她來維園,我恰巧不在。她已近90 高齡了,祝她更長壽! >> 閱讀全文

金庸撰寫的輓聯

著名武俠小說作家梁羽生先生,於上月22 日病逝澳洲悉尼,31 日舉殯。另一著名武俠小說作家金庸先生,獻上輓聯悼之,曰: 「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輩,亦狂亦俠亦文好朋友」。

梁是對聯專家和高手,在天之靈,對此聯未知以為如何?請恕我大膽冒昧,加以解釋和提出意見。

萬望海涵,並祈指教,料不至於得到有如楊文昌那麼強烈反應吧?

上聯的「同行同事同年」,指梁金兩人,都同是新聞界從業員,同在《大公報》、《新晚報》工作,而且年紀一樣。「大先輩」,大抵指梁寫武俠小說和享盛名比金早。 >> 閱讀全文

斷了的羊角

牧羊人趕着一群山羊,到山坡上去放牧。到了山坡, 羊群散開,各自吃草。他坐在一棵大樹下,吹弄笛子。中午時分,便吃喝帶來的乾糧和飲料。吃飽和喝夠了,就躺下來睡覺。

一覺醒來,太陽快下山了,要把山羊趕回去。在過去,他只吆喝幾聲,散在各處吃草的山羊,便會乖乖地聚集起來。但這一次,卻有一隻山羊,彷彿完全聽不見他的吆喝,沒有回到羊群裏來,仍然一動也不動地,站在一塊大岩石上。 >> 閱讀全文

舒曼的手指

這位一個世紀前的音樂家,所指的手指不是自己的,卻長在別人身上而借給他。

他十九歲的時候,他的老師的女兒克萊拉,只有十二歲,深深地愛上了他。他才華橫溢,性格時而狂放時而抑鬱,覺得這小女孩還年幼,並不怎樣領受她的感情。克萊拉恐怕他先愛上了別人,苦苦地央求,說: 「請你等待我長大吧!」舒曼本來是學鋼琴的,後來因為太勤力練習,傷了手指,已無法實現成為一個鋼琴家的理想,便轉為學習作曲。克萊拉安慰他,鼓勵他說: 「你不要灰心失望,我把我的 >> 閱讀全文

人日談人的創造

今天是年初七人日,此乃眾人之生日,人人有份。這節日,始於漢代,盛行於唐宋,至今雖已不那麼隆重,但在民間仍然流傳。

漢代東方朔的《占書》說: 「歲正月一日占雞,二日占犬,三日占豕,四日占羊,五日占牛,六日占馬,七日占人。」這與《聖經.創世記》中,說上帝創造萬物,先創造了各種動物,在最後的第六天,才創造了人,有點近似。

我聽過一句這樣的諺語: 「一雞、二犬、三豬、四羊、五牛、六馬、七人、八穀、九兵、十賊。」前七個次序相同,但在「人」之後, 加多了「穀」、「兵」、「賊」。「穀」不是動物,卻是眾生的食糧,不妨加上。至於「兵」和「賊」,摒棄於「人」之外,排在最後,可見對其鄙屑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