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格拉底與阿Q精神

蘇格拉底年輕獨身時,與幾個朋友,住在一間只有七八平方米的小室。人多擠迫,生活不便。但他一天到晚,都是樂融融的。

有人問他: 「一個這樣的環境,你為什麼還這樣快樂呢?」他答道: 「朋友們住在一起,可以交流感情,交換思想,不是很快樂的事嗎?」

過了一段時間,朋友們相繼成家立室,都搬開了,只剩下他一個人獨居。但他每一天還是那麼快樂。

有人問他: 「你孤零零地一個人,會感到寂寞而難過嗎?」他答道: 「我有很多書,每一本書就是一個老師和朋友。和這麼多的老師和朋友在一起,時時刻刻都可以向他們請教。我並不是孤零零的,我不會感到寂寞而難過。」幾年後,他成家了,搬進一座大樓。樓高七層,他的家就在最低的一層。那裏的環境很差,樓上不時倒下污水,扔下死老鼠、破鞋子、發臭食物等垃圾。在一個這樣的環境,他還是那麼快樂。 >> 閱讀全文

生肖為什麼有鼠無貓?

今天,是己丑年的年初一,生肖屬牛。祝讀者們:壯健如牛!勤勞而豐收!

農曆以天干地支紀年,以十二種動物與十二地支搭配,序列如下:子鼠、丑牛、寅虎、卯兔、辰龍、巳蛇、午馬、未羊、申猴、酉雞、戌狗、亥豬。據說:兔本來是麒麟,後因周代貴族的圖騰是麒麟,不許常人使用,便改為兔。所以《述異記》有云: 「殷時兔生角」。

這就是麟、兔相混的殘迹。

這十二種動物,怎樣排定次序? >> 閱讀全文

汪倫是誰?

「李白乘舟將欲行,忽聞岸上踏歌聲。桃花潭水三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。」這是李白的一首七絕《贈汪倫》,語言質樸流暢,感情深厚高昂,比喻生動奇特,聲韻響亮明快,膾炙人口。汪倫的姓名,因這首詩而流傳千古。

但汪倫是一個怎樣的人,李白為什麼寫了這首詩贈給他呢?

唐玄宗天寶十二年(753),李白五十二歲,第三次入皖(今安徽)漫遊。是年秋,到皖南,流連於名山勝地。天寶十四年秋,承汪倫邀請,到涇川(今涇縣),遊覽桃花潭,受到盛情款待。臨走那一天,汪倫與當地村民,一直送他到河邊。他深深感謝這隆情厚意,便作了這首詩回贈作別。 >> 閱讀全文

結集十七《一寸春心》

去年聖誕節,我自製的賀卡,封面是手書的集龔自珍詩句的對聯:「一寸春心紅到死,四廂花影怒於潮」。一些朋友收到了,來電問我,這是什麼意思?

本欄文字的第十七本結集,將於春節前出版,並在維園年宵市場支聯會攤位率先發售。各篇的見報日期,由去年五月初至十二月底。書名《一寸春心》撮自該聯的四個字。趁此機會,解釋該聯和書名。

上聯見龔詩《題盆中蘭花四首(其三)》。「春心」是蘭花的花蕊,顏色鮮紅。花朵全都枯萎了,花蕊仍然保持鮮紅顏色而不凋。這是高貴的品德的象徵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學射」與「習御」

六藝: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書、數。這是古代教育學生的六個科目。其中的「射」, 是射箭;「御」,是駕馭馬車。這有如現在的體育科。所以,在古籍常有記載這兩方面的學習經驗,《列子.湯問》裏就各有一則如下。

《紀昌學射》。甘蠅是古時名射手,一拉弓,獸便應聲而倒,鳥則中箭而落。他的學生飛衞,技巧更勝老師。紀昌又向飛衞學習。

飛衞說: 「你要先學會不眨眼,才可以談得上學射箭。」紀回家,仰面躺在妻子的織布機下,盯住踏腳板。這樣練習了兩年,錐子尖刺到眼眶邊,也不眨眼。他告訴了老師。 >> 閱讀全文

禿頭跛腳的公雞

一個雞場的主人,非常討厭傳教士。因為他認為:一些傳教士,說的一套,滿口仁義道德;但做的又另一套,私底下常常有不可告人的行為。在言談中,他不時義憤填膺,咬牙切齒,散播傳教士的壞話。

一天,一個傳教士到雞場來,說要買一隻雞。

生意上門,雞場主人總不好推卻,問道: 「你想買一隻怎麼樣的雞?」

傳教士說: 「我可以自己去選擇嗎?」

雞場主人說: 「可以的,我帶你去看看。」於是,他帶着傳教士,去巡視雞場。巡視了許久,幾乎走遍整個雞場,傳教士仍然找不到合意的。他問道: 「你到底要買一隻怎麼樣的雞,剛才看過的,不是有很多很好的雞嗎?」 >> 閱讀全文

答石鏡泉

本文的主要目的,不是回應他,而是寫下一件近三十年前舊事,給自己留下一個記錄。

元旦過後,收到幾位朋友的電郵。他們都不約而同,附上十二月三十日《經濟日報》見報的石鏡泉的文章。或說:希望我反駁;或說:希望我澄清;或說:想了解事件的真相。石文中,有關我的如下:「筆者以前曾任教師,有次請前教協主席司徒華先生到校演講。他以『方至正無木,水至清無魚』為講題。筆者一眾同事不以為然,並因此而退出教協。……/ 『方至正無木,水至清無魚』,是謂做事不可過分執得正,不宜過分按硬本子辦事,不然便會阻住地球轉。用俗話講是側側膊,唔多覺,含混過關。若以此來教導下一輩,作為教師的我不敢苟同的。學校,可以說是『人格』加工廠,而社會則是個腐蝕人格的大染缸。如果學校的出品沒有一定的抗『腐』性,不至方,至清,則我們的下一代,真會一代壞過下一代。你可以說我戇居,硬要學生洗白白後在染缸裏痛苦,但這不就是教師,即所謂人類靈魂工程師的天職嗎?學校出品應是天使,天使墮落凡間確是天使不舒服,但如學校出品已是魔鬼,升上凡間,會令凡間雞犬不寧。前者是個人適應,後者是天下大亂,誰輕誰重,十分明白。當然,當年司徒華先生雖然是對着學生講,弦外之音是講給我們一班教師聽,是我們認為學校裏不宜公開對學生講此類話而已!」 >> 閱讀全文

四隻螞蟻

四隻螞蟻,一同去覓食。走呀走,爬到一處,前面有一道高高的牆擋住去路。牠們抬頭一望,這道牆真高啊!怎麼辦呢?

第一隻說: 「並不是只在牆的那邊,才有食物,別的地方也有。」說罷,便轉頭到別的地方去。

第二隻說: 「牆腳也許有洞,洞也許可以通到牆的那邊。我去找那個洞。」於是牠在牆腳走來走去,找尋洞子。

第三隻說: 「這牆不會很長,我可以繞過它,走到那邊去。」於是牠沿着牆走,去找牆的盡處去繞過它。 >> 閱讀全文

十八公里的一課

故事裏的父親,是印度聖雄甘地的次子,那兒子便是甘地的孫。這父子那時在西班牙生活,故事發生時兒子十六歲。

一天,父親要到十八公里外的地方開會,父子一同乘車前往。到了那地方,父親叫兒子駕車去附近的油站加油,然後下午四點鐘來接他回家。兒子剛學會駕駛未久,平時很少有用車的機會,於是欣然答應了。

在油站加了油後,兒子看一看手表,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才到下午四點鐘。他不願呆等,便到油站旁邊的戲院去看電影。大抵電影太有吸引力了,他完全沉浸在那情節中,不覺時間的飛逝。電影完了,他才發覺已是下午六時,過了父親所約的時間兩個鐘頭。 >> 閱讀全文

八分二十三秒

一位攝影家,帶着手提攝錄機,去南非旅行,要攝錄旅途中各地奇特美妙的風光。旅行結束了,他攝錄得最珍貴的,不是那些風光,而是一段長達八分二十三秒的震撼人心的畫面。

一天傍晚,夕陽西下,把大草原染成金黃。草原上有一條河,河邊有一條路。河中有大大小小的鱷魚,不時在水中冒出頭來,或爬上岸邊。他就去拍攝這些水中和岸邊的鱷魚。

忽然,路的遠處來了三頭野牛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