觀世音與唐太宗

唐代貞觀十四年(640),長安城外西華觀的道士秦世英,向官府告密:和尚法琳,發表言論譏諷皇上,觸犯國法。

唐太宗接到官員交來的報告,再讀了法琳寫的文章,立即下令拘捕,投入監獄。並下旨對法琳說: 「我讀了你寫的《辯正論.信毀交報篇》,裏面說什麼『有念觀音,臨刃不傷』。好吧,我就給你七天,讓你天天去念『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』,看看能不能救你。七天後,便解赴刑場斬首,看看你的頸子是不是刀子砍 >> 閱讀全文

曾鈺成的眼淚

立法會直選,港島區民建聯的參選名單,排首位的曾鈺成當選,排次位的蔡素玉卻落選。在熒光幕上,曾為蔡的落選而潸然下淚,其狀甚哀。有人說:曾患眼疾,常流眼水,流的是眼水而不是眼淚。我卻認為:他在做戲,是貓哭老鼠的虛偽。理由如下。

假如他真的很希望蔡能當選,應該像公民黨的余若薇一樣,把陳淑莊排名在自己之前。從選前的民意調查來看,民建聯的得票率,大多只能讓首名當選,次名當選的希望極微。再看實况,余若薇和葉劉淑儀的名單,會搶去不少票,民建聯怎能得到再多的票數,讓蔡也當選呢? >> 閱讀全文

戚宦之爭

華國鋒死了。評述文章必提及,他伙同汪東興和葉劍英,一舉殲滅四人幫之役。我以為,這場宮廷政變,實質是變相的「戚宦之爭」。

這個看法,似乎一直沒有人說過。

所謂「戚」,即外戚,是皇后娘家一族的勢力。所謂「宦」,即宦官,也即太監,是皇帝最親近一幫的勢力。在中國歷史上,不少宮廷政變,都是由這兩種勢力的矛盾而爆發的「戚宦之爭」。

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, 是「戚」;汪東興是「八三四一」部隊毛澤東近衞的頭頭,是「宦」。 >> 閱讀全文

三個和尚

這一句俗語,幾乎人人都琅琅上口: 「一個和尚擔水食,兩個和尚抬水食,三個和尚冇水食。」我提出一個這樣的問題,讓小學生們討論: 「三個和尚,人多了,為什麼反而『冇水食』呢?」他們很快便得到答案:一個和尚只是一個人,自己不去做,便沒有別人去做;兩個和尚抬水,大家都出那麼多力,是公平的,所以也沒有怨言;如果三個和尚,只一個去擔水,其他兩人不用出力;兩個去抬水,剩下的一個也不用出力。因為不公平,誰都不肯吃虧,不肯去取水,終於變了「冇水食」。 >> 閱讀全文

三條鐵鏈

先說第一條,這是一個故事。

一隻在天空自由地翱翔的山鷹,不慎陷入獵人佈下的羅網,被捉住了。

獵人把牠帶回家去,關在籠裏,想把牠訓練成一隻獵鷹,幫助他捕獵其他的野獸。

山鷹在籠裏,望着遼闊的天空,看見小鳥在任意地飛來飛去,更感覺到失去了自由的悲哀,更不願意變成獵鷹,做獵人的幫兇。

牠要逃出樊籠,向籠子四周衝擊。但籠子很堅固,碰得頭破血流,也無法衝破。牠安靜了下來,等候機會,去想別的辦法。 >> 閱讀全文

公民黨 要記取自由黨的經驗

編按:立法會選舉落幕,後續將在議事堂裏上演。完結與再開展之間,世紀版特邀當中幾位將在議會內或議會外的候任議員、落選「英雄」撰文抒感;此一連幾天的小輯以退任立法會已久,然目光依然澄明銳利的泛民派教父司徒華「華叔」之文啟始。

本文純是我個人的意見,與民主黨完全無關。我是公民黨和自由黨的黨外人士,所提出的意見,純基於對選舉工程的觀察,絕無愛惡的感情。這些意見,對其他政黨政團(包括民主黨),相信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。 >> 閱讀全文

題辭兩幅

生活、讀書、新知三聯書店,成立六十周年。出版界老前輩藍真兄來電,囑為其題寫賀辭。承蒙不棄,受寵若驚,欣然命筆,先後寫了兩幅。

先寫了第一幅: 「忠誠服務讀者,供應精神糧食」。這十二個字,不是自擬,而是從記憶中跳出來的。

約六十多年前,曾在報刊上讀過這樣的傳聞。抗戰期間,在重慶開設的新華書店,店內左右,就掛着這十二個字的兩幅立軸。不說它們是對聯,因為字義和平仄都不對偶。當時,有人這樣挑剔說:把為首的「忠」字和「供」字,拆去一半, 「忠」字沒有下面的「心」字, 「供」字沒有左邊的「人」字,便是「中共」兩字。由此可見,這書店是中共開設的。 >> 閱讀全文

天生我才也無用

動物園裏,有一對駱駝母子和一對白馬母子。牠們不像其他野獸,被關在籠裏,卻可以在園內到處走動,給遊人欣賞或騎坐。白馬母子比駱駝母子,更受到歡迎。

小駱駝聽到遊人對小白馬的稱讚,自己卻沒有。牠看見小白馬的美態,也在池邊的水中,看見自己的模樣,實在太比不上了。

牠問母親: 「媽媽,我和你的睫毛,為什麼長得那麼長,那麼不好

看?」

母親說: 「在沙漠上行走,當風沙吹來的時候,我們長長的睫毛,可以遮擋風沙,讓我們仍然可以看見方向,不致迷失。」小駱駝又問: 「媽媽,為什麼我們的背,都長多了一個小山峰似的?像一個駝子,實在太難看了!」母親說: 「這個人們叫做駝峰,可以讓我們儲藏大量的水和食物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四廂花影怒於潮」

我很喜愛龔自珍這一首七絕,《夢中作四截句》(其二),如下:黃金華髮兩飄蕭,六九童心尚未消。叱起海紅簾底月,四廂花影怒於潮。

先作簡略註釋和語譯。飄蕭:散失,凋殘。我的黃金沒有了,白髮也零落了。六九:道家語百六陽九的省稱,指世風大壞之時。我經歷了混亂糜爛的局勢,但年輕時的雄心壯志仍在。叱:斥呼。海紅:一種柑橘的紅色。我呼喚起被深紅色簾幕遮蓋着的月亮。四廂:四周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