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這樣的政治局委員

北京奧運已經閉幕。各項破世界紀錄,將永留歷史;「作假弄虛」事件,也破了世界紀錄,亦將永留歷史。

這些事件的第一宗,是開幕禮上的《歌唱祖國》的雙簧,站在台上的小女孩,卻由幕後的另一個小女孩代唱。音樂總監陳其鋼,大抵由於不服氣不同意而揭露了﹕這是一個政治局委員的決定,認為唱歌的小女孩,牙齒不齊,容貌不美,「為了國家利益」,以另一個較漂亮的小女孩,代之上台。我很佩服陳其鋼的勇氣。 >> 閱讀全文

純白的金盞花

這種花,只有

分別開金色或褐

色的花的兩種。

人們覺得:金色

和褐色相近,一併地種着,開出的花朵,未能互相襯托而單調,倘有純白色的,在其間點綴,那麼便輝映得美麗得多了。

於是,一間園藝公司,在報章上刊登廣告,懸出巨賞,徵求開出純白花朵的金盞花的種子。由於賞金巨大,引起一時的哄動。

許多植物學家、遺傳學者、園藝專家,一窩蜂地來研究。一年過去了,沒有人應徵;兩年、三年過去了,還是沒有人栽植出開白花的金盞花。這園藝公司,刊登出最後的一次廣告,說:該公司,仍然渴望得到,開出純白花朵的金盞花的種子;以後不再刊登徵求的廣告了,但三年前刊登過的廣告,將永遠繼續有效;不論何時,只要有人拿來這樣的種子,都會得到那巨賞,並且還得到這巨賞累積的利息。 >> 閱讀全文

門外漢的聯想

中國當代藝術家

隋建國,在時代廣場展出其雕塑。一

群香港年輕藝術工

作者,邀請我去參觀,並想聽聽我的意見。我是藝術的門外漢,說不出什麼意見,但卻引起強烈的聯想。

這些作品的原名(括號內的),不易理解,我根據自己的聯想,代為另擬。

《兩支「國殤之柱」》(《物體一號》)。遠看,很像支聯會立在香港大學的「國殤之柱」。近看,才發現一支白色泥塑的,柱上的痛苦吶喊的臉孔都沒有了,這大抵因國內的忌諱。我想:當「六四」平反之日,柱上當會加雕上歡笑高呼的臉孔。另一支以筆直的鋼片砌成,中空,可以看透。這是「六四」事件真相大白之時。 >> 閱讀全文

她的丈夫是誰?

秋瑾是名垂千

古的女烈士,已婚。寫三天前見

報的《秋瑾詩三

首》,想起了,她的丈夫姓甚名誰,為什麼鮮見有人提及呢?

於是,去翻《中國人名大辭典》、《中國文化名人錄》、《中國近現代人物名號大辭典》、《中華人物史鑒》、《辭海》、《漢語大辭典》等書。在「秋瑾」的條目下,僅得《中國人名大辭典》中,有「湘鄉吳某妻」寥寥五字。只提其姓,連名字也以「某」代之,何等輕蔑!是什麼緣故呢?他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? >> 閱讀全文

秋瑾詩三首

她的七絕《對酒》( 「不惜千金買寶刀」),頗為傳誦。

還有一些詩,也一派巾幗鬚眉,氣概不凡,但卻少人提及。

現來介紹三首。

《杞人憂》:幽燕烽火幾時收,聞道中洋戰未休。漆室空懷憂國恨,難將巾幗易兜鍪。

註釋。杞人憂:典故出自《列子》,杞國有一人擔心天崩地陷,本指不必要的憂慮,此詩則借來比喻作者對國難的無能為力。幽燕:河北一帶,古為幽州、燕國之地。中洋:中國和外國,指八國聯軍的入侵。漆室:典故出自《列女傳》,春秋魯國邑名,有少女因感國危而哀,作者借以自喻。巾幗:婦女頭巾髮飾,代表女性。兜鍪:戰士的頭盔。 >> 閱讀全文

把雙手握緊

一個年輕人,迷信掌相。

他聽人說:每一

個人在母胎的時

候,兩手的掌紋便形成。出世後,終身不變,不似相貌是會改變的。所以,掌紋更能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命運。他對此深信不疑。

他還知道:掌上的那一條叫做「生命線」,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健康和壽命;那一條叫做「事業線」,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名利和成敗;那一條叫做「感情線」,決定一個人一生的婚姻和家庭;等等。 >> 閱讀全文

一字之改

盛唐詩人高適,善作邊塞詩,與另一詩人岑參齊名,並稱「高岑」。

高曾任兩浙觀察

使。一次,出外巡視,路經杭州清風嶺,一時詩興大發,在一間寺院僧房的壁上,題了一首詩:絕嶺秋風已自涼,鶴翻松露濕衣裳。

前村月落一江水,僧在翠微竹角房。

寫完了,繼續上路。途中,來到錢塘江,那時正值月落時候。他發覺,月落時潮水是消退的,江水只剩下一半。由此想到,上述所作的七絕的第三句, 「前村月落一江水」中的「一」字,是有誤而不符合實况的。 >> 閱讀全文

五支派克金筆

本來,簽署一份文件很簡單,一揮即就。但有人卻頻頻換筆,一共用了五支。他就是太平洋戰爭中的盟軍最高統帥、美國五星上將道格拉斯.麥克阿瑟。

1945 年,美軍在廣島和長崎,擲下了原子彈;蘇聯隨即撕毁互不侵犯條約,向日本宣戰,揮軍直入中國東北;不久,日本便宣布無條件投降。

九月二日,受降儀式在美軍艦密蘇里號上舉行。盟軍的代表是麥克阿瑟,日方代表是重光葵。麥發表了簡短演說,即走到桌邊,代表盟軍簽署。他準備了五支派克金筆,用第一支簽了「道格」;隨即換了第二支,簽了「拉斯」;第三支簽了「麥克阿瑟」;第四支簽了職位「盟軍最高統帥」; 第五支簽了年、月、日。旁觀者,見他頻頻換筆,都莫名其妙。後來,聽了他的解釋,覺得很有意思。 >> 閱讀全文

綠豆水收料

近日酷熱,

想起清初蒲松

齡收料寫《聊

齋誌異》的故

事。他屢試不中,四次落第,曾做過幕客,大多時間在鄉間做塾師,一生清貧,但不附權勢,自甘澹泊。

他的家附近,有一口清泉。每年夏天,路人都在此歇息喝水。他在泉邊搭了帳棚,典當了衣物,買了綠豆回來,煮了綠豆水,放在那裏給路人飲用。這樣,當然大受歡迎。但路人飲用綠豆水,有一個條件,飲用後,要說一個親歷或聽聞的離奇故事。其他的路人,也聽得很有趣。往往一個人說了,觸發另一個人又說一個,幾乎源源不絕。 >> 閱讀全文

天天都是書展

書展勝利閉幕,埋單計數,旺丁旺財,入場人數破了紀錄,收錢簽名做到手軟。評論大讚貿發局市場策略了得,把書展塑造成一個人人必到的香港節目,也吸引了內地台灣愛書人慕名趕至,成了地區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事。

在次文化堂的書攤站了兩個下午,沒有認真逛過書展。第二天,還有點時間,打算在會場走一圈,看有什麼新書可買,但見人潮如湧,幾乎動彈不得,要用手撥開前面的人堆,才可逐步前進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