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念六四救助地震

在「六四」事件十九周年快要到來的時候,支聯會正籌備各項紀念活動,發生了四川大地震。我們立即決定,把紀念六四與救助地震結合起來。工作如下:一、過去每年五月,落區在街頭收集,哀悼八九民運犧牲的民主烈士的弔唁簽名;今年,在弔唁冊上,加印「哀悼四川大地震死難同胞」的字句。弔唁冊將在「六四燭光悼念集會」上火化。

二、在街頭收集弔唁冊簽名的同時,義賣各種「六四」紀念品,籌募救助地震捐款。 >> 閱讀全文

《雨霖鈴》與《八聲甘州》

三天前,談了柳永,今天再來推介他的兩首詞。他的作品,有人以「俗」評之。我以為:這「俗」是「通俗」而非「庸俗」。倘若庸俗,當不能流傳而有地位;正因為通俗,所以「有井水處能歌柳永」。他少用典,以口語如「爭」、「恁」等入詞,曲折委婉而平敍流暢,有一氣呵成之勢。看看這兩首詞,是否這樣?

《雨霖鈴》:寒蟬淒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都門帳飲無緒,方留戀處,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念去去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、冷落清秋節。今宵酒醒何處? >> 閱讀全文

「奉旨填詞柳三變」

柳三變,就是北宋著名詞人柳永。他好冶遊,常為妓女作詞;教坊樂工,每得新腔,必求他填上詞。流傳極廣,所以有「有井水處能歌柳永」這樣的話。不僅寫小令,還寫了不少長調,長調經他的寫作,逐漸定型。在詞的發展史上,他是有貢獻和地位的。

他一生潦倒,與下面推介的《鶴衝天》有關。其中的一句, 「忍把浮名,換了淺斟低唱」,為宋仁宗所聞,斥曰:去填詞好了!其後應試,本已入選,但放榜時,也下令將其除名。他因而自稱: 「奉旨填詞柳三變」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孩子無罪!」

二次大戰後,一個納粹軍官被判為戰犯而處以死刑。晚上,他的妻子因羞愧,在家中樓上的窗戶外自縊。第二天早上,鄰人都在仰望着那凌空掛着的屍體。她的兩歲的小孩向打開的窗口,爬往上吊的母親,眼看着快要跌落樓下,另一幕悲劇又發生了。觀看的人,都無動於衷。

人群中的一個婦女,破門衝上樓上,把險些喪命的小孩救了。她還收養了這孩子。她的丈夫,就在戰爭中,被這孩子的父親殺害了的。 >> 閱讀全文

學生升級怎樣編班

三月二十日,在本欄見報的《欠債還錢》,我介紹了掌校時,編排教師代課的方法。一些校長和教師讀了,說:很有參考價值,希望我再寫一點關於學校的行政。這次,我來介紹我校學生升級怎樣編班。

比如:一年級有甲、乙、丙、丁四班,升讀二年級時,怎樣把學生編進二年級的甲、乙、丙、丁班呢?一般的方法有二:

一、原封不動的直升,本來是甲班的編入甲班,乙班的編入乙班……由此類推。這樣,原來同班的同學,繼續同班。我以為這方法,有一個毛病,學生認識其他同學的機會,減少了。 >> 閱讀全文

忠乎?孝乎?

這是載於古籍《呂氏春秋》的一個故事,孔子曾有評論,你看看他說得對不對?

春秋時候,楚國有一個自稱也被認為正直誠實的人。他的父親偷了別人的羊,他知道了,便向官府告發。官府捉了他的父親,準備依法懲辦。他去向官府求情,請求准予代替父親受罰。

刑罰判決了,官府也接納他的請求,代替父親受懲。刑罰執行了,他要去坐牢,卻對官府說: 「父親偷了羊,我沒有為他瞞隱,卻去告發,這不是很忠心嗎?父親受到懲罰,我卻請求代他受刑,這不是很孝順嗎?我就是一個這樣又忠又孝,無比正直誠實的人。假如一個這樣的人,也要懲罰受刑,那麼,全國上下,還會有不被懲罰受刑的人嗎?」 >> 閱讀全文

關於高爾泰

今年四月份的本港雜誌《動向》, 刊有高爾泰的《我所知道的司徒華》一文。他寫了我,我也該寫一寫他的,雖然知道的不多。

他是畫家、教授和美學家。89 年「六四」事件入獄;出獄後,92 年與夫人浦小雨潛逃來港;因辦理手續阻滯,93 年才赴美。他們赴美後的十五年來,我只在兩次訪美途中,順道與他們會過面,平時音信也疏。高的記憶力很好,尤其是我本欄的十五本結集,讀得很仔細,該文寫來很真實具體,但卻過譽了。我只來談談,他們去美後的兩件事,都是別人轉告而確切的。 >> 閱讀全文

孔子是最可憐的人?

收到今年四月份的《讀書》,按習慣先看目錄,發現其中有劉再復的《誰是中國最可憐的人》。好奇心大作,作者到底指的是誰呢?立即翻開該文來讀。出乎意料之外,他指的是孔子。

該文說: 「五四」時,高喊「打倒孔家店」。孔子被拿來作為文化革命的靶子,視之為吃人文化的總代表,要他來承擔數千年中國文化負面的全部罪惡。統治者的專制、壓迫、奴役;民族的奴性、獸性、羊性、家畜性;國民的世故、圓滑、虛偽、勢利、自大;甚至婦女纏小腳、男人抽鴉片等等,全部推在孔子頭上。 >> 閱讀全文

很苦的藥

一個年輕未婚的國王,愛上了一個貌似天仙的女奴,打算娶她立為王后。首先解除她奴隸的身分,讓她住進深宮,為她縫造許多華麗的衣服,給她享用最好的美食,並訂下了舉行婚禮的日期。人們都為這女奴而慶幸。

就在婚禮舉行前的十幾天,她病倒了,而且愈來愈病重,病得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。

國王下令,找來最高明的醫生,不惜用任何方法,用多麼珍貴的藥物,都要把女奴的病醫好。誰把她的病醫好,將會得到最豐厚的獎賞。 >> 閱讀全文

史丹福大學的建立和命名

一對衣著簡陋的老夫婦,從鄉下坐火車來到波士頓,直往哈佛大學,要求會見校長。

秘書看見男的穿着破舊的手織套裝,女的穿着褪色方格棉布衣,皺起眉頭說:「你們沒有預約。校長很忙!」「不要緊,我們可以等!」幾小時過去了,秘書一直沒有理睬他們。她本來想這對老夫婦氣餒,知難而退,主動離開。但他們卻絲毫沒有告退之象,仍是耐心地等候。她不能不進入校長室,禀告校長,出來說:「只幾分鐘好了,校長實在太忙呀!」老夫婦進了校長室,女的說: 「校長,我們的兒子進了貴校,讀了一年,他很喜歡哈佛大學,他在這裏很快樂!」「夫人,謝謝你們的兒子!本校的學生,都很喜歡哈佛大學,在這裏覺得快樂的!」「很可惜,一年前,他意外地死了!」「啊!真不幸!這消息使我很難過!」「我們夫婦,想在學校某一個地方,立一個紀念他的東西,可以嗎?」「謝謝,很對不起!」校長雖然有點被感動,但說:「我們不能為每一個在這裏讀過而死去的學生,豎立紀念物的,否則,哈佛大學便會變成公墓了。」「校長,」女的連忙解釋, 「我們並不是想豎立一尊雕像或紀念碑,我們只是想為貴校建築一座大樓。」校長再一次細視老夫婦的衣著,驚叫道: 「一座大樓!?你們知道建築一座大樓,要花多少錢嗎?單是哈佛大學的自然植物,價值就在七百五十萬美元以上呀!」校長覺得這對遠道而來的老夫婦太天真幼稚了,雖然有點同情,但站起來,向他們說再見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