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教協會成立三十五周年而作【《香港獨立工會的道路和經驗》二之二】

文╱司徒華教協會監事會主席

維護和爭取會員權益是天職關於教協會的定性和定位:是一個什麼性質的團體?在社會中站立一個怎樣的位置?我對此的意見是:教協會是一個職工會,一個教育專業組織、一個民間團體。

首先是職工會。香港的社團,根據三個不同的法例註冊:《社團條例》、《有限公司條例》、《職工會條例》,限制各有不同,其中以後者最為嚴格。例如:非該行業從業員不得加入;兼任兩個職工會的理事、與港外職工會結盟,須經港督(行政長官)批准;修改會名或與其他職工會合併,須全民投票並以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;每年須呈報會員人數、名單和財政收支等等。 >> 閱讀全文

香港獨立工會的道路和經驗【二之一】

教協會監事會主席

一九七一年,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,便組成籌備委員會,向職工會登記局,申請成立職工會。但因文憑教師薪酬事件,一直被拖延,直到一九七三年事件妥善解決後,八月才獲批准。批准後,籌委會還須招募會員,選舉會員代表,選舉理事。所以,要到一九七四年三月廿五日(星期六),才舉行第一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,宣布正式成立。那麼,為什麼今年是成立三十五周年紀念呢? >> 閱讀全文

「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」

續談李煜的詞兩首。

《虞美人》:「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?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」據云:李煜於生日七月七日,在寓所奏唱此詞,宋太祖趙匡胤聞之而大怒,賜毒藥命其自盡。這可以說是他的絕命詞。

「春花秋月」是良辰美景,本應願其長存永在,為什麼卻問,什麼時候才完結呢?因為想起了昔日身為皇帝,每逢佳節,有多少歡樂是忘不了的;今天卻身為降虜,今昔相比,倍增悲哀,便只願再沒有這些良辰美景。昔日居於鳳閣龍樓,今天卻被困小屋。這時候,春天(東風)偏偏又來了。在月明之下,實在不堪回想起失去的家國。曾住過的宮室,那雕花的欄杆和玉砌的台階,大抵依舊吧? >> 閱讀全文

借李煜的杯酒

談詞,不能不談李煜(南唐後主)。他的詞的確寫得很好,但說實話,我卻不喜歡。為什麼呢?因為他是個「好聲色,不恤政事」的亡國之君,即使成為降虜,念念不忘仍只是失去的往日的帝皇奢華。這樣的感情,難引起我的共鳴。但他的作品,為什麼又能夠傳誦呢?

猶記得,約六十年前,抗日戰爭結束不久,一部電影講述戰亂中和戰後的悲歡離合,叫做《一江春水向東流》,哄動一時。這片名出自李煜的《虞美人》: 「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」。這電影與該詞的內容,實在是風牛馬。因為句子寫得很形象,人們只不過借他的杯酒,來澆自己的塊壘而已,那感情是不相關的。這樣的句子還不少,例如:「剪不斷,理還亂,是離愁,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。」(《相見歡》) 「獨自莫憑欄,無限江山,別時容易見時難。」(《浪淘沙令》) 「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。」(《相見歡》) 「往事只堪哀,對景難排。」(《浪淘沙》)等等。 >> 閱讀全文

一個被我解僱的教師

做了三十一年小學校長,我只解僱過一個教師。這是我唯一解僱的教師,而且是即時解僱,今日通知,明天便要離職。原因和過程,是怎樣的呢?

那一年,一位原任教師,到海外進修,請了兩年停薪留職的學習假期。他學成,是會回來任教的,所以,只能聘用一個為期兩年的代課教師接替。這代課教師是他推薦的,剛從師範學院畢業,據云是學生會的工作人員。面試時,應對得當,答問如流,我便錄用了。 >> 閱讀全文

「欠債還錢」

三月十六日本報的《世紀》版,刊出了退休教師楊又好的《我與華叔共事二十年多》。該文就記憶所及,覆述了我說過的一些話。其中一句是:「編排代課優先次序好簡單,欠債還錢,告過假而又曾經由同事代過課的,先代。」語焉不詳,一些讀者讀了,不大了了。這是關乎學校行政的一個措施,對其他學校,也許有參考價值。我來作一些解說。

最初,凡教師請病假,除要有醫生證明書外,還須是七天或以上,才可以用公費去聘請校外教師來代課,後來改了三天或以上。否則,便要由本校教師,用空堂去代。有時,雖可聘用代課教師,但一時事急,未能及時聘得,也得由本校教師去應一時之急,暫行代課。 >> 閱讀全文

垂死的母豹

他不是普通的獵人,而是專門捕獵兇猛野獸,用來製作標本的。這一次,他在非洲熱帶雨林,搭了帳幕,外出搜捕。

一天,帶着長槍手槍,四處找尋猛獸的蹤迹。來到一片草叢前,忽然看見一隻金錢豹。正要舉起長槍,那豹已經向他撲來,把他推倒在地上,長槍也脫手了。豹的利爪,狠狠地按住他的胸膛,開口去咬他的咽喉。他舉起左手一擋,豹便咬住了他的左手的手腕。他忍住劇痛,右手拔出腰間的手槍,發出兩槍,一槍打中豹的頭部,一槍打中豹的腹部。豹流出大量鮮血,不一會,張開了口,放開了他的左手。他身上灑滿了豹的鮮血。 >> 閱讀全文

約見校長的一年級學生

日前,教協的朋友敍會。席間,談及我的回憶錄。我說:其中的一部分,將會寫我認識的人,以及邀約認識我的人寫我,希望他們能寫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小事和說話。這部分的分題是《青山嫵媚》,出自辛棄疾的《賀新郎》: 「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見我應如是。情與貌,略相似。」三數日後,即收到那天一位在座者的一篇稿。作者是已退休多年的女教師,曾與我同校共事二十年多。她寫了我的二三小事、說過的話、對我的總印象。一件我已經忘記的小事,經她提及,才在腦海中重現。 >> 閱讀全文

一隻瓦鍋和一隻鐵鑊

兩個雲遊隱

士,在山中的一間破廟相遇。交談下, 甚為投契,便相約在破廟同住一段時間,好讓彼此更深入交流各方面的心得和經驗。

既然同住,同食是最簡單方便的。

但兩人隨身攜帶的炊具,本來只為一人所用,不足以供兩人煮食。於是,他們便科錢,到山下去,買了一隻可煮兩人的飯的一隻瓦鍋和兩人的菜的一隻鐵鑊回來。買米和菜的錢,也平均分擔。

甲隱士,是一個很固執,而又特別強調公平原則的人。每一餐,他都只吃飯和菜的一半,吃剩了,也不讓乙隱士吃,留下來給自己下一餐去吃;吃得不夠,也從不吃乙隱士分給他的,寧願吃得不飽。炊煮和洗滌,當然輪值負責了。乙隱士了解得他這樣的性格,而且堅持這樣的公平原則,只覺得有一點怪,卻無傷大雅,兩人相處得還算融洽。 >> 閱讀全文

「三人行,必有我師」

這題目的七個字,出自《論語.述而》。這只是一句話的上半截,引用者往往省略了下半截。這樣,失去了整句話很重要的意思,是了解得不全面、深入、正確的。整句話是: 「三人行,必有我師焉,擇其善者而從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」先來作註釋。「三人」,不是三個人。在古書中,「三」或「九」,往往不是確數,而是有眾多之意。「行」,不是走路,而是認識、往來、相處、共事。「師」,不作名詞的「老師」解, 而是動詞, 可向其學習也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