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把這夢忘記了

《聖經. 舊約》裏,有一個這樣的故事。巴比倫國王—— 尼布甲尼撒,做了一個夢,醒來,卻忘記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夢。他心裏很不安,覺得這個夢,是一個重大的預兆。於是,下令把全國的術士召來,給他解夢。說不出夢見的是什麼,術士們又怎能替他解夢呢?他大怒,要把術士們都殺掉。

幸得從耶路撒冷來的但以理,說出了他的夢境,還解說了這夢所預告的是什麼,術士們才被赦免了。這故事還有長長的下文,不贅。 >> 閱讀全文

摘麥穗

三個學生向老師請教,當遇到抉擇時,怎樣才能作出最佳的決定。老師想了好一會,帶他們到郊外的一片麥田去。

這是一片很大很大的麥田。麥子已經開花結穗,迎風起伏,像捲起陣陣浪花似的。

老師對他們說:你們穿過麥田,從這邊走到那邊去。在路上,摘下一棵麥穗,拿回來給我,看誰摘下的最大棵。但要遵守這樣的規則:一、只能摘下一棵,摘下了一棵後,便不能再摘第二棵了;二、只能向前走,不能走過了,又回過頭來,再走已經走過的路;三、不是比賽誰走得最快,快慢不要緊,麥穗要大才是重要的。我在麥田那邊等候你們。 >> 閱讀全文

陶潛詩《挽歌》三首

月前,因葉劉淑儀引用了詩句,「衣沾不足惜,但使願無違」,我在 本欄寫了《葉劉要「返鄉下耕田」?》接着,又寫了《陶淵明詩兩首》。他的《挽歌》三首,也值得一讀,現在來介紹。這是他生前自挽的絕筆。

其一,寫身亡。有生必有死,早終非命促。昨暮同為人,今旦在鬼錄。

魂氣散何之?枯形寄空木。嬌兒索父啼,良友撫我哭。得失不復知,是非安能覺?千秋萬歲後,誰知榮與辱。 >> 閱讀全文

「俎上之肉」

十一月六日,我在拙作《〈我和章含之離婚前後〉》,說:我 的《「家醜不可外傳」》, 「被收入該書作為附錄。

毫不介意,只以為事前事後全不知會,禮貌不周。」隨即收到該書作者洪君彥的來信,說: 「原先我交稿給出版社,囑咐他們一定要徵得作者的同意才能收入附錄。沒想到出版社在出版前沒和你打招呼,你事前事後全不知情,這是工作中的疏忽。我感到萬分抱歉,請你多多原諒。」我回信說: 「我很清楚,徵求同意收錄,是出版社的職責,所以,與你無關。應來信致歉的,該是出版社的負責人。╱今年五月,我應《明報月刊》約稿,寫了一篇有關回歸十年的文字。還未在該月刊刊出,《都市日報》便轉載了,事前事後都沒有打一個招呼。我去電斥責,才來函致歉。 >> 閱讀全文

達文西作的寓言

他在筆記簿上,作了一些寓言。我加上題目,改寫於下。

《狗、跳蚤和羊毛皮》。一隻狗睡在羊毛皮上。牠身上的跳蚤,嗅得羊毛皮發出的美味,大喜,便跳到羊毛皮上去,想大吃一頓。怎知在長得密密麻麻的羊毛中,寸步難行,不但接觸不到羊皮,想逃回狗身上去,也沒有辦法。這樣,終於餓死了。

《猴子和小鳥》。猴子在鳥窩裏,捉到了一隻還不會飛的小鳥。牠覺得這小鳥太可愛了,帶回家去,捧着小鳥不停親吻,左手抓着玩完了,又放到右手去玩。這樣,捏來捏去,小鳥終於被玩弄死了。對小孩子不能太溺愛啊! >> 閱讀全文

達文西記述的動物習性

他熱愛動物,又個性好奇,細心觀察事物,富有鑽研精神,在筆記中,記述了一些動物的習性。五百多年後,今天的動物學家,對他這些記述,可不知是否認為真確?我把其中的一些,轉介於下。

駱駝是最好色的動物。一隻雄駱駝,會緊跟一隻雌駱駝,遠達千里。

但同行的若是母親或姊妹,牠不會亂來,倒有倫常觀念。雙峰駱駝比單峰駱駝,不單身手敏捷,而且更能負重。但對重量和路程很敏感,倘若負載超乎平時的重量,或走得太遠了,會停下腳步。 >> 閱讀全文

關於達文西

最近,讀了《達文西筆記》(晨星出版) 。書中的《序言》,頗詳盡 地介紹了這個偉大

的天才的一生,藉此,我知道了一些前所未知的。

他流傳至今的作品,只有十七幅,其中真正完成的,僅是《最後的晚餐》和《受胎告示》;據云,《蒙娜麗莎》也是未真正完成的。《最後的晚餐》,因為用當時傳統的蛋白調和顏料去繪畫,所以嚴重剝落。

但他卻寫了大量筆記,現存的有七千多頁,也只是半數而已。筆記簿上,繪有很多精彩的素描。1994 年,電腦巨富蓋茨以三千零八十萬美元,購得筆記的十八頁。有好些筆記,簡短,沒有上文下理,叫人看不懂其意思,這書只選出那些讀者容易明白的。 >> 閱讀全文

院子裏的花草樹木

一個大機構,由於主管顢頇,職員懶散,業績不斷倒退。董事局為了整頓,撤換了主管,聘請了一位傳聞很能幹的人來接任。

新的主管到任了。職員們一時都緊張起來,本來懶散的,也收斂而變得勤快。

但這新主管到任後,卻顯得無甚作為。他每天都略早上班,彬彬有禮地與各同事友好地打個招呼,說聲「早晨」,然後走進自己的辦公室,少見出來巡視。久而久之,職員們都鬆了一口氣,那些本來懶散的壞分子,變本加厲,比以前更為猖獗。 >> 閱讀全文

《我和章含之離婚前後》

這書的作者,是章含之的前夫洪君彥。

○四年二月,本報預告:與該書同名的長文,將會連載。二月二十三日,第一篇見報;其後,接續連載了兩篇。二十六日,突然刊出《作者洪君彥停稿啟事》,說: 「今應女兒洪晃的請求,續稿暫停。」大抵編者覺得,難以向讀者交代,所以,同時刊了這啟事的手迹。

當時,我在三月八日的《三言堂》,寫了一篇《家醜不可外傳》,質疑:是洪晃建議父親去寫,說出離婚真相的,為什麼又突然請求停寫呢?實在是難以了解的「出爾反爾」! >> 閱讀全文

也不要去試探別人

佛教禪宗史書《五燈會元》中的一個公案,很有名而又最難參 破。語譯如下:

從前有一個信佛的老太婆,供養庵裏的一個和尚,已經二十年了。平時,讓一個十六歲的少女,去送飯和侍奉。一天,她為了考驗和尚的道行,吩咐侍女這樣這樣。侍女去到庵裏,一反常態,把和尚緊緊擁抱,說: 「我們何不趁這機會……你以為如何?」和尚連忙把她推開,說:「我已出家多年,就像冬天高山岩石上的枯木一樣,沒有一絲兒暖氣。姑 娘,請你自重,回去罷!」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