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是「周家燁」

十月七日的「撐傘」遊行,起步前在教協會會員指定集合處,碰見陳漢森兄。他對我說:他把我九月廿五日在本欄見報的《一個新職員的名字》,印發了給學生,讓他們討論,假如你是那一個新職員,反應如何?

簡略覆述該文的故事。總經理集體召見一批新聘的職員,逐個點名。他把一個名叫「周家燁」的,讀了「周家華」。這職員站起來,回答說:那「燁」字該讀作「葉」, 而不是「華」。試用期滿,他被「炒」了。 >> 閱讀全文

「過午不食」

《西遊記》的豬八戒,愚笨、懶散、饞嘴,常有惹笑、魯莽、闖禍的言行。但他的名字「八戒」,卻是很嚴肅的,出自佛經《中阿含經》或《俱舍論》,所指是八條戒律。

這八條戒律,是佛教為在家的男女信徒制定的,如下:1、不殺生;2、不偷盜;3、不淫欲;4、不妄語;5、不飲酒;6、不眠坐高廣華麗之牀;7、不裝飾打扮及觀聽歌舞;8、不食非時食,即正午過後不吃飯,亦即所謂「過午不食」。 >> 閱讀全文

「李廣難封」

這句話,出自唐王勃的《滕王閣序》。意思是:漢代名將李廣,驍勇善射,一生與匈奴交戰七十餘役,但至死未能封侯晉爵,反自殺以終。不少讀史者,為之扼腕不平。原因為何?漢室腐敗,賞罰不公,固然是主因;但李廣本身是否也有所缺失呢?

司馬遷在《史記.李將軍列傳》的「太史公曰」中,只讚揚了他的「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」,卻沒有評論他的「難封」,但也記述了他的短處不足。 >> 閱讀全文

喪殯慶祝生辰

清代乾隆年間才子袁枚,寫了一個這樣的近乎笑話的故事。

杭州巨富汪壑庵,篤信佛教,在近西湖的山中,築了一座禪院靈妙庵,作為靜修之所。

一年,生辰日近,他忽然心血來潮,異想天開,要用一個很特別的方式來慶祝。把家人都召集了來,鄭重其事地宣布:過去慶祝生日,弦歌盛宴,磕頭作揖,興高采烈,豪華熱鬧,他已經有點煩厭。這一次,要來一個新花樣。那一天,要為他舉行喪禮出殯。他說:人誰無死?但死了,哭不能聞,拜不能受,哀不能知,祭不能食。我要在生時,享用這一切! >> 閱讀全文

槍決大象

一個馬戲團,在印度買了一匹大象,運回來再加以訓練,用作表演。

買的時候,這大象看來是很馴和的。回來之後,牠的性情竟然大變,關在籠裏,不時大叫,顯得十分暴躁。一個馴獸師走進籠裏,叱喝幾聲,大象更暴躁,還高舉一雙前腿,猛然踏向馴獸師。他意料不到,走避不及,被踏死了。

同樣的事繼續發生,另一個馴獸師也被踏死,又另一個被象鼻捲起摔傷。餵飼的人,也不敢走進籠裏,只把食物拋進去。 >> 閱讀全文

陶淵明詩兩首

因葉劉淑儀參選引用的詩句, 介紹了陶淵明 的《歸園田居(其三)》,現再來介紹他的另兩首名作。

《歸園田居(其一)》,這組詩共五首,已介紹了第三首,這是第一首,如下:少無適俗韻,性本愛丘山。誤落塵網中,一去十三年。羈鳥戀舊林,池魚思故淵。開荒南野際,守拙歸園田。方宅十餘畝,草屋八九間。榆柳蔭後檐,桃李羅堂前。曖曖遠人村,依依墟里煙。狗吠深巷中,雞鳴桑樹顛。戶庭無塵雜,虛室有餘閒。久在樊籠裏,復得返自然。 >> 閱讀全文

— 再讀《羅德丞政海浮沉錄》 他對中國有多少認識?

為何脫離政治重執教鞭?

於八九年開始,高做了羅德丞的新香港聯盟總幹事,一共十年。九九年,羅德丞做特首的幻想破滅,支持李福善競選特首而想垂簾聽政,又告失敗。這時候,新香港聯盟成為空殼,無疾而終。

於是,高過檔到香港協進聯盟任總幹事;但只做了短短的七個月,便主動低調辭職,去將軍澳博愛醫院八十周年鄧英喜中學,重執教鞭並任副校長。大抵他像放棄教席而參與政治時一樣毅然,從此不再涉足政壇。 >> 閱讀全文

其「妙」莫「名」的高繼標—— 再讀《羅德丞政海浮沉錄》

我所知道有關高繼標的

高繼標(以下簡稱「高」),是《羅德丞政海浮沉錄》(以下簡稱《浮沉錄》)一書的作者。

在讀此書之前,我不認識這個姓名,不知道有其人,更遑論有關他的其他方面了。這本書,也是經朋友推介,並把書送了來,我才一口氣讀了的。我寫的《內幕與沒落的自白——讀〈浮沉錄〉》(見八月廿九日《明報》,以下簡稱《自白》,發稿約一個星期後才刊出。所以,執筆時尚未讀到高的《民主建港不畏路遙知馬力》(見八月廿四日《信報》,以下簡稱《知馬力》)。其後,又讀到了高的《羅德丞政海浮沉錄後序》(見九月六日《信報》,以下簡稱《後序》)。最後,蒙一位教育界的朋友告知:高離開香港協進聯盟後,九九年九月,即於將軍澳博愛醫院八十周年鄧英喜中學,重執教鞭並任副校長,共七年,直至○六年八月移居加拿大為止。 >> 閱讀全文

葉劉要「返鄉下耕田」?

她在立法會補選的拉票中,對傳媒講話,引用 了這兩句詩:

「衣沾不足惜,但使願無違。」她知道這兩句詩,是出自陶潛的《歸園田居(其三)》嗎?她讀過這整首詩嗎?她是否知道陶潛的願望是什麼嗎?她是否真的要像陶潛有同樣的願望嗎?倘若答案是肯定的話,她應該不參選,卻要「返鄉下耕田」。

陶潛的《歸園田居》,共五首,這是其中的第三首,全詩如下:種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。 >> 閱讀全文

探針︰讀葉劉的《清談一點鐘》

十月六日上午,香港電台第一台播放的節目《清談一點鐘》,張笑容訪問葉劉淑儀,我沒有收聽。但卻讀了,十月八日《信報》刊出的文字節錄。藉此開了眼界,又多認識了葉劉淑儀一點點。

她說:「事實上兩年前當我在美國史丹福大學讀書的時候已決定參選,當時我發現香港的出路應是民主發展,推動民主發展會衍生管治問題,但要解決這些問題一定要繼續推動民主。」她是決定了參選,才發現香港的出路應是民主發展;還是發現了香港的出路應是民主發展,才決定參選呢?假如她推銷《廿三條》立法成功了,不但沒有下台,反更上一層樓,會發現香港的出路應是民主發展嗎?更不用說,辭去高官職位去參選了。既認為,推動民主發展會衍生管治問題,為甚麼又一定要繼續推動民主呢?管治與民主,是互相矛盾,還是相輔相成的呢?做了幾十年公務員,可算一生從政,到兩年前才認識民主,是不是太後知後覺了呢?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