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

毛澤東死掉,四人幫垮台,文革結束。華國鋒上位,仍然堅持「兩個凡是」,即凡是毛所作過的指示和決定,都不能改變,鄧小平因而未能復出。在胡耀邦的醞釀、部署、推動下,全國進行了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的討論,製造了輿論,粉碎了「兩個凡是」。華被迫落台,鄧登上了最高領導地位。

自此, 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」這句話,風行一時。但我卻一直未能完全膺服。為什麼呢? >> 閱讀全文

石在,火種是不會滅的──「六四」十八周年

「六四」的十八周年,快要來到。過去幾年和今年,人們都在這時候問我:經過那麼悠久歲月了,參加燭光集會的人,會不會減少呢?我要用魯迅先生的這一句話,去回答。

港人值得驕傲的活動

沒有人能夠,把地球上的石塊,全都消滅了的罷?只要有石在,相擊就會產生火花;這火花,就是火種;有了火種,就會有燭光。「石在,火種是不會滅的」,燭光也不會滅。一年的人數多,一年的人數少,不大重要,重要的是燭光不滅,年年的六月四日晚,維園都有燃亮的燭光。我檢視了過去十七年,參加燭光集會的人數。人數最多的,是最初的九○、九一、九二年,分別是十五萬、十萬、八萬。其次是,十周年的九九年和十五周年的○四年,分別是七萬、八萬五千。最少的是九五年,三萬。去年是四萬四千。人數有升有降,逢五逢十會較多,再因天氣和是否周末或假期,也有關係。不管怎樣,一個紀念活動,持續那麼多年,每次都仍有數以萬計的人參加,在全球和歷史上,還有那一個呢?港人是值得為此而驕傲的。有人又問:最近,民建聯主席馬力的言論,是否會刺激多一些人來參加呢?假如,你忘記了這個悲劇,淡薄了對為民主而犧牲的死難者的傷痛,混淆了對事件的分明是非,怎麼荒謬、冷血、無恥的言論,都刺激不了你的。港人對馬力的言論的強烈反應,說明了大家並沒有忘記、淡薄、混淆。他只是火上加油而已,首先你要心中有火。 >> 閱讀全文

我寫了十年《三言堂》

在此之前,我也偶然應邀為報章雜誌撰稿,但卻從未寫過經常見報的專欄。直至目前,《三言堂》仍是我唯一的繼續去寫的。

我在《三言堂》的第一篇《捨命陪君子》,於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見報,距今已整整十年了。這十年來,除了二○○○年七月二十日至九月十日,我因參選立法會議員,根據法例須與傳媒絕緣而暫時擱筆外,沒有一次脫稿。粗略計算一下,三天一篇,一個月十篇,一年一百二十篇,十年一千二百篇,扣除了暫停的五十多天外,也寫了一千一百多篇了。這是一個不小的數目,我也有點奇怪,為什麼竟能這樣源源不絕地寫,尤其是在二○○四年八月前,還任立法會議員那麼繁忙的時候。我到底是有寫作的興趣的。 >> 閱讀全文

故事新編:買鞋子

北京人民大學前副校長謝韜,發表《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》,批判了馬列主義的暴力革命和專政,認為恩格斯晚年所提出的,第二國際修正主義的民主議會道路,才正確。該文在國內引起轟動;在本港,吳康民和練乙錚也有評論回應。

我讀了這些文章,想起了《韓非子.外儲說左上》裏面的一個老故事。

一個鄭國人想買一雙鞋子,先在家裏用一根稻草,量度了自己的腳的尺寸。但去到市上的鞋店,才發覺那稻子留在家裏,忘記了帶來。他對店員說: 「我忘記了把尺寸帶來,要趕回家去,找得那尺寸再來買!」這樣一來一回,花了不少時間。當他拿了那根稻草,再到市上時,鞋店已關門休息了,因此買不到鞋子。 >> 閱讀全文

被活埋的小女孩

二次大戰期間,德國一個村莊的猶太人,不論男女老幼,全都被關進集中營。

德軍節節敗退。主管集中營的軍官,非常殘酷。他知道,盟軍一來到,這些猶太人便獲得自由,而且會供出德軍對他們的迫害。他決定要事先把他們殺掉,一個不留;為了節省子彈,全都活埋。

一天,在刺刀的驅迫下,大大小小的猶太人,被趕到一片曠野上。成人發給一個鏟子,要在面前掘一個活埋自己的泥坑;小童無能為力,則由一個德軍代掘。 >> 閱讀全文

免用簡體字的特權

大抵在四九年後的五、六年,中國大陸便推行漢字簡化。自此,所有報紙、雜誌、圖書等印刷品,都要用簡體字。這規定,近乎法律,但有人卻有豁免的特權。

第一個是毛澤東。他的詞《沁園春•雪》,有這樣的句子: 「望長城內外,惟餘莽莽;大河上下,頓失滔滔。」「餘」字被簡化為「余」, 「惟餘莽莽」,便變成了「惟余莽莽」。「餘」是「剩下」的意思, 「余」卻有「我」的意思。「餘惟莽莽」是,只剩下一片雜草叢生的荒涼之地; 「惟余莽莽」,卻可以解作,只有我這一個草莽之夫。這樣去形容四個「最」的神,怎可容許? >> 閱讀全文

「大音希聲」

月前,本港萬人集會,齊聲朗誦老子的《道德經》, 據云,破了健力士的世界紀錄。我由此想起了《道德經》中的一句: 「大音希(稀)聲」( 最響亮的聲音是聽不見的)。參與了朗誦的人,記得  曾出自自己口中的這一句嗎?了解其含義嗎?這樣的活動,是否與其含義相悖呢?朗誦後,回到家裏,想一想,相信會對《道德經》有深入一點的了解。其他一些關於老子和《道德經》的常識,也不妨知道。 >> 閱讀全文

小狗和弟弟

一個十二、三歲的少年,來到寵物店, 要買一隻小狗,送給弟弟做生日禮物。他看中了一隻在籠裏的,一問,價錢是二百塊。數一數袋裏的錢,只有四十多塊,他對店主說:可不可以分期付款,先付四十元,其餘的分月償還?店主說:買寵物怎會有分期付款的呢?正在這時候,另一隻沒有放在籠裏的小狗,一拐一拐,慢慢地從店後面走出來。原來,牠的一隻前腿是跛了的。店主指着跛了的小狗,對他說:這一隻跛了的,四十塊錢賣給你罷! >> 閱讀全文

沒有崛起的小國——丹麥

本欄上月廿八日見報的,《何需「大國」?何必「崛起」?》,談到國內電視片集《大國崛起》,所提及的九個崛起大國以外的瑞典和芬蘭。其實,還有丹麥也值得一談。

這也是沒有崛起的小國,人民是全球各國中,生活得最快樂的。去年七月,英國萊斯特大學發表的《世界快樂地圖》報告,在全球一百七十八個國家中,丹麥名列快樂國家的榜首。該國人民,為什麼是最快樂的呢? >> 閱讀全文

「我們在天上的父」

他是一個私生子,出世幾天,母親便把他遺棄在外婆家裏。母親只寄錢回來,卻從來沒有回來看過他一次。幸得外婆的憐愛和撫養,他漸漸長大了。他的身世,也漸漸被村人知道了。

令他最難堪的,不單只小孩子,還有時是大人,常常用鄙屑譏諷的語氣,問他: 「你的父親是誰?你知道你的父親是誰嗎?」他無法回答,但也感受得到那語氣,忍受不住,便去問外婆。她從未這樣兇狠地回答他: 「他已經死了!以後不准再這樣問!」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