陸羽為什麼只取「上九」一爻?

陸羽以《易經》占卜,來為自己取姓名。他所得出的是第五十三卦《漸》。

《漸》卦的卦象,是艮下巽上。各爻的次序如下:初六(陰),六二(陰),九三(陽),六四(陰),九五(陽),上九(陽)。

《漸》有它的卦辭,六爻也各有爻辭,為什麼他不根據這卦的卦辭,只取其中的上九的爻辭呢?這爻辭是:「鴻漸於陸,其羽可用為儀,吉。」他的姓和名,都來自其中的兩字。

我在三天前本欄的《怎樣用〈易經〉占卜》說過:假如在六爻中,只有一個變爻,那麼,就用這個變爻的爻辭來解卦。古籍中沒有記載,陸羽得出的《漸》卦,其中的哪一爻是變爻。我猜測,上九這一爻是變爻,所以他根據這一爻的爻辭,去決定自己的姓名。 >> 閱讀全文

怎樣用《易經》占卜

本月十二日,我在本欄寫了茶神陸羽的姓名,是根據《易經》的占卜而來。一位讀者來信問:怎樣用《易經》占卜?《漸》卦有卦辭和六個爻辭,他為什麼只取上九一爻之義?

這裏包括兩個問題:一、是「起卦」,即怎樣去得出一卦;二、是「解卦」,即怎樣去解釋這個卦。我只略知一二,不知其他讀者是否也有興趣,姑且來說一說。

陸羽是以蓍草求卦的。這方法要用五十條蓍草,方法很繁瑣複雜。後來的方法簡單得多,只用三個銅錢,投擲六次,便可得出一個卦象。 >> 閱讀全文

睡一晚地板的回報

已經入夜,一個旅遊區的小市鎮,下着大雨颳着強風。一對老夫婦,帶着簡陋的行李,來到一間小旅店,對櫃枱的一個年輕職員說:

「我們差不多走遍了整個市鎮的旅店,全都客滿了,沒法找到過夜的地方。你們這裏,可以讓我們歇宿一晚嗎?請幫一個忙!」

年輕人說:「是的。這幾天,剛巧有三個會議在這裏舉行,所以,旅店的房間都早就被來參加會議的人,預訂和住滿了。很對不起,我們這裏也沒有空的房間。」 >> 閱讀全文

胡桃與碉堡

在城鄉往來的要道,路旁矗立一座破舊的碉堡,裏面駐守着一隊士兵。入夜至天明,禁止行人通過。白天,路過的人都被士兵盤問、檢查、搜索,諸多留難,並乘機魚肉,或任意拷打,或勒索錢財,或掠奪貨物。鄉民在淫威之下,都只敢怒而不言,卻在心裏詛咒:碉堡倒塌下來!把這一隊士兵都壓死!

一天早上,一個鄉民挑着一擔胡桃,到市鎮去賣。經過碉堡,士兵們看見擔子裏的胡桃,這個來拿一包,那個來掏一袋,差不多把胡桃強取了一半。這鄉民眼巴巴地看着,不敢作聲。 >> 閱讀全文

這一個媒人

一對熱戀的男女,終於結婚了。由於新娘的堅持,新郎不能不同意,只在教堂裏舉行最簡單的儀式,不邀請任何親友參加,儀式一結束,便立即一同度蜜月去。

在蜜月途中的第一天晚上,新郎對新娘說:「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婚禮那麼簡單,沒有一個親友在場?否則,我一定要邀請一個人!」

新娘問:「他是誰?我認識的嗎?」

新郎微笑,說:「這是一個秘密。」

聽見了是秘密,新娘更要知道,苦苦地迫新郎把這個人說出來。 >> 閱讀全文

自己要帶傘子

忽然下起大雨,看雨勢,一時不會停下來。一個路人,沒有帶雨傘,只得躲在屋簷下避雨。

許久許久,他看見一個和尚打着傘經過,大聲喊道:「法師!法師!佛門不是慈悲為懷,要普渡眾生的嗎?你能夠渡我一程嗎?」意思是,叫和尚用傘子遮着他繼續走路。

和尚知道他用佛教道理來施壓,但不以為忤,亦不為所動,回答說:「我在雨中,你在屋簷下。這裏有雨,簷下無雨。你何須我渡呢?」 >> 閱讀全文

茶神陸羽是棄嬰

很多港人都知道,「陸羽」是本港一家著名酒樓的名稱;但卻較少知道:他被尊為茶神,身世可憐,本來是一個無名無姓的棄嬰,他的姓名是怎樣來的,有什麼含義?

唐代竟陵地方,龍蓋寺的住持積公,一天傍晚,在西湖邊散步。他看見不遠處的湖邊,有一隻大雁在不停地叫,彷彿叫人走近去似的。走近一看,發現這隻大雁的翅膀,掩蓋着一個剛出世不久的睡着了的嬰兒。出家人慈悲心大作,便把嬰兒抱起,帶回寺院撫養,還為這嬰兒取名單一個「疾」字而無姓。這便是後來的陸羽。 >> 閱讀全文

讀書與看戲

某官員,治家甚嚴,尤其是對四個兒子的管教,時刻督促他們的學業,絲毫不懈。

一天設宴,聘請了一個戲班,來家中演出娛賓,一時鑼鼓喧鬧。四個兒子不准看戲,仍要在書房裏讀書。他們被鑼鼓聲誘惑得心不在焉,難於專注於書本。父親走過書房,從窗口望進去,察看神態,便知道他們被外面的鑼鼓聲吸引了,於是走進去,要教訓他們一頓。

他把四個兒子叫到面前,問道:「你們都說一說,是讀書好還是看戲好?據實答我!」 >> 閱讀全文

以姓名對姓名的趣聯

明代李夢陽極有文采,任管理教育的提學副使。一天,視察學堂,發現一個學童與自己同名同姓。那學童秀氣十分,他便出了上聯考他:

「藺相如,司馬相如,名相如,實不相如;」

這是戰國和西漢都以「相如」為名的人,但卻是不同的人。暗示着:你與我同名同姓,但你能比得上我嗎?頃刻,那學童即對出下聯:

「魏無忌,長孫無忌,彼無忌,此亦無忌。」

這下聯,也有戰國和唐朝兩個以「無忌」為名的人。暗示着:我們雖然都叫做「李夢陽」,這是巧合而已,不必有什麼顧忌。大的李夢陽聽了,擊掌讚嘆,很是高興,心中芥蒂也沒有了。 >> 閱讀全文

七絕改讀為長短句

詞,又稱長短句,因各詞牌中每句字數不一,有長有短,不似詩的每句有劃一的字數。長句短句,互相混合,讀起來別有一番韻味。有人把四句七言的七絕,改作長短句來讀。

清慈禧太后,得到一幅珍貴的扇面,下旨給一位書法家,為其題字,並指定寫的是唐王之渙的《涼州詞》:

「黃河遠上白雲間,一片孤城萬仞山。羌笛何須怨楊柳,春風不度玉門關。」

這位書法家,一時大意不小心,寫漏了首句最後的一個「間」字。慈禧太后看了,大怒,認為書法家戲弄她,連這樣著名的唐詩也不懂,有欺君之罪,必須究治。書法家聞訊,大吃一驚,急中生計,連忙去拜謁,說自己別開生面,把這首《涼州詞》改寫為長短句,應這樣讀: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