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根琴絃

一個老盲人,在街頭彈琴賣藝過活;帶着一個小盲人,這是他的徒弟。

不管有沒有駐足聆聽的路人,不管有沒有路人施捨,他總是那麼盡心盡力地彈。彈着,那全神貫注沉思的表情,彷彿完全陶醉在自己的琴聲中。其實,他並不是為那琴聲而自我陶醉,卻是在腦海中浮現出,許多許多年前的一件事,這是他每天都緊記着的事,尤其是在彈着琴的時候。

那時候,他就像現在自己的徒弟的年紀,跟着一個老盲人在街頭彈琴賣藝過活,是老盲人的徒弟。一天,老盲人病倒不起,自知不久人世,在垂危臨終時,把他叫到牀邊,對他說: >> 閱讀全文

悲壯的渡河

在北極圈附近,生活着一種群居的馴鹿。牠們不是全年都在這棲息地過活,只春、夏、秋三季。當冬天快要到來的時候,除了因為天氣太冷外,還因為牠們食用的草,不是枯萎,就被冰雪覆蓋。為了生存,牠們必須轉移到較南的地區,去過冬避寒。但當春天快要到來的時候,牠們又要從那較南的地區,回到北極圈附近的本來的棲息地。為什麼不留在那裏呢?

原來那地區,生活着一群一群各種猛獸。這些猛獸,也因為過冬避寒,轉移到更南的地區去。冬天過去,天氣轉暖,牠們便回來了。倘若馴鹿們,不在春天來到之前,離開這地區,便都會被猛獸吃掉。也是為了生存,不能不北返。 >> 閱讀全文

怎樣才算是男子漢?

一個男孩,已經十六、七歲了,但還是那麼內向、畏羞、懦弱,沒有一點男子漢的氣概。父親很為他這樣的性格擔心,想讓他得到改變,便帶他去向一位著名的拳擊教練學習拳術。

父親對教練說出了來意。教練說:「可以!你把他留在我這裏半年,這段時間不要來看他。半年後,我會把他的性格改變過來!」

半年後,父親來看兒子了。教練安排了一場拳擊比賽,對打的是這男孩和一名拳手,讓父親在旁觀看整個比賽過程。 >> 閱讀全文

說話怎樣才有力?

所謂「有力」,是能打動別人,收到效果。沒有不變的方法,下面的三個故事可供參考。

春寒料峭,冷風中一個老盲人在街頭行乞,頸上掛着一塊木牌,上面寫着:「自幼失明」。路人經過,解囊的不多。他向一個詩人伸手,詩人說:「我也很窮,不能給你什麼幫助。但可以為你做一點事,替你寫另一塊木牌。」詩人把木牌反過來,在另一面寫上幾個字。有了新的木牌,很多人都慷慨施捨給老盲人。幾天後,詩人再來看老盲人,老盲人問:「你那天在木牌寫上了什麼?為什麼自此施捨的人多了?」詩人把木牌上的字,讀給他聽:「美麗的春天來了,但我無法看見!」老盲人自己聽了,也熱淚盈眶。 >> 閱讀全文

嵌有數字的壽聯

幾天前,寫了《數字謎語詩》,由此,想起三對嵌有數字的壽聯。數字入聯,因數字須與數字相對,是有難度的。

乾隆七十歲生日時,寫了一副自賀聯:

七旬天子古六帝;五代曾孫余一人。

上聯的「古六帝」,是指古來活到七十歲的皇帝,只有六個人:漢武帝劉徹、梁武帝蕭衍、武周皇帝武則天、唐明皇李隆基、明太祖朱元璋、以及我乾隆。下聯的「五代曾孫」,是指歷代皇帝能夠五代同堂的,卻只有我乾隆一人。語氣甚為洋洋得意,但也有一點點文采。 >> 閱讀全文

「 三七二十八」

先來說一個笑話。

甲乙兩人,爭辯不休。甲說,三七是二十八;乙說,三七是二十一。爭辯得愈來愈激烈,不分勝負,始終沒有結論。他們訴諸官府,請求判決。官大人開庭,聆聽了原委,沒有判誰是誰非,放走了甲,卻叫差役打乙二十大板屁股。乙大叫冤屈,說:明明三七是二十一,他錯我對,為什麼卻打我二十大板呢?官大人說:你已知自己是對,為什麼還和他爭辯?一個強說三七是二十八的人,你還要和他爭辯,是否也糊塗呢?甲已無可救藥,打你二十大板,是讓你清醒過來! >> 閱讀全文

數字謎語詩

中文(嚴格來說應是漢語)的文字遊戲,可謂獨步天下。謎面是詩,謎底是數字,更是遊戲中的遊戲。宋代女詩人朱淑貞,曾作《斷腸謎》,便是數字謎語詩,謎底是一至十的十個數字:

下樓來,金簪卜落。問蒼天,人在何方?恨王孫,一直去了。詈(音「利」,罵也)冤家,言去難留。悔當初,吾錯失口。有上交,無下交。皂白何須問。分開不用刀。從今莫把仇人靠。千里相思一撇消。 >> 閱讀全文

兩面神痛哭起來

一個哲學家,喜愛旅行探險,因為在途中常常遇見一些事物,能啟發思考,增長智慧。

一天,他在一個荒漠中,發現一個規模不小的廢墟。再到處觀察,可以看見城牆、宮殿、廣場、民房等等的遺蹟,曾經是一座繁榮的都市。但現已全無人迹,一片頹垣敗瓦,滿目荒涼。他一邊在廢墟中慢慢地走,一邊細細思量,這裏曾發生了什麼,竟然有這樣的滄桑之變呢?

他走得倦了,在昔日的廣場中的一塊大石頭上,坐下來休息,還繼續思量。他所知道的歷史,從來沒有關於這座都市的記載。 >> 閱讀全文

掃落葉

佛寺的一個小和尚,住持吩咐他的工作是:每天早上,清掃院子地上的落葉,盛在竹籮裏。

院子的面積很大,樹木繁多,每天地上的落葉很不少,天天都要清掃;尤其是在秋冬之交,落葉更多。他天天這樣做,沒有空閒的一天。

他走去向住持訴苦:可不可以讓我,有一兩天休息的呢?住持想了好一會,說:明天你清掃落葉的時候,先用力去搖樹幹,把後天才落下來的枯葉,搖了下來。這樣,看看後天可不可以不去掃,休息一下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」

日前,策發會研究愛國教育。商台早晨節目《在晴朗的一天出發》,就此來電訪問。我本來想談及這句成語的,但因時間所限而作罷。

雖然這八個字,不少人都琅琅上口,但卻不知出處,往往把「天下」誤說「國家」。其實,兩字之異,大有分別。

這句話,原出自顧炎武《日知錄》第十三卷。他說:「有亡國,有亡天下」,兩者很不相同。「亡國」是易姓改號,不過變朝換代而已;「亡天下」,則是「獸食人,人食人」,社會道德淪喪,士大夫無耻。這樣,「亡天下」實在比「亡國」更為可怕,更應該悲痛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