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則揮春

十多年來,每年歲暮,我都到各地區和在維園,為市民寫揮春。最近幾年,我還寫了一些,寄給在港和海外的朋友,作為賀年。這些揮春的語句,有別於傳統慣用的,而用了一些心思去另擬。今年的幾則,多是兩句相對,可並排張貼成為一聯。茲介紹於下。

「橙黃橘綠」、「室靜書香」。上句出自蘇軾的七絕《贈劉景文》:「荷盡已無擎雨蓋,菊殘猶有傲霜枝。一年好景君須記,最是橙黃橘綠時。」「橙黃橘綠」,就是新舊歲交接之時,蘇軾認為也是一年的好景色。這位朋友,曾以「室不在大,有書則靈」,向我索字。他雖是科技人員,卻愛讀文史書籍。我很欣賞他的好學,卻以為「室」固然不在大,更重要的是「靜」;心「靜」,「室」就能「靜」,「才能讀出「書」的「香」味來。 >> 閱讀全文

兩個故事的回響

本月六及九日,我在本欄寫了兩個故事:《家在第八十層樓》、《三個求職者的面試》。一些朋友讀了,頗有反應,與我提及。

第一個故事說,兩兄弟宿營後回家,電梯壞了,便決定爬樓梯。到了四十樓,太累而放下背囊;爬到八十樓,才發覺鎖匙留在背囊,回到家也不得其門而入。

一位朋友問:那在第八十層樓的家,是否比喻天堂?我回答並無此意,心裏卻想:進入天堂是不需鎖匙的罷?倘需鎖匙,那是你一生的言行,不會放在背囊裏的。 >> 閱讀全文

結集十二《塵土雲月》出版了

這是我在本欄所寫文字的第十二本結集,見報日期由○五年一月初至八月底,一篇不缺。除此,還附錄有本欄以外的文字多篇,其中包括《讀練乙錚〈浮桴記〉的回應》十篇,曾連載於《蘋果日報•論壇》。此書經已出版,今晚開始在維園年宵市場的支聯會攤位發售;春節後,才發行至各書店。

《塵土雲月》這書名,撮自○四年卸任立法會議員時,篆刻家駱曉山兄刻贈的一枚閑章,「一十八、七十三,塵與土、雲和月」。那時候,我還寫了一首七絕《卸任立法會議員》以抒懷,如下: >> 閱讀全文

「 對影成三人」

我在本欄曾說過:五古最難寫,偏於拘謹、樸實、古雅,更需功力才能寫出境界來,並不像七古那樣較易於表達奔放、豪壯、飄逸的詩意。但藝高者,戴着枷鎖,也能夠跳出美妙的舞姿。今天,我來推介李白的五古《月下獨酌》,看看是否仍有詩仙的風貌。

「花間一壺酒,獨酌無相親。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。月既不解飲,影徒隨我身。暫伴月將影,行樂須及春。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亂。醒時同交歡,醉後各分散。永結無情游,相期邈雲漢。」 >> 閱讀全文

「上帝的字寫得……」

以前,每逢星期日早上,我們一家三口,都先到教堂早禱,然後去附近的小樹林散步遊玩,度過一個快樂的上午。丈夫去世後,我和小女兒蓮娜,也如往日去教堂和小樹林。失去了父親,沒有在蓮娜心上留下什麼陰影,她還是那麼虔誠和天真。我感到這是神給她的厚賜,很是慰安。

這一個星期日早上,我們離開教堂,在小樹林的地上,發現一隻受了傷奄奄一息的小白鴿。蓮娜連忙把牠拾起,解下頸巾包着,說:「我們要趕快回家去,把牠醫好!」 >> 閱讀全文

對異己者的敬意

去年十一月的《魯迅研究月刊》,刊有一篇短文:《隨感錄(一)》,作者王觀泉。該文披露了鮮為人知的,被埋葬了六七十年的三數件小事。雖是小事,但從歷史廢墟中發掘出來,也很有一點意思的。

第一件,蔣介石曾贈款援助,魯迅的母親和原配髮妻朱安。抗戰勝利後不久,魯迅在北平的這兩位遺屬,生活陷入困境。當時,蔣贈以一筆不小的款項。現仍存有,朱安為此給許廣平的一封信,足以證實: >> 閱讀全文

金聖嘆的姓名

你覺得這個姓名有點特別嗎?原來這不是他最初的真姓名,後來才另撰,連姓也改了,其中卻有寓意。

他本姓張,名宋,字若宋。明朝滅亡後,改姓金,名人瑞,字聖嘆。世稱長壽者為「人瑞」,意思是世間的吉祥象徵。但他以此為名,並非此義。《四子講德論》有云:「今海內樂業,朝廷淑清,天府既章,人瑞又明。」他的寓意,是暗藏「人瑞」之後的「又明」兩字,以示不忘故國,以表對明朝的思念。 >> 閱讀全文

三個求職者的面試

一個商業機構登報,招聘一名年輕女性做出納員。結果,有三人來信應徵,都收到了約定面試的回信。

面試的那一天,機構的人事經理,在辦公室裏,依次接見這三個求職者。

第一個進來坐下後,經理沒有和她說什麼,只掏出銀包,拿出一張一百元鈔票,遞給她,對她說:「我的香煙剛好吸完了,你先到街上,替我買一包回來。好嗎?」

這小姐大為不悅,嚴正地回答:「我只是來應徵,還沒有成為你的僱員,你怎麼可以差使我,為你做個人的小事!即使你聘用了我,也是做出納員,去買香煙不是出納員職務內的事啊!我不幹!我收回我的應徵信!」 >> 閱讀全文

家在第八十層樓

一對兄弟,年輕力壯,在郊外宿營後回家,都帶着一個重重的背囊。他們住在一座大廈的頂樓—第八十層。到了大廈樓下的大廳,知道整座大廈停了電,電梯因而也停了。管理員告訴他們:已通知了電力公司派人來修理,但無法確定什麼時候才修好。

兄弟倆都滿身臭汗,急於回到家裏沐浴,然後舒舒服服地休息。他們商量了一會,很快就一致決定:爬樓梯!從樓梯爬回家去!不等不知什麼時候才修好的電力和電梯了!他們自恃體力充沛,自以為爬樓梯,即使是爬八十層,也會比等候快的。 >> 閱讀全文

《石壕吏》賞析

這詩寫得很簡練,讀時須聯想一些省略濃縮了的記述,才能構出整幅圖畫,深入欣賞。

「暮投石壕村,有吏夜捉人。」:從薄暮到入夜,作者只在石壕村不久,即目睹所發生的事。「夜捉人」,劈空而來,單刀直入,寫出了主題和氣氛,一落筆就掌握住讀者。

「老翁踰牆走,老婦出門看。」:「夜捉人」的事,經常發生,所以一聽到風聲,老翁便爬牆而逃。他知道老者也難倖免,所以走為上着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