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年風雨崎嶇民主路, 我的學生會看見普選嗎?

我於一九五二年開始教書。早期的學生,大多超齡,很多現在都已在六十歲以上。我不會問:我會看見普選的一天嗎?但卻要問:我的學生有多少會看見普選的一天呢?我希望在遊行中看見他們。我要對四十年來教過的學生說:假如你們覺得我是一個好老師好校長,我曾教過你們懂得一些知識道理,請你們來參加十二月四日的遊行。這是給我最好的謝師宴!過去,我從未吃過你們的謝師宴的! >> 閱讀全文

「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」

孔子這句話,見諸《論語•為政》,意思是:溫習已知的舊知識,由此能夠有新的體會新的發現,就可以做老師了。

道理並不深奧,但卻大有進一步去思考的餘地。為什麼「溫故」,可以「知新」?怎麼樣「溫故」,才能夠「知新」?為什麼能夠這樣,便可以做老師?除了已知的舊知識,還有什麼別的值得溫習的東西嗎?

當最初去接觸和學習某一種知識、事物、道理的時候,只能根據當時自己已有的能力、學養、經驗,去領會。經過一段時日,如果能力有所提高,學養有所增長,經驗豐富了,再去溫習,自然會有不同的新的體會和發現,認識是深刻得多的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