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的傷痕

在一家大公司工作的青年,由於表現良好,被提拔升為部門主管,職位高了,薪水加了,很是高興。他最喜歡駕駛和車子,為了表示慶祝,特意訂購一部最新款的名貴轎車。

一天,下了班,他到車廠去領取了新車,愉快地駕駛着,風馳電掣地回家去。路經住宅區,他知道這裏常常有遊戲的小朋友,忽然跑到街道上來,為免生意外,便把車速減慢了。

出乎意料之外,路旁的一個男孩,突然向車子擲出一塊不大不小的石頭,「砰」的一聲,擊中了右邊的車頭。他很惱怒,立即停車在路旁,下了車,去捉拿那個男孩。但很奇怪,那闖了禍的男孩,並沒有驚慌逃跑,反而站在那裏,等候着青年走近來。 >> 閱讀全文

退役的兒子

這是一件真事,發生在越南戰爭結束後不久的美國。這是一個悲劇中的悲劇。

加利福尼亞州一個小鎮的一戶中產人家,一家三口,父母和獨生子,相親相愛,幸福快樂。戰爭爆發,兒子應徵入伍,並派到越南作戰。父母天天都在為兒子的安危而提心吊膽,好不容易才捱到戰爭結束,歡欣地期待着,兒子退役歸來團聚。

一天,他們接到兒子從三藩市打來的電話,夫婦都非常高興,爭着把頭湊近電話筒,與兒子對話,急不及待地問:「什麼時候才回到家裏來?」很奇怪,兒子卻沉默了好一會,才囁囁地說: >> 閱讀全文

讀顧明均的廣告

他是誰?本月十六日,多份報章刊出以《全力支持政改方案》為題的整版黑底白字的廣告,他便是這廣告的署名者。在標題之下,還有洋洋近千言的文字,我懷疑有多少人,讀了全文。早些時,上月廿八日,一位七十八歲長者,在五大報章已曾刊出一廣告,文字只有一句簡單的問話:「告訴我,我會看見普選的一天嗎?」意簡言賅得多。何必囉囌,做慣公關宣傳的,單從技巧和效果來說,即可立判高下。 >> 閱讀全文

人不如爬行動物

大自然中真正的變色龍,屬爬行動物。很少人曾看見過真正的變色龍,大多只是因某些人被冠以這個稱號,才認識這個名詞的。假如把真正的變色龍,來與被稱為變色龍的人,比較一下,可說後者不如前者,甚至是對前者的一種侮辱。

真正的變色龍,是怎麼樣的呢?

一支沙漠動物考察隊,經過近一天的長途跋涉,來到摩洛哥東南部的一個綠洲,大家都很疲倦,躺在樹蔭下休息。隊長忽然看見,樹上的一片樹葉在搖動。他覺得很奇怪,沒有一絲兒風,其他的葉子都不搖動,為什麼只這一片搖動呢?在他附近的另一個隊員,站起來,拿出相機,想拍攝什麼,那片葉子就停止搖動了。他悄悄地走近那片葉子,走得很近,才發現那不是樹葉,而是一條變色龍。 >> 閱讀全文

「你到哪裏去?」

通往市鎮的路上,旁邊有兩座廟宇。一前一後,相距不遠,從甲廟到市鎮去,必須經過乙廟前面。乙廟的聲譽不及甲廟,香火沒有那麼盛。乙廟的住持,雖然已是年邁的老和尚,但仍有很強的好勝心,因而不忿,總想去難倒甲廟。

每天,甲廟的一個小和尚,都提着菜籃,經過乙廟去市鎮買菜。乙廟的住持心生一計,叫了自己的廟的一個小和尚來,面授機宜:明天,你這樣這樣做。 >> 閱讀全文

「 秦時明月漢時關」

盛唐詩人王昌齡,是七絕高手。現存他的近一百八十首詩,五古佔多,其次便是七絕。七絕中,又以邊塞詩和宮怨詩為多,共約佔總數五分之一。本文來介紹他的七絕邊塞詩和宮怨詩。

《出塞》:「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。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度陰山。」

註釋。「龍城」:歷來註釋紛紜,有說是匈奴都城,遊牧民族豈有固定都城?我卻以為,是泛指邊疆的防守要塞。「飛將」:漢代名將李廣,驍勇善戰,屢敗匈奴,有「飛將軍」之稱。「教」:讀「交」,陰平,致使、引致。「陰山」:起於河套西北,綿亙綏遠、察哈爾、熱河,自古為北方屏障,漢武帝奪得此山,匈奴之勢遂衰。 >> 閱讀全文

十二月四日,大家來遊行!

上月二十八日,一位七十八歲的市民,自費在本港五大報章刊出整版廣告。全版灰黑,中有一計時漏斗的小圖,以及一個簡單的問話:「告訴我,我會看見普選的一天嗎?」

算一算:八二年中英談判開始,他五十五歲;八四年《中英聯合聲明》簽署,他五十七歲;九○年,《基本法》頒布,他六十三歲;九七年,香港回歸,他七十歲。從中年到老年,他已經期望和等待了二十三年了。人生幾何!他還在期望和等待,能不叫人肅然起敬和喟然慨歎嗎? >> 閱讀全文

唐邊塞詩七絕三首

初、盛唐時期,東北、西北各處常有與外族的戰事。率軍的節度使,幕府中有文人包括一些著名詩人,掌管文書事務。這些詩人,寫下了不少歌咏邊塞風光和戰士生活的詩歌。這一類詩歌,被稱為邊塞詩,神韻豪邁,情感悲壯,是歷代所少有的。唐詩分初、盛、中、晚四個時期,各時期的作品風格有異。邊塞詩,是最能表現出盛唐氣派的一種。

有各種體裁的邊塞詩。我曾建議,學寫舊詩宜從七絕入手;那麼,多讀和背誦,也應以此為先。所以,本文也只來介紹邊塞詩的三首七絕。 >> 閱讀全文

一個好母親

徐霞客(1587-1641),一生沒有做過官,也沒有幹過什麼轟轟烈烈的事,只漫遊天下三十多年,踏遍十六個省,蒐集得有關地理、地質、水文等豐富的第一手資料,寫了一本《徐霞客遊記》。他和這本著作,已名垂千古。但是,倘若沒有一位好母親,這不會成為事實。這位母親,可說是慈母的典範。

他名弘祖,字振之,霞客是別號,生於江蘇省江陰縣。自幼博覽群書,特別喜讀歷史、地理、遊記一類的書籍,無心科舉應試,卻立下了遍遊名山大川,探索大地奧秘的宏願。母親王氏,非常支持他這個志向。十八歲喪父,兄弟們分了家,母親卻與他一起生活,操持家務,料理生計。她精於工藝,開設了織布作坊,產品成為了暢銷的名牌,積累了不少財富,給予徐作遠遊的有力經濟支援。 >> 閱讀全文

大壁鐘的時、分、秒針

大大的廳子裏,掛着一個大壁鐘。這壁鐘,有時針、分針和秒針。廳子裏的人們,想知道時間,便抬頭望一望,看看時針和分針的位置,卻很少留意到秒針的;只有秒針停止走動而被發覺,才說:這鐘壞了,要修理修理。

一個靜寂的深夜,廳子裏沒有人,只聽見「嘀嗒、嘀嗒」的清脆聲音。這聲音,忽然變了哭泣,原來是秒針在訴苦:

「分針哥哥、時針哥哥,你們知道我的命苦嗎?分針哥哥,我跑了六十步,你才跑一步;我跑了六十個圈,你才跑一個圈。時針哥哥,你更悠閒舒服了,我跑了三千六百步,你才跑一步;我跑了七百二十個圈,你才跑一個圈。我不停地跑,你們知道我跑得多麼累嗎?你們知道,我一天要跑多少步、多少個圈嗎?我真想和你們換一換工作,調一調位置……」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