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熟讀《唐詩三百首》」

學寫舊詩,首先要多讀,以至能背誦若干。俗語云:「熟讀《唐詩三百首》,不會吟詩也會偷。」「偷」者,偷師也,借鏡也;佳作便是老師,便是鏡子。連讀也讀得少,怎能去寫呢?

詩分唐宋,風格韻味有異。我覺得唐詩有如壽眉,宋詩有如齋啡。前者人人皆可入口,後者則慣飲者才特嗜。先讀家喻戶曉的《唐詩三百首》,再想多讀可選沈德潛的《唐詩別裁集》。至於宋詩,錢鍾書的《宋詩選注》,是上選。古詩,也是沈德潛編的《古詩源》,其中的《古詩十九首》和陶潛詩,是典範之作。在上述的閱讀中,如特別喜愛某一詩人的作品,可進而讀其選集,如李白、杜甫、蘇軾、陸游等。 >> 閱讀全文

學寫舊詩,從何入手?

今年一月二日,本欄的《四句七言不是詩》,批評了楊文昌的所謂「詩」,完全不合格律。他為文回應。十七日,我以其回應,更自暴其鄙陋,除在本欄再批評外,同日在《世紀》版,以《我怎樣教小學生平仄和舊詩格律》為題,重刊了三篇舊作。他再沒有回應了。

經此一役,我不時收到本港和海外讀者的信,或寄來詩作請求評改,或希望談談怎樣學寫舊詩。對舊詩,我參的是「野狐禪」,只有閒讀中積累的一點點零散皮毛的常識,無師而尚未自通。而且,在三天一次只九百餘字的專欄,要詳細系統地去談,困難很大。我只能簡略說一說,仍在摸索過程中,一些自以為是的經驗。 >> 閱讀全文

諸葛亮教子

他寫了兩篇教訓兒子的文章:《誡子書》與《又誡子書》。

公元274年,他去世後四十年,編寫《三國志》的陳壽,收輯他的遺文共二十四篇,成書《諸葛亮集》。但很可惜,該書沒有流傳下來。我們現在所讀到的諸葛亮的文字,大多散見各種志籍和類書,是間接保留下來的。上述的兩篇文章,就載在《太平御覽》上。

《誡子書》全文如下:「夫君子之行,靜以修身,儉以養德,非澹泊無以明志,非寧靜無以致遠。夫學須靜也,才須學也,非學無以廣才,非志無以成學。淫慢則不能勵精,險躁則不能治情。年與時弛,意與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窮廬,將復何及!」 >> 閱讀全文

岳飛與道悅禪師

這是一個傳說,未知是否確有其事。

南宋的道悅禪師,任鎮江金山江天寺的住持,是一位高僧。他與岳飛友好,甚得岳飛的尊崇敬仰。

岳飛大破金兀朮的拐子馬,重挫金兵於朱仙鎮,正要直搗黃龍。宋高宗與秦檜密謀議和,以十二道金牌,把岳飛召回。

岳飛南歸時,途經金山江天寺,去拜訪道悅禪師。禪師勸他出家,不要回京。岳飛雖然明知此行凶險,但忠心耿耿,堅持奉召返京而婉拒。臨別,岳飛請求開示。 >> 閱讀全文

我的喜樂和哀痛

可以說是習慣,做了事,我大多會事後回想,做得怎麼樣,是否有可改進之處,即使是提出一個意見的小事,也往往如此。

例如,上月與本報高層健波、進圖、成章、享南四人午膳。席間,健波提及,我在本欄所寫過的「才、德、資」的選拔人才標準,以及「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」的從事社會活動的五方面修養,並舉出兩個人物來,叫我比較評價他們的「才」與「德」。我即時作了回應。 >> 閱讀全文

一篇很可讀的發言

八月廿七日,四川著名右派詩人流沙河,在成都草堂讀書會紀念抗戰座談會上發言,講述他兒時的抗戰記憶,一件一件實事,生動精彩。十月份的《開放》雜誌,以《美國人是最好的朋友》為題,全文轉載。很可讀!有反帝情緒的人,不要一看見題目就反彈,毛澤東也只反美帝,卻認為美國人民是朋友的。

文中記下聽眾的反應,有:長時間熱烈掌聲、熱烈掌聲、笑聲掌聲、笑聲歎息聲、笑聲、掌聲,凡十二次之多。由此可見,當時的熱烈情景。 >> 閱讀全文

練乙錚序言中的我

他為他的《浮桴記》所寫的序言,在《信報》由9月26日起,連載四天。其中有一段,關於我的這樣的話:

「他的背景我只略知一二,除了上述『官非事件』中的角色外,據說還是由左派『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』分兵出來搞非左派群眾工作的。」「官非事件」,即73年的文憑教師薪酬事件;「學友中西舞蹈研究社」,即學友社。所說不實有誤,要加以澄清。

年前,廖一原老師逝世,我在本欄的悼文中,曾披露:49年成立的學友社,我是創建人之一。 >> 閱讀全文

老馬申冤

偏僻山區的一個小鎮,與外往來只有一條崎嶇陡峭的山徑。居民雖不富裕,但卻安居樂業,主要因為有公平的法律和三個選出的嚴明的法官。鎮裏的廣場,高高掛着一個大鐘,一條長長的繩子繫着大鐘,垂到地面。誰有冤屈,去拉繩子,敲響大鐘,居民便聚集起來,聽候法官們的審訊裁決。

日子久了,拉動大鐘的繩子舊了,破損不堪,終於下半截斷了出來,短了不少。成年人個子高,還可以拉動繩子敲響大鐘;但小孩子,伸長了手,也拉不到繩子,敲不響大鐘了。 >> 閱讀全文

不再戴上皇冠的國王

十一世紀,第一位做了英國國王的丹麥人,是喀努特二世(CanutetheSecond)。他是一個謙厚而能自知的好國王,但身邊的,卻都是阿諛諂媚的官員,只會對他說讚美、恭維、奉承的話。他覺得,要好好地教訓他們。

一天,他和一大群官員,散步到海邊,問道:「你們說,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嗎?」

「陛下,對呀!你是最了不起的國王!」

「你們說,我是力量最大的人嗎?」

「陛下,對呀!你沒有做不到的事!」 >> 閱讀全文

贖罪和反思的「筆記」

我曾在本欄,推介過《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—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》(高華著、中文大學出版社)。讀了而覺得有所得益和啟發的朋友,我建議他們再去讀一讀,最近出版的《黨史筆記—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》(何方著、利文出版社)。兩書寫的,是同一歷史事件,但互相印證、補充、訂正,能讓你有一個更全面、深入、清晰的了解,對認識其他歷史事件和當前政治局面,也有很大的幫助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