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和尚栽理花卉

一位信佛的私塾老師,在廟宇的大殿參拜後,到後面的花園去散步遊覽。

他看見一個老和尚,用了各種不同的方法,在那裏專心一意地栽理花園裏的花卉,便走近去旁觀。老和尚沒有理會他,只埋頭埋腦地做自己的工作,一手拿着剪刀,把一些花卉的枝葉剪去;一會兒,又把剪刀放下,把一些花卉從盆裏連根拔起,移植到另一個盆去;一會兒,又拿起水和肥料,澆水施肥在一些花卉上;最後,又走到一塊空地上,用鋤頭輕輕地翻動泥土。 >> 閱讀全文

「 不問蒼生問鬼神」

前文提及,七絕以杜牧和李商隱的,寫得最好。已推介了杜的六首,再來推介李的三首。

《賈生》:「宣室求賢訪逐臣,賈生才調更無倫。可憐夜半虛前席,不問蒼生問鬼神。」

註釋。「賈生」:賈誼,西漢漢文帝時人,年輕志高,才華出眾,有改革思想,作有《過秦論》。「宣室」:漢代未央宮前殿正室。「訪」:諮詢。「逐臣」:被貶逐的臣子,賈被貶為長沙王太傅(老師)。「才調」:才華。「無倫」:無人比得上。「虛前席」:古人席地而坐,把自己的坐墊移前了去傾聽,極有興趣和專心之狀。「蒼生」:老百姓。 >> 閱讀全文

「隔江猶唱《後庭花》」

接續三天前,再來多推介三首杜牧的七絕。

《泊秦淮》:「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國恨,隔江猶唱《後庭花》。」

註釋。「秦淮」:河名,流經金陵(今南京)入長江,古時紙醉金迷之地。「籠」:籠罩。「商女」:指歌女,因常在商人船上賣唱,故以此稱之。「《後庭花》」:《玉樹後庭花》簡稱,陳朝末代皇帝陳叔寶所作樂曲,都金陵,其時國勢已危,仍耽溺享樂。後世稱此曲為亡國之音。 >> 閱讀全文

杜牧的七絕三首

我在本欄曾談過,近體詩中,以五律最難寫;並據《唐詩三百首》和《唐宋詩舉要》,杜甫入選的五律最多,推崇他寫得最好。初學寫舊詩,我以為應從七絕入手,理由以後有機會再說。七絕誰寫得最好呢?我也以上述兩書入選最多的為標準,杜牧的共18首,李商隱的共15首,遠勝李白和杜甫。學寫先從七絕,讀也當先多讀。來介紹杜牧的幾首。

《赤壁》:「折戟沉沙鐵未銷,自將磨洗認前朝。東風不與周郎便,銅雀春深鎖二喬。」 >> 閱讀全文

原封奉還「聰明人」的高帽子

八月九日,我在本欄見報的《狂人朱成虎》,批評了這個解放軍少將、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的「核戰訛詐」言論。

九月四日,吳康民在左鄰他的專欄《瞻前顧後》,發表了《朱成虎發言的另類反應》,回應了我的批評,說:

「司徒華先生是聰明人,對國情也不是全不了解,怎樣會相信這種造謠也造得十分幼稚的話呢,朱成虎就是狂妄,也不會說出這麼『離譜』的話來。/回歸八年,海外對國情的了解,仍停留在如此水平,實在可嘆。」 >> 閱讀全文

東西兩坡的樹

在加拿大的魁北克省,有一個長長的南北走向的山谷。曾經到過那裏的人,都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:山谷兩旁的東面山坡和西面山坡,雖然在同一的氣候環境,土壤的性質也無分別,但卻生長着不同的樹木。西面的山坡,長滿松、柏、女貞等各種雜樹,但東面的山坡,只長出雪松一種,其他雜樹都沒有。有人曾以各種理由,去解釋這個奇怪的現象,但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,沒有肯定的結論。終於,大家都不再去深究。 >> 閱讀全文

蘇軾與佛印吃魚

他們兩人是好朋友,又是一對歡喜寃家,常常互相調侃、取笑、捉弄,留下不少風趣軼事。近日,本港熱炒有關魚的新聞,來說一個他們兩人吃魚的故事。

一天,蘇軾用膳,廚師捧出一碟香噴噴的西湖醋魚,放在枱上。正要舉筷,忽然僕人來報:佛印和尚到訪。蘇知道佛喜歡吃魚,有意不讓他吃,便把那碟魚,藏了在書架上。佛一進來,就看見書架上的魚,卻佯裝不知。蘇問:「大師光臨,有何貴幹?」 >> 閱讀全文

觀世音菩薩與廟祝

這座廟宇,供奉着觀世音菩薩,很靈驗,香火久盛不衰。每天,都有不少善男信女,來燒香、跪拜、祈求、許願;更有一些,是得到了保佑、拯助,來還願、酬謝的。

廟裏的廟祝,看得久了,不但好奇,還想知道,這觀世音菩薩到底是怎樣地靈驗的。這一天晚上,人都離開了,他也燒香、跪下,禱告:觀音大士,你能讓我聽得到,來向你默默禱告的人,在心裏所說的話嗎?這樣,可以讓我知道,你是怎樣地大慈大悲、救苦救難的。 >> 閱讀全文

「 苦膽調和的酒」

耶穌在十字架上,將要被釘殺,《聖經》上有這樣的記載:

「兵丁拿苦膽調和的酒,給耶穌喝。他嘗了,就不肯喝。」(《馬太福音•第27章34節》)

另一處,略有不同。「他們……拿沒藥調和的酒給耶穌,他卻不受。」(《馬可福音•第15章22、23節》)

不同的是:一是「苦膽調和的酒」,一是「沒藥調和的酒」;一是「他嘗了,就不肯喝」,一是「他卻不受」,沒有說是否嘗過。這都是無關宏旨的。「沒藥」是一種藥,不是沒有藥的意思,大抵有如苦膽,調在酒裏喝了,有麻痺作用,可減少痛苦。《箴言•第31章6、7節》說:「可以把濃酒給將亡的人喝,把清酒給苦心的人喝。讓他喝了,就忘記他的貧窮,不再記念他的苦楚。」調和了苦膽或沒藥,作用更大罷? >> 閱讀全文

醜毛蟲與天使

安徒生為天鵝,寫了著名童話《醜小鴨》。我想,也該有人來為蝴蝶,寫一寫醜毛蟲。但似乎沒有這樣的故事。且硬着頭皮,濫竽充數,來寫一個短短的,以期拋磚引玉。

醜毛蟲在花叢中,蠕蠕地慢慢地爬來爬去。不但蜜蜂、蜻蜓、螳螂、蟋蟀、蚱蜢都嘲笑牠,連比牠小得多而樣子也不好看的螞蟻,也對牠說:你雖然比我大很多倍,但我還比你走得快;我雖然也不好看,但卻不像你滿身黑毛,讓小孩子一看見就害怕!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