遺失了手表

一個中國留學生,在美國紐約某大學深造,並在大學的宿舍寄宿。

一天,他在公用的洗手間洗手,怕弄濕了手表,便脫下,放在磁盆旁邊。離開時,忘記戴上帶走。幾個鐘頭後才發覺,回到洗手間去找,但手表已經不見了。

這手表並不貴重,是他從中國帶去的,買時只用了二百多元人民幣,合約美金不到三十元。但是,心裏到底不甘,想辦法要去找回來。於是,他寫了一張啟事,貼在洗手間外的牆上: >> 閱讀全文

「 人圖騰」

今年四月十四日至廿三日,我的四篇文字,連續在本欄見報,向讀者介紹《狼圖騰》這部長篇小說。在最後的一篇—《重讀去再深思》,我說:

「這小說的主題立論,叫我佩服,但不完全信服;叫我驚醒、猛省,但還得去深省,反覆去深思。」「在歷次政治運動中,尤其是文革,狼的邪道更發揮得淋漓盡致,前所未見。」「八九年的六四事件,……施以血腥鎮壓的,卻更似狼。」「經濟開放改革以來,官吏的貪污腐化和國民道德墮落敗壞,都顯露出狼的面目。」 >> 閱讀全文

鬥雞

西周時候,盛行鬥雞。周宣王喜好聲色犬馬,自然也愛上此道。他常常與人鬥雞,但總是輸的多,贏的少,很是懊惱。左右的大臣對他說:陛下,你要聘請一個人來指教。

有一個名叫紀洧(音賄)子的人,善於飼養訓練鬥雞,飼養訓練出來的,與其他的公雞搏鬥,幾乎戰無不勝,聲名四播。於是,周宣王便召了他入宮。

紀洧子首先到市場去,在各種雛雞中,選出優秀品種,買了回去,自小去飼養。其次,他調配各種飼料去給牠吃,讓牠長得體格強健,精神昂揚。 >> 閱讀全文

自己與他人

一個十六歲的少年,虛心、好學、勤奮、善良,去拜訪一位年老的智者,向他請教:我怎樣才活得快樂,同時使他人,因為我的活着也得到快樂呢?

智者聽了,很是高興,說道:你這麼的年紀,就有這樣良好的願望,一定能夠成功的。努力罷!我送給你四句話。第一句是:把他人當作自己。你懂得這話的意思嗎?

少年想了一會,點點頭,說:懂得,但不知道對不對,請你指教。當他人遇到需要、困難和不幸,要把他的需要、困難和不幸,當作是自己的需要、困難和不幸,易身處境,不但同情,還要盡力去幫助。當他人有什麼缺點過失時,首先當作一面鏡子,看看自己是否也有同樣的缺點過失。倘若有,便去克服和糾正,然後去幫助他人克服和糾正。

智者聽了,兩眼發亮,說:你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少年。你說得很對!我的第二句話是:把自己當作他人。你明白這話的意思嗎?

少年又想了一會,點點頭,說:明白,請你指正。當我進步、成功、受到稱讚的時候,把這些都當作是別人的,這樣,就不會驕傲自滿。當我感到憂慮、悲哀、痛苦的時候,把那些引致憂慮、悲哀、痛苦的事,看作都不是發生自己身上而是他人的,這樣,就不會覺得憂傷、悲哀、痛苦,能夠保持平安、祥和的心境。

智者一邊聽着,一邊微笑,說道:你的確很聰明,能夠這樣對待憂傷、悲哀和痛苦,哪怕活得不快樂呢?我的第三句話是:把他人當作他人。你知道這話的意思嗎?

這次,少年想了較長的時間,然後說道:知道,但不十分肯定,說錯了,請你糾正。每一個人都是一個自主的個體,有他的尊嚴、私隱、獨立性,這都是不可侵犯的。我們一定要尊重他的尊嚴、私隱和獨立性,在任何情形下,都不可闖進這些禁區。

智者聽了,高興得哈哈大笑起來,叫道:說得很好!很好!孺子可教!孺子可教!這是最後的一句話了:把自己當作自己。這句話,較難理解,你試試說一說。

這句話,少年想了最長的時間,終於猶豫地點點頭,慢慢地說:對什麼事情,都要首先從自己做起,盡力去以身作則。對所有公義的事,都看成是自己應負的責任,力惡其不出於己地去參與。不管他人怎樣,只嚴格要求自己,自己向自己的良知交代負責。

智者聽了,忍不住把他緊緊擁抱起來,稱讚說:你是我遇見過的最好的少年!你能做到這四句話,一定活得快樂,而且同時使他人,因你的活着而得到快樂。但是,懂得、明白、知道和理解,並不等於做到了,還要你一生去努力實踐。這一點最重要,你這麼聰明,一定清楚的。

少年對智者的教訓,流出感激的淚水。許久許久,智者多問一句:這四句話中,你認為哪一句是最關鍵的呢?請讀者們自己去找出答案來。

狗咬人的新聞

俗語說:「狗咬人不是新聞,人咬狗才是新聞。」我偏偏來介紹狗咬人的新聞,而且不僅是一則,卻是一連串的,都曾在報章上報道。

事件發生在加拿大的卡加利市。讀到這故事時,很感親切,因為在九七年復活節假期,李柱銘、鄭家富和我,曾到該市為民主黨籌款,受到當地華僑熱情的接待和協助。這是一個很可愛的城市,寧靜、清潔、民風純樸、風光優美。郭全本老師,晚年移居並病逝在那裏。 >> 閱讀全文

國王與老磨坊

在柏林西南二十七公里的小鎮波茨坦,風景如畫,是著名遊覽勝地。隱藏在茂密樹林裏的無憂宮,是遊客必到之處。它是距今二百多年前,腓特烈大帝仿照法國凡爾賽宮,翻版而建。但離開不遠,有一座古老的磨坊,也是遊客不能不去憑弔的。這磨坊有一個將會永遠流傳的、發人深省的故事。

1866年10月13日,德國的前身普魯士,國王威廉一世,在「七周戰爭」中打敗了奧地利,凱旋回國,路經波茨坦。他走到這座先祖所建的行宮,登上頂樓,興致勃勃地眺望四周遠近的景色。 >> 閱讀全文

「 坐看雲起時」

王維有詩佛之稱。他寫田園山水,淳樸、清幽、雅淡,寓禪意而不露,不露才更耐細味咀嚼。我來向讀者介紹三首。

第一首五律《終南別業》:「中歲頗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興來每獨往,勝事空自知。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。偶然值林叟,談笑還無期。」

註釋。「終南」:終南山,即秦嶺,在今陝西西安市南,唐代士人多隱居於此。「別業」:即別墅。「陲」:邊陲。「勝事」:快意的事。「值」:遇見。「林叟」:山林中的老人。「無還期」:沒有一定的回家的時間。 >> 閱讀全文

程翔的所謂被「策反」

最近,中方透過各種渠道「放料」,抹黑程翔,以圖達到未審判已定罪的目的。這些「料」包括:緋聞、收數百萬港元去養情婦、出賣絕密軍事情報等等。其中的一件「料」,我最有興趣:程受台國安單位「策反」。

「策反」是甚麼意思呢?本來是我方的人員,卻被敵方「策動」而「反叛」了,去為敵方服務。這等於說,程本來是為中方服務的,現在叛變了。八九年「六四」事件後,他即從《文匯報》破門而去,現任《海峽時報》記者,怎麼還是為中方服務的人員呢? >> 閱讀全文

狂人朱成虎

他是解放軍少將,日前,對外國記者說:倘美國介入台海衝突,中國即向美發射核彈。這番言論,聳駭視聽。上月十七日,《博訊網》發表了,朱在國防大學內部會議上的講話,本月的《爭鳴》轉載,清晰詳細地透露其觀點。我建議:人性未泯者都該讀一讀,讓我們知道,與我們活在同一時間空間,竟有這樣人性滅絕的瘋狂的同類。

朱極力鼓吹核戰,為什麼呢?因為要殺人。為什麼要殺人呢?因為地球上的人太多了。他說:到本世紀中葉,保守估計世界人口也會達到一百五十億,超乎承載能力。核大戰,是解決人口問題,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。 >> 閱讀全文

我讀劉定中

他是《明燈》(壹出版)一書的作者、油麻地小輪公司的東主。九七年前的約二十年,在中港之間奔走斡旋,為順利回歸做過實事,有所貢獻。此書主要記述,他在這方面的經歷。雖然彼此政見不同,我卻認為他是一個真正的老實的、不為名利的愛國愛港者。

在讀該書之前,已讀到報章上,多次介紹其主要內容。當時心裏暗問:為什麼訂名為《明燈》?難道以喻自己是指路「明燈」?讀了《自序一》才知道:八二年春,廖承志向他透露,北京決定收回香港,他震撼得不知所措。回港時,在上空看見那一片璀璨燈火,說:「燈絕對不會熄滅的。我不會給它熄滅!」書名由此而來,亦可見他愛港之情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