墓碑上的代數方程式

古希臘數學家刁番都,一生研究代數,大有貢獻。死後,朋友們在他的墓碑上,刻了有趣的文字,簡略地記述了他的生平:

過路人:這裏埋葬着刁番都的軀體。下面的數字,可以告訴你,他的簡略生平和活了多長。

他的生命的1/6,是童年時代。

又過了一生的1/12,他的臉頰上,長出了細細的鬍鬚。這時,他結了婚。

婚後,他非常美滿幸福地,度過了他一生的1/7。

再過五年,他有了一個兒子,家庭生活很快樂。但是,命運之神給與這個兒子的生命,只有他的父親的一半。 >> 閱讀全文

練乙錚的《浮桴記》

本文執筆於六月十八日,一周後才見報。《浮桴記》由六月十三日開始,在《信報》連載,已讀了六篇,尚有十一篇陸續刊出。刊出的第一天,我即向教協會的理監事推薦。文章哪能句句是真理,只要提供信息和引起思考,便值得一讀。

練兄是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,去年在一民主派群眾集會現身,引起一時哄動;不久,七月五日便被革職。回歸後,他即任該職,這次顯然是引火自焚。雖然說,仍須嚴格遵守《公務員保密條例》,但也必提供不少有用有趣的材料,引起讀者思考的。國事港事在「一國兩制」下,千絲萬縷而互相牽動,該文可為八年來的國事下的港事,點出若干問題,讓你進一步去認識了解,尤其是在這更換特首的時刻,去估計未來的發展。 >> 閱讀全文

為虎作倀反累虎

老虎吃人,那人被吃了,其鬼魂變了倀(讀「昌」),為虎服役,去找另一個人來給牠吃,讓自己有了替身,好去投胎轉世。所以,「為虎作倀」這成語,是一個貶詞,指一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,去依附權勢,做幫兇,助暴為虐。

其實,我倒覺得倀是可憐可憫的。首先,他自己被吃了,做了前一個倀的替身,假如沒有受到這前一個倀所誘而被吃掉,也不致於要變作倀。其次,他也只不過為了投胎轉世再做人而已,情有可原。最後,大抵也不能自身作主,在虎的驅使下,不做也不行。 >> 閱讀全文

伊甸園的兩棵樹

「神在東方立了一個園子,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裏。……各樣的樹從地裏長出來,可以悅人的眼目,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。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。……神吩咐他說: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,你可以隨意吃,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,你不可吃,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。」(《聖經•創世記》)

這人是亞當。其後,神又取下他的一條肋骨,又把肉合起來,造了一個女人,她就是夏娃。蛇對她說:吃了不一定死,眼睛會明亮,如神能知善惡。她經不起誘惑,摘下果子,和亞當吃了。因違背神的訓示,他們被逐出伊甸園。先來說那第一棵的生命樹。雖然神沒有透露,但吃了它的果子,可以不死而永生,與吃了另一棵善惡樹的果子「必定死」,剛好相反。為什麼神沒有提及生命樹,而只告誡不要吃善惡樹的果子呢? >> 閱讀全文

動物園裏的美洲虎

牠是瀕臨絕種的珍貴動物,據說,全世界只還僅有十七隻。其中的一隻在秘魯。

為了保護和養好這隻美洲虎,政府不惜工本。在山地,闢出一千五百英畝面積,修建一個虎園,讓牠在那裏生活。這可以說是一個天堂,有山有水,山上樹木青葱,流下潺潺的溪水,還有空調的房子,專供牠睡覺休息。

吃也不用愁。草地上養有一群一群的牛、羊、鹿、兔等動物,是專門供牠享用的。但很奇怪,人們從來沒有看見,牠去捕捉這些活生生的動物來吃。整天都躲在設有空調的房子裏,懶洋洋地吃飼養員拋進來的各種肉類,吃飽了就睡,睡醒了就吃。牠原來在原野上,奔馳疾跑、橫衝直撞、睥睨一切、威風凛凛的雄姿,一去不復返了。 >> 閱讀全文

捉蜻蜓

兄弟三人,儲蓄了零用,都各自買了一部遙控的模型小賽車。自此,這小賽車成為了他們最寵愛的玩具。在家,客廳裏玩;上學帶着回校,小息時在操場上玩;假日,父親和他們去郊外或公園,也帶了去,在那裏玩得不亦樂乎。父親看了,總輕輕地搖頭。

這一個星期日,父親病了,把他們叫到牀邊,說:今天,我不能和你們去公園了,你們自己去罷。但是,不要再玩遙控車,去替我捉蜻蜓。兩個鐘頭後回來,看各人捉得多少。 >> 閱讀全文

列禦寇學射

他好獵,卻箭術不精。常常約朋友出獵,但 他們都不大願意同往,因為他射不中飛禽走 獸,反而把牠們嚇走了。他覺得很沒趣,於是 立下決心,要練好箭術。

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勤苦練習,果然有了很大 的進步。他打算再約朋友出獵,好在他們面 前,顯示一下與往大不相同的身手。但是,信 心還是不夠,便先去找一個精通箭術的人,來 看一看,評論一下。他想起了伯昏無人。 >> 閱讀全文

忍飢與忍飽

捱飢抵餓是苦事,難免會有忍受的感覺。飽 食卻是相反的,只會樂,為什麼也要 「 忍 」 呢?所謂 「 忍飽 」 ,到底是什麼意思?且聽我 來說一個故事。

這故事出自宋朝施德操的《北窗炙輠錄》。 「 輠 」 ,讀 「 果 」 ,是古時車上盛潤滑油的小 壺。也許壺中的油,有時凝結了,要用火去炙 熱,使其融化,才好使用。 「 炙輠 」 ,有讓車 子持續順利前行的寓意。施,人稱持正先生, 為學主孟子而拒楊墨。但他說的這一個故事, 卻不很道學而通情達理。 >> 閱讀全文

十六年來的幾個人

今天,「六四」的十六周年。燭光悼念集會,晚上八時在維園舉行,風雨不改。

十六年前這一天,他們的第一個女孩出世。 因在臨盆前後,沒有參加那時的集會和遊行,但也受到很大衝擊。從兩位學生領袖的名字, 各取出一字去命名這孩子:「希丹」。翌年,周歲生日,抱着她去參加燭光悼念會;以後, 三人必定一同參加。四年後,第二個男孩出世,他們為他取名 「 德先 」 ,是 「 德謨格拉西 先生 」 的簡稱。加上弟弟,每年在維園擎起燭光,多了一人。從去年開始,女兒便沒有再和 父母弟弟在一起,卻和同學們一起去參加了。 >> 閱讀全文

他比曹沖更聰明

一位終身從事教育的小學教師,退休了。記者訪問他:在那麼悠長的教學生涯中,你可有一件最難忘的事?他沉思了好一會,彷彿要撥開積澱的記憶,去找出什麼來似的,說:有的,這事永遠難忘,給我很大的教訓,影響了我其後對學生的態度和教學工作。接着,憶述這事:

那時候,我在小學已任教了四年。這一年,擔任四年級班主任和中文科。這一班的一個同學,給我很多麻煩,我心中對他大有反感。他上課不守秩序,老師在講課,他卻不時和鄰近座位的同學談天,尤其是愛「頂嘴」,常常提出不同的意見反駁老師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