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遊行隊伍中

支聯會紀念「六四」十六周年的愛國民主大遊行,今天下午三時在維園集合出發,直往中環政府總部。在此,歡迎並呼籲市民參加。

每次遊行,不單只是支聯會舉辦的,除了兩三次外,我都走畢全程。九一年末腰患復發,坐立起臥舉步,都痛楚不堪,所以,有兩、三次曾中途上了帶頭的音響車,到接近終點時才下車步行。九七回歸後,終點是中環政府總部,路程比以前的新華社長得多,我也都是全程步行的。每次事後,總看看是否感到疲累,自我測試健康和體力。尤其是最近的三數年,不大覺得疲累,心裏頗欣慰—還能走不少次罷? >> 閱讀全文

小和尚說禪

佛教禪宗,北魏始創,唐宋盛行。千百年來,對中國文化有極深遠的影響。如要了解中國文化,不能不對佛教,尤其是禪宗,有一些常識。禪宗妙諦,有時高深莫測,有時則平易簡淺,要看人的所謂「慧根」了。我來說一個故事,以喻其深與易。

一個雲遊四方的僧人,到處尋覓禪理。他聽聞某深山寺院,有一位得道禪師,於是不遠千里而去,想考一考這禪師的修養如何。

他來到寺院,禪師剛巧外出而不遇。一個接待他的小和尚,說:「禪師不在。你找他有何事,看看我是否可以代勞?」 >> 閱讀全文

獨臂少年柔道手

父親是柔道教練,耳濡目染,他自小便渴望學習柔道,成為一個柔道手。父親對他說:你還年幼,到小學畢業後,才教你罷。

不幸得很,十歲的那一年,在一次車禍的意外中,他受了重傷,雖然終於獲救,但失去了左臂。康復了,很傷心地問父親:我還能夠學柔道嗎?父親說:可以的,只要刻苦練習,你還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柔道手。他聽了,心裏半信半疑。

十二歲,小學畢業了,父親開始教他柔道。頭半年,父親只教他腳步和閃躲的基本功,完全沒有用手的,用那一隻獨臂的招式。他有點不明白,忍不住問:我是否還應該學一些其他的呢?父親說:慢慢來,你先要練得站穩,學會逃避擺脫對手的進攻。 >> 閱讀全文

讓它們等待春天

一位終身從事教育的小學教師,退休了。這麼多年,他教過不少學生,他們聞訊互相聯絡,為他舉行一個歡送會。會上,好幾個不同屆別的同學,憶述了當年這位老師的舊事。

一個男的,展示他沒有拇指和食指的右掌,說:我出世便是這樣。執筆寫字困難,做功課慢,默書總趕不上老師的口讀,一二年級差不多要留級。到了三年級,X老師和其他老師商量,減少我的家課,考試讓我比其他同學較多時間作答。我最記得默書時,同學們要默寫全句,我只須默寫他再讀出的句中生字。我的成績進步了,慢慢地學得寫得快一點了,漸漸地用三隻手指去寫字也不太困難。我現在是圖書管理員。 >> 閱讀全文

能言鸚鵡未必毒

幾天前,寫了一篇《為鴕鳥翻案》,想起了,也該為鸚鵡說幾句話。

「能言鸚鵡毒於蛇」,這罪名很大。其實,牠只是學舌,主人說什麼牠便說什麼,牠也不知道自己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。毒源在於主人,牠是無辜的。來說幾個能言鸚鵡未必毒的故事。

一位美國德薩斯州的太太,帶了她的鸚鵡去看獸醫,說:牠不停地咳了三個月,是不是有病呢?獸醫仔細檢驗後,說:牠很健康,發出咳嗽的聲音,只是學來的。你是不是吸煙過多而常常咳嗽呢?這太太承認了,果然如此。 >> 閱讀全文

《一言難盡基督教》

四月份的《博覽群書》,在專欄《社長薦書》,河北大學出版社社長宮敬才,以《一言難盡基督教》為題,推薦了北京大學出版社的「基督教文化譯叢」。這叢書已版了八本,待出的三本。他建議讀者,先讀其中的《基督教概論》、《基督教對文明的影響》、《基督教與西方思想》。

這位宮社長,是專門研究經濟和馬克思主義的,難得在介紹時,能很平實客觀地評價了基督教。他說:在全球化的浪潮中,中國的對手,大部分都有基督教文化背景。假如不了解其文化背景,仍然固守基督教是「虛幻、顛倒的反映」的偏見,那麼,要與對手打交道是行不通的。這套叢書,從六個方面,讓讀者認識基督教: >> 閱讀全文

為鴕鳥翻案

「鴕鳥政策」這個洋典故,比喻無視現實、逃避現實、自欺欺人的處事作風態度;源於傳說鴕鳥遇到危險時,只把頭埋在沙堆裏,以為看不見就沒有危險。其實,這種說法是不攻自破的,倘若是真,為什麼鴕鳥至今沒有絕種呢?

一位動物行為學者,為了揭開這個謎,在非洲草原離鴕鳥窩不遠的地方,搭了一個設有偽裝的帳篷,作了長時間的觀察。當他目擊鴕鳥怎樣保護鳥卵,更知道牠們是聰明和勇敢的。 >> 閱讀全文

怪哉!「阻街」罪名

法輪功學員三年前在中聯辦門外靜坐示威,被控以「阻街」的罪名。經過三年多的長期訴訟,最後,終審庭裁決無罪,並認為警方的拘捕行動不合法。

大概上世紀的五六十年代,在街上拉客賣淫的妓女,被稱為「阻街女郎」,因為被警方拘控時,是以「阻街」罪名的。其實,這些勾當大多不會在通衢大道的鬧市進行,何來妨礙行人、影響交通,因而「阻街」呢?其後,恐怕是自覺不通,便改以其他控罪了。豈料現在,卻又拿出來檢控法輪功? >> 閱讀全文

程益中和焦國標

你認識這兩個名字嗎?知道他們是何許人嗎?

先說程益中。上周,報章對他有所報道,但編排在版位不顯著的位置,名字雖然也上了標題,卻相信留意的人不多,被忽略了。

他是廣州《南方都市報》的前總編輯。該報因揭露廣東當局隱瞞SARS疫情及「孫志剛案」(大學生因勞教被拘留受虐待至死),遭受報復,被誣告涉嫌貪污。程與兩名報館高層喻華峰、李民英,同時被捕。此事,引起海內外媒體的關注和聲援,中共元老任仲夷、吳南生等,更挺身而出。結果,喻和李分別被判入獄八年和六年;程則被扣近半年後,因證據不足而不予起訴,但卻遭開除黨籍和撤除職務。 >> 閱讀全文

五祖弘忍的故事

達摩東來,開創中國佛教禪宗,被尊為初祖。二祖慧可,三祖僧璨,四祖道信,五祖弘忍,六祖慧能,至此便不再傳衣砵。六祖慧能的故事,流傳甚廣,他那首「菩提本無樹」的偈詩,很多人都能信口背誦出來。五祖弘忍,是選定慧能為六祖的「伯樂」,他的故事更神奇。不知是否太神奇,不大宣揚,所以知道的人不多。

唐代武德年間,道信到蘄州(音其,今湖北蘄春縣)黃梅縣的破頭山說法,聽者甚眾。一個在山裏種樹的老人,聽後,要跟隨道信出家。道信對他說:現在,你年紀太老了,恐怕修行悟道的日子已無多;如一定想出家的話,可待來生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