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維園阿姐」蔡素玉

讀報章所報道,蔡素玉在《給香港的信》中,對曾蔭權的批評,我腦海中最先跳出來的,是「維園阿伯」這四個字。不對,她是女性;「阿婆」、「阿嬸」也不對,她年紀稍輕,而且未婚。於是,想出了「維園阿姐」這個稱號。

她與我在立法會共事多年,毫無個人恩怨,連在公開辯論中的針鋒相對也少有,甚至是對左派議員中較有好感的一個。那好感源於,她沒有甚麼機心,說話較坦率。這次,她批評曾蔭權,也反映了我對她的好感的特點。 >> 閱讀全文

「這一株是你的!」

一位退休教師,在小鎮購置了一間屋子,搬來過晚年。屋子前面,有一個花園,但一片荒蕪,雜草叢生,沒有一株活的花卉。他覺得很奇怪:怎麼讓這一片好好的土地,丟廢了呢?

他向鄰居請教,鄰居說出原委來。以前,這屋子的主人,也曾在這個花園,種植了不少花卉,開出許多美麗的花朵。但附近有一所小學,上學放學的學童經過花園,總走進來,摘去花朵。花園沒有圍欄去防止外人進入,主人也不能長期看守着,阻止學童摘花。種植出來的花卉,不斷受到摧殘,於是心灰意冷,便任由花園荒廢了。 >> 閱讀全文

一張字條

一個人在沙漠中旅行,遇上暴風沙,迷失了 方向。兩天後,風沙過去,他拖着沉重的腳 步,繼續前行,但身上攜帶的食水,已喝盡 了,渴得瀕臨死亡的邊緣。

正在這時候,發現前面有一間廢置的小屋, 立即用盡最後的力量走去。進了小屋,屋內沒 有人,沒有窗戶,密不透風和光線。好一會, 他才看清楚,沒有任何家具,屋樑和屋瓦也破 爛不堪,大抵已久無人居住。這些他都不計 較,最重要的,是看看有沒有可喝的水和水源。 很可惜,他大為失望。再走到屋子的後院去, 卻發現了一架抽水機,以為是絕處逢生了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