釘子和釘孔

這個小孩子,性情暴躁,常常控制不住情緒,動不動就大發脾氣,說的話或做出舉動,傷害了別人。事後,他也感到自己的不對而懊悔,但始終不能克服這個嚴重的缺點。

他向父親請教:「爸爸,我怎樣才能改變這種暴躁的性情,不再發脾氣呢?」

父親給他一個鎚子和一盒釘子,對他說:「你知道了自己的缺點,又想去克服,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。你是會成功的!這是一個鎚子和一盒釘子。以後,你發一次脾氣,就用鎚子把一口釘子,釘在後院的木欄杆上。每天去看看,每星期去數數,木欄杆上有多少口釘子。」 >> 閱讀全文

提着燈籠的盲人

一個雲遊四方的僧人,趕到一個小鎮的時候,已經入夜。街巷狹窄,沒有路燈,兩旁的店舖人家也都關了門熄了燈,黑漆一片。他想找一處歇宿的地方,但沒有一個可以打探的行人。他徬徨着,心裏想:難道這一晚,要露宿在街巷裏?

正在這時,忽然看見街巷深處的轉角,出現一團淡黃的燈光。這燈光慢慢向他走來,愈走愈近,原來是一個人提着燈籠;再近一點,看得清楚了,那人一手提着燈籠,另一隻手還拿着一枝引路的長竹子,一步一步用長竹子點着地在走路。這是一個盲人呀! >> 閱讀全文

長洲地下黨支部

《香港野史—社會秘聞》(劉小清、劉曉滇編,三聯書店出版),商務先出版,後由三聯分類加上副題分冊出版。此書是其中的一冊,所謂「社會秘聞」,其實是政治事件,對四九年前,中共在港的活動,有不少的披露。雖曰「野史」,但根據海內外已發表的文章編成,大致「落字有據,史實可信」(《前言》)。我對其中的一篇《第三國際代表被救記》,頗有興趣。內容簡述於下: >> 閱讀全文

記今年寫揮春

卸任立法會議員後,在街上、地鐵、食肆,不相識的市民向我打招呼和問候的,比以前更多。一些還問我:會繼續寫揮春嗎?我不但今年寫,以後如體力精神可以應付得來,每年都寫。

今年,一月八日我便開始到九龍東各區去寫,此外,還去過葵涌、旺角和銅鑼灣;二月三日(年廿五)轉往維園,直至九日(初一)凌晨二時半。約略統計一下,共四十二時節,超過一百個鐘頭和一萬張。總時間和張數,都比往年多,主要是不必到立法會開會,較易抽出時間。 >> 閱讀全文

十個一字也是詩

紀曉嵐才思敏捷、幽默風趣,像蘇東坡一樣,有許多不知真假的流傳的軼事。

乾隆下江南,紀隨行。這個附庸風雅的皇帝,不時出一些難題來考問紀,紀都能巧妙地應付了,而且應付得很好。

一天,他們登上長江岸邊的酒樓眺望,欣賞風景。乾隆一時心血來潮,命紀即景作一首七絕,詩中必須嵌有十個一字。

紀走到窗前,臨窗放眼望去。但見天色陰暗,細雨霏霏,江面一片濛濛,很少往來的船隻,岸邊泊着一隻小船,船上有一個戴着笠帽、穿着蓑衣的漁人,正在垂釣。 >> 閱讀全文

不愚的「 愚公」

「尋找不足」,幾乎成為了拿來開玩笑的口頭禪。為什麼呢?假如「尋找」的態度和方法,本身已經「不足」,那麼,「尋」來「尋」去,「找」來「找」去,決不能發現真正的「不足」,只會是給特定觀眾看的鬧劇。《說苑•政理》有一個故事,說了齊桓公和管仲,面對同一件事而怎樣地不同,誰「尋找」得「不足」。

齊桓公出獵,追逐一隻鹿,走進了一個山谷,迷了路。碰見一個老人,問這是什麼地方?答道:名叫「愚公之谷」。再問:為什麼叫這樣的名字呢?再答:我一輩子住在這裏,所以用我的名字,來叫這地方。桓公覺得很奇怪,聽其對答,觀其模樣,這老人並不愚笨而精明,便又追問:你為什麼有「愚公」的名字呢? >> 閱讀全文

新春樂一樂

新春樂一樂

時值新春,說說笑話,讓大家樂一樂。 其一,見《雜譬喻經》。

某貴人,愛受奉承,後面總有一群拍馬之徒 跟隨着,事事討好他。他每吐出一口痰在地 上,這些人都爭先恐後,蜂擁而上,搶着用腳 踏去地上的痰迹。其中的一個,身材矮小,動 作遲緩,每次都落後於他人,搶不到這機會。

有一次,這貴人咳了幾聲,清清喉嚨,正要 張口吐痰。那人連忙舉起腳板,踩向貴人的嘴 巴。貴人嚇了一跳,後退幾步,大怒罵他:你 想造反嗎?為什麼用腳來踩我? >> 閱讀全文

尋找星星的小女孩

小女孩望着燦爛的星空,心裏想:多麼美麗的星星啊!假如我能摘下一顆,會比什麼玩具都好玩。怎樣才能到天上去,把星星摘下來呢?森林裏有一群仙女,她們一定知道。於是,她到森林去,果然遇上載歌載舞的仙女們。

她向她們請教。她們交頭接耳了好一會,對她說:你要繼續前行,先找到了「四隻腳」,請求牠帶你去找到「沒有腳」;然後又請求「沒有腳」,把你帶到「沒有梯級的梯子」;最後爬上那梯子,爬到最高,便可摘下星星了。 >> 閱讀全文

空前絕後的高帽

在趙紫陽遺體告別儀式上,中共終於沒有悼辭,只發表約五百字的新聞,堅持有功有過的定調。這使我想起了,中國封建時代的謚號。歷史上有數不清的謚號,人們說得出多少個呢?公道自在人心,眾口悠悠,流傳的褒貶才是人民的公正評價。

謚,音試,亦寫作諡。在古代,帝王、后妃、百官及其他人死後,由王朝禮官根據其生平事迹,蓋棺定論,給以一個意寓褒貶的稱號,是為謚號,這制度稱為謚法。謚號分作三類:上謚、中謚和下謚,亦稱作善謚、平謚和惡謚。上謚:用褒獎的字眼,如文、武、恭、明、康、昭、景、惠、莊等。中謚:早夭而志未伸,用憐憫的字眼,如懷、悼、隱、哀等。下謚:邪惡暴戾,用貶斥的字眼,如厲、野、戾、刺等。 >> 閱讀全文

談許家屯評價趙紫陽

一月二十五日,本報的〈李怡專欄.評價紫陽〉,提及九一年在洛杉磯,許家屯認為趙紫陽在八九民運時,犯了三大錯誤。

一、不應出國訪韓,讓李鵬主持中央工作,可以有機會向鄧小平進讒。

二、不應向戈爾巴喬夫透露,中央決定最重要問題須由鄧小平掌舵,以致遊行隊伍把矛頭指向鄧,鄧因而決定鎮壓。

三、不應辭職,由趙去執行鎮壓總比其他人好,並且能保住自己的黨內地位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