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煥光為何「劈炮」?

特首辦主任林煥光,突然於一月六日,向董建華辭職,並獲接受而即時生效。他辭職的理由,聲稱是:「有鑑於傳媒對我私人感情生活的報道」。所謂「傳媒報道」,是一月七日才出版的《忽然一周》,圖文並茂報道了林於一月一日與其緋聞女友同遊東京。是耶非耶,啟人疑竇。

一、林的緋聞,早已曝光。○二年五月的《星島日報》、○三年八月的《壹週刊》,均曾圖文報道。為甚麼那時候,他毫無反應,而這次卻突然而來辭職呢?難道《忽然一周》的威力,卻如此巨大嗎? >> 閱讀全文

四句七言不是詩

寫了二十八個字,分作四句,每句七字,湊拼起來,是否就是一首詩呢?七絕的確是四句,每句七字,共二十八字,這是起碼的最普通的常識;但此外,還有其嚴格的格律,如每句每字的平仄,上下句平仄的對與黏,押同一韻部的韻,不可犯孤平,如不合平仄而成拗句,須拗救,等等。且不論用字、造句和意境,假如完全不懂、不遵守這些格律,寫出來的四句七言的二十八個字,並不是詩。正如,有兩隻腳的,並不一定是人。 >> 閱讀全文

張中行與楊沫

我愛讀張的文字,覺得文風酷肖其師周作人,冲淡平和而澀味卻輕些。年輕時,讀過楊的自傳式小說《青春之歌》;後來知道,兩人曾相戀、同居、分手,猜想書中女主角的第一個愛人余永澤,是否就是張?最近,讀了《文化自白書》(張者著、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),其中有一篇張的訪問記。「話如其文」,「文如其人」,在談話中,他還是那樣冲淡平和,不過說話不像文字經過收斂,沒有那麼含蓄。 >> 閱讀全文

誰是兇手?

這故事,可以寫成一篇推理小說。

一個青年,站在十層高大廈頂樓的欄杆上,看樣子,是打算跳樓自殺。這樣,驚動了警方和消防局。警方派出專家,到頂樓去游說拯救他;消防局則在地面上,設了安全網,以備即使他跳下來,也不致死亡。

但游說拯救工作不成功,警方人員還沒有走近,他便縱身跳下。當他的身體下墜時,忽然響了一下槍聲,然後才落在安全網上。在安全網上的他,已經死了,但不是死於跳樓,而是頭部中彈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