廿四味的苦

來信一封,全文一字不漏不易,抄錄於下。「華叔:昨日收到 XX 同學寄來,你在《三言堂》的一篇文章———《跨越苦澀》。讀後有感,彷彿回到童年時。其實,童年一切辛酸未覺苦。『天將降大任於斯人』,在艱難歲月的磨蝕中,早已練得一身銅皮鐵骨,寒暑不侵。『苦』,在我來看,無異一劑廿四味,清熱解毒,有益無損。/ 尤喜《化作春泥》中的《代序》,你對苦難民族的種種,情懷悲切,流露你對國家民族投放的感情,何等深厚和珍貴?/ 此祝生活愉快!/ 倍加尊敬你的學生 XXX」 >> 閱讀全文

番薯情

妹妹在看着一個電視節目,不肯轉台看另一個,他去搶她手上的轉台遙控掣。爭吵起來,他一拳打在她的臂上。她大哭叫嚷:「媽媽,哥哥打我呀!」忙着做飯的媽媽走過來,他說:「我讓了她多次,她卻一次也不讓給我!」媽媽不由分說,狠狠打了他一個耳光。他忍着痛,忍着淚,衝出家門,頭也不回跑到街上。

再沒有打算回家,遊蕩了好一會,天黑了,肚子餓了。摸摸袋裏,有十多塊錢,去買了麵包來吃。晚上,睡在公園的長椅上。夜半,涼風吹來,冷醒了,便轉到一座樓宇的樓梯底去。第二天是星期天,不用上課,仍無回家之意。把僅餘下的錢,買了便宜的隔夜麵包作早餐。又在街頭遊蕩了一整天,沒有午餐吃。天又黑了,又餓又累,但氣未消,還不願回家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