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查找不足」甚麼意思?

趁參加回歸五周年慶典,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澳門,召見董建華與三司十一局高官,當着傳媒公開發表訓示。國內領導人,往往一個小動作都暗藏玄機,講話中內有微言大義。從作為「皇儲」多年而養晦韜光的言行來看,胡錦濤的城府極深,對他這次的召見和訓示,須細嚼而吃透其所透露的訊息。「查找不足」是其中的關鍵詞,到底是甚麼意思呢?

在大讚何厚鏵之餘,董建華不但是一人到澳述職,還有他整個高官問責制的班子。過去,他曾這樣大陣仗去述職的嗎?這已經隱隱地含着一褒一貶的意味。 >> 閱讀全文

「 長是落花時」

今年,我自製的聖誕賀卡,內頁印上龔自珍的《西郊落花歌》,選出其中兩句手書了作為封面:「安得樹有不盡之花更雨新好者,三百六十日長是落花時。」(怎樣才能讓樹上長出無盡的花,不斷地像雨一般落下更新更好的花,讓一年三百六十天都是落花的季節!)

活力先生在其《經濟日報》的專欄說:收到了我的賀卡,但對此詩,「佢識我,我唔識佢」。意思是讀不懂,他太謙了。該詩並不艱深,用的幾個典也不太僻,即使不明其確切含義,只就字面去了解,亦可大致欣賞得其境界的。我曾在本欄推介過此詩,作了註釋和語譯,題目是《龔自珍咏落花》,已收入本年度書展期間所出版的拙作結集十《化作春泥》,並以該文為〈代序〉。活兄如想「識得佢」,歲暮請到維園年宵市場的支聯會攤位,買一本一讀。亦可不買而「打書釘」,翻開書,只花十分鐘便讀完〈代序〉。 >> 閱讀全文

康德修橋

他是著名的德國哲學家。這是他的一個故事,一個守時的故事。

一七七九年,他到一個名叫珀芬的小鎮,去拜訪居住在附近農場的一位老朋友威廉•彼特斯。事前,他寫了一封信給這位老朋友,說將於三月二日上午十一點鐘之前到達。

在這天之前的一日,他已經到了珀芬。歇了一宿,翌日早上租了一輛馬車,去彼的家。農場離小鎮十二哩,要渡過一條河。來到河邊,馬車停下來,車夫下車細心看看,橋面斷裂,說:「橋壞了,從橋上走過,很危險!」 >> 閱讀全文

一條總的線索

《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》(楊繼繩著、ExcellentCulturePress出版),值得一讀,尤其是關心中國政治的讀者。

所謂「改革年代」,是指毛澤東逝世、「四人幫」倒台後,直至目前。這二十多年來,經濟體制的改革,人所共知;但與此同時發生的政治鬥爭,卻波瀾起伏而又撲朔迷離,一般人都不了解其究竟。此書,在記述這段時期的政治事件中,整理出一條總的線索,供讀者去把握要領,更由此推測發展。不管你同不同意,但也啟發了思考。對香港來說,在「一國兩制」下,中國未來的政治鬥爭和發展,也必定波及。所以,也提供了去思考香港政治發展的線索。 >> 閱讀全文

第三次「狼來了」

最近,在一個講座,以《故事的教育功能》為題,我對以家長和教師為主的聽眾說:那功能是多種的,包括品德教育、語言學習、思考訓練、創新啟發,等等。不宜只是我講你聽,單向灌輸;應有問有答,最好還提出問題,一起討論。這樣,特別對思考和創新,更有教育效果。

即場,我提出了《第三次「狼來了」》,希望他們能與孩子或學生們,討論一下。

《狼來了》這個伊索寓言,幾乎沒有人沒有聽過,寓意也很清楚,還有什麼討論的空間呢?第一次,牧童大喊「狼來了」了,是報假案,欺騙戲弄村人;第二次,狼真的來了,他再大喊,沒有人理睬他,羊被吃掉。還有沒有第三次呢?這次是真的還是假的呢?假如是真的,牧童要怎樣才能讓人相信他呢?提出這些問題來,我相信會引起熱烈的討論,得到的反應和答案是很有趣的。因時間所限,我未有讓聽眾們即時進行了討論。事後想了一想,孩子或學生們,會不會有如下的反應和答案呢? >> 閱讀全文

再續《講故事,談學習》

《白馬過關》,見《韓非子•外儲說左上》。

「白馬非馬」,是戰國時名家公孫龍的著名命題。他說:馬是指形狀,白是指顏色,所以白馬不等於馬。據相傳,此論的始創人是宋國的兒說。他在齊國稷下學宮的大辯論中,雄辯滔滔,以此命題戰勝所有論敵。辯論後,乘白馬過關。馬過關是要納稅的,士兵要他納稅,他說了一大番「白馬非馬」的理論。但有理說不清,士兵不睬他這一套。他只得老老實實掏出錢來,才過了關。 >> 閱讀全文

笑談李登輝激將法

台獨急先鋒李登輝給孝子賢孫打氣:不用怕中國武力威嚇,美國有四十二條核潛艇給台撐腰。有骨氣的中國人義憤填膺,血氣方剛的網民即主張加緊建造核潛艇,要與美帝決一雌雄。筆者早看透李登輝的激將法——無非是想中國無限加大軍備投入,拖垮國民經濟而已。

中國是潛艇大國,現役的攻擊潛艇有五六十艘之多,但絕大多數是常規潛艇,用於對付美國高水平的核潛艇,雖有防禦一方的「地利」,加上大批民船掩護的「人和」,始終欠缺「天時」——潛航時間太短,如果以作戰巡邏的十幾節航速,用不了幾個小時就得伸出通氣管,在雷達技術高度發達的現代海戰,潛艇冒頭等於自殺。 >> 閱讀全文

續《講故事,談學習》

《何不炳燭》,見《說苑•建本》。

一天,晉平公與著名盲音樂家師曠閒談,說:「我很想學習,但已七十歲,恐怕太晚了。」師曠彷彿答非所問,笑着道:「你何不點起蠟燭呢?」平公不悅,說:「你和我開玩笑嗎?」師曠說:「我豈敢和你開玩笑?我聽別人說過:少時好學,如日出般燦爛;壯時好學,如日中天般光亮;老時好學,如點起蠟燭也可以照明。點起蠟燭,不是比怕黑而不走路好嗎?」平公聽了,不斷點頭稱是。 >> 閱讀全文

講故事,談學習

本月三日,應鄧鏡波書院之邀,到校演講。 該校本學年的口號是: 「 努力學習,熱心服 務 」 。我就其上句,說了古籍中的十一個故 事,談談自己由此而得到的關於學習的啟示。 《駝背老人捉蟬》,見《莊子•達生》。

孔子與學生們去楚國,路過樹林。看見一個 駝背老人在捉蟬,手上拿着一枝長竿,竿頂塗 了樹脂,伸到樹上,一黏便捉了一隻,一黏便 捉了一隻,手到拿來,很是輕易。孔子問他: 「 你捉得那麼巧妙,方法是怎樣來的? 」 他 說: 「 我有我的方法。首先,在長竿頂上放了 一顆彈丸,再放上兩顆,練習了五六個月,不 跌下來,這樣,捉蟬就有把握。再放上三顆, 也不跌下來,這樣,十次便有九次成功。最 後,放上五顆,也不跌下來,這樣,便百無一 失,捉蟬如隨手可拾。其次,我站在樹下,安 靜得身如 半截樹樁,臂如枯枝。最後,捉蟬 時,天地萬物都不能分散我的注意力,所看見 的只是蟬翼。能夠做到這樣,捉蟬便很輕易 了。 」 孔子對學生們說: 「 專心致意,凝聚精 神,這就是老人的秘訣。 」 >> 閱讀全文

「土瓜灣阿根」

三天前,談及一位舊學生的來信。今天,是一位不相識的、署名「土瓜灣阿根」的市民的來信,並附有照片十一幀。該信如下。

「敬愛的華叔:你好!在一次電台節目中,聽到你說,如果能給你回鄉證,其中一個願望是去上海看看魯迅墓。我聽了又悲又感動。悲的是,這麼簡單的願望,在專制國家中,卻是那樣困難實現;感動的是,你對魯迅先生的敬仰,是那樣強有力。/我從小在上海虹口區魯迅公園邊上長大(以前叫虹口公園)。五六年,魯迅靈柩遷移到虹口公園時,我們還去歡迎哩。小時候,每年清明,學校都組織我們去掃墓,所以,我們從小就對魯迅先生十分敬仰。長大後,更知道魯迅先生骨頭是最硬的,他最痛恨那些依附權貴的奴才們,痛斥他們是斷了脊樑骨的癩皮狗,自己卻為中國的民主和進步,大聲吶喊,堂堂正正地做個中國人。/我來香港後,每年都去參加6•4燭光晚會,每次都十分感動。那小小的燭光,是正義之光,終有一天普照祖國大地。我記得你說過一句話:中國的民主勝利時,可能已沒有我;但在爭取中國民主的道路上,一定會始終有我。我時常用這話來鞭策自己。一個人一生是短暫的,但能為實現中國的民主出點力,就會使自己的生命有了光彩。/每年燭光晚會,我們都看見你。你那種堅持真理、不畏強權、為中國民主奮鬥的精神,深深地感動了我們。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,你的骨頭也是最硬的。你永遠是我們的榜樣。/這次,我回上海探親,特地去了魯迅墓,拍了些照片送給你,讓你對魯迅墓有更多了解。如果有一天,你能去上海魯迅墓,我希望能當你的嚮導,但願這一天早點來到。/最後,祝身體健康,長命百歲!/土瓜灣阿根」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