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武公伐胡

春秋時候,在鄭國的西北,有一個小國叫做胡,土地沃饒,水草豐美。鄭武公對胡,一直懷有侵略的野心,想一口把它吞併。但胡人個個都擅長騎射,勇猛驃悍,而且始終對鄭國警惕戒備。武公因此不敢輕舉妄動。

他深謀遠慮而狡猾,部署了一連串的陰謀。他派遣大臣,帶着厚禮,去胡國求親,說要把鄭國公主嫁給胡國國君。胡君受寵若驚,欣然接納。一群能歌善舞陪嫁的美女,與公主去到胡國,胡君從此沉迷於聲色犬馬。 >> 閱讀全文

「五技而窮」

《荀子•勸學》說:「梧鼠五技而窮。」梧鼠又稱「鼫(音石)鼠」或「五技鼠」,形大如鼠,頭如兔,尾有毛,色青黃,好在田中食粟豆。牠有五種技能,是哪五種呢?為什麼有五種技能,還說牠「技窮」呢?這在另一篇文章,才說清楚了。

東漢蔡邕的《勸學篇》說:「鼫鼠五能,不成一技。五技者,能飛不能上屋,能緣不能窮木,能泅不能渡,能走不能絕人,能藏不能覆身是也。」「」音「獨」:山中小溪。鼫鼠即梧鼠,會飛,會爬樹,會游泳,會走,會掘地洞。但飛卻飛不上屋頂,爬樹卻爬不上樹端,游泳卻渡不過一條小溪,走卻不及人走得那麼快,掘的地洞卻很小而不能把自己的身體掩蓋起來。這樣,正如廣東俗語所說:「周身刀,冇張利」,樣樣都是「半桶水」。 >> 閱讀全文

羚羊與野狼

國內雜誌《雜文選刊》,今年十月(上)的一期,推介了一本書:《生命美學的訴說》(周殿富著、人民文學出版社)。未知是否已有書到港發售?推介說:「在這部解讀人生的大雜文中,作家從人之初到離世而去,林林總總共12輯156篇,引經據典,深入淺出,精雕細刻,娓娓道來,形象生動,激情洋溢,一俟展卷,愛不釋手,那種美感、那種以一當十的解析力、穿透力,令人欲一口氣卒讀而後快。」 >> 閱讀全文

孔子與小班教學

這故事,載於《列子•仲尼》。

學生子夏問:「顏回的為人怎樣?」孔子答:「他的仁義比我強。」又問:「子貢的為人怎樣?」答:「他的口才是我比不上的。」又問:「子路的為人怎樣?」答:「他的勇敢是我不如的。」又問:「子張的為人怎樣?」答:「他的莊重勝過我。」

子夏有點不服氣,站了起來問:「那麼,他們為什麼都拜你為師呢?」孔子說:「你且坐下來,讓我告訴你。顏回講仁義,但不會變通;子貢口才好,但不慎言;子路很勇敢,但不懂退讓;子張莊重,但與人合不來。他們各有所長,但也各有所短。我雖然在某方面不及他們,卻兼有他們的一些長處。所以,他們願意跟我學習。」 >> 閱讀全文

今天是星期幾?

這是一個測試推理能力的故事。大朋友和小朋友都可以去試一試,看看自己的能力如何。

聰明的小姑娘,去探望外婆,誤入忘年森林,迷了路。誰在這森林,都會忘記了年、月、日和星期幾。她遇見一個白髮白鬍子的老公公,向他問路。他說:「我也不知道。那邊山洞,住着一隻獅子和一隻花豹。獅子逢星期一、二、三說謊話,花豹逢星期四、五、六說謊話,牠們在其餘的日子都說真話。你去找牠們,算得出今天是星期幾,牠們便會告訴你,怎樣走出這個森林。否則,只得像我這樣老死在這裏。」 >> 閱讀全文

一個怎麼樣的夢?

「我有一個夢。」這是美國人權運動黑人領袖—馬丁•路德•金的名言。六三年八月二十八日,約二十五萬人,聚集在華盛頓的華盛頓紀念碑和林肯紀念館之間,為公民權利舉行和平示威。集會的高潮,是馬發表著名的演說《我有一個夢》。他反覆地說「我有一個夢」,並舉出夢的六個具體內容。你知道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夢嗎?

「我有一個夢:有一天,這個國家會起來實踐她信條中的真實意義:『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證自明的—人人生而平等。』」 >> 閱讀全文

鑽石良緣

倫敦的一位珠寶商,對珠寶的鑑賞力很高,專業和其他各方面的知識都很豐富,生意做得又大又旺。年紀漸漸老了,要培養一個繼承人,最理想的人選,是最小的兒子。這兒子對珠寶的質地、成色、真偽等,有近乎天賦的辨別能力。父親常常帶他去參加珠寶展和拍賣會,向他講述有關珠寶的典故傳奇,最後還送他去瑞士學習。但有一點,父親卻不大放心:他寬厚善良,輕信他人,自小兄姊、同學、朋友,編出一個理由向他求助,他總有求必應。這樣的品性,不也是好的嗎?父親便不苛責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包袱」?「青史」?

十一月四日,本報的《論壇》版,刊出了馮煒光的《民主黨應與支聯會分家》。該文提及「歷史包袱」和「名垂青史」,讀了,幾乎失笑起來。馮的所謂「歷史包袱」,是指「六四」事件;所謂「名垂青史」,是指堅持支聯會工作的人的目的。

「歷史包袱」這個名詞,熟口熟面。回歸後第一個「六四」紀念的前夕,董建華約我單獨會晤,就勸我不要再搞紀念「六四」的活動,叫我放下「歷史包袱」,被我斷然拒絕。稍後,他還公開呼籲港人,放下「六四」這個「歷史包袱」,得到一片噓聲。此後,他學乖了,再沒有提到。想不到六年多後,馮竟撿起董的餘唾。 >> 閱讀全文

胡服騎射與改姓禁語

趙武靈王和北魏孝文帝,是中國古代歷史中偉大的改革者。你認識這兩位帝王的名字,知道他們所倡議的改革嗎?

春秋時候,戰爭中以戰車為主力。到了戰國,戰場漸漸由坦蕩的平原,擴展至山林、丘陵、河川、峽谷,而且城壘攻防戰愈來愈多。這樣,驅車而戰已不可能,更無法在攻城、守壘、奇襲、夜戰中使用。於是,步兵上升為主力;再進而騎兵更成為主力中的主力。在各國中,武靈王最先為趙國,建立起精銳強大的騎兵部隊,屢敗秦軍,威懾匈奴。 >> 閱讀全文

《狐狸和烏鴉》續編

這是一則耳熟能詳的《伊索寓言》:樹上的烏鴉,嘴裏啣着一塊肉。狐狸看見了,對牠說:「你真美麗,比鴿子更美麗!可不知你的歌聲是否也一樣美麗,倘若是,你一定是眾鴉之后了!」烏鴉聽了,心花怒放,張口唱歌。一張口,嘴裏的肉掉下來,狐狸咬住,逃之夭夭。

你可以多說幾句,讓小朋友們把這個故事續下去:第二天,烏鴉又啣着一塊肉,停在樹上。狐狸又來了,又說出昨天的同樣讚美或其他的話。假如你是烏鴉,會怎麼樣呢?以下是他們續的故事,你最喜歡哪一個,為什麼?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