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腸肥必然腦滿」

國內出版的《往事並不如煙》,內容有所刪節,其後更被禁了。牛津出版社,出版了香港版,改書名為《最後的貴族》,並把刪節了的補上。很可惜,沒有把補上的,用黑體字印出,或在其下加上底線。一些讀者,便拿着兩個版本來對讀,去找出之間的分別,由此了解當前國內的禁忌。四月份的《開放》,刊出待續文章,列舉部分刪節了的字句。這樣,總不比用黑體字或加上底線,那麼一目分明。 >> 閱讀全文

四個憑藉

一位讀者,讀了本欄三月廿三日見報的《少年與巨人》,有感而來信說:立定決心,以後星期日到教堂去,並拿出勇氣來面對自己的健康和感情問題。這關乎信仰和勇氣。我在該文,提及弱小的大衛能夠戰勝強大的歌利亞,有四個憑藉,這是第一、二個。

讀者從我的文字得到啟發,即使不完全是我的原意,我也感動的。現在,來把這四個憑藉,說得較詳細一點。

「一、他的信仰,他信奉耶和華」。宗教是信仰,但並非所有的宗教都信奉耶和華,也並非所有的信仰都是宗教。有信奉釋迦牟尼、穆罕默德、等等的;也有信奉民主、自由、人權、法治、或馬克思主義、等等的。不管信奉什麼,只要真誠,能夠為之而付出,便可貴和值得尊重。當然,信仰中也有虛假的、騙人的,要害在於一個「愛」字,是否把人導向愛人類,有了愛就走向善。反過來,從是否愛人類,是否促進人類的進步和幸福,並為此而付出,也可考驗得信仰的正邪真偽。 >> 閱讀全文

兩名僱員和總經理

甲和乙,同時受僱於小鎮的超級市場,從最低的職位做起。在一年間,甲不斷得到擢升和加薪,從領班直到部門經理。乙也很勤力和不怕吃苦,上班時總忙個不停,但卻彷彿被遺忘了,一直在最低的職位。與甲比較一下,他忿忿不平,忍無可忍,決定向總經理辭職。

走進總經理的辦公室,訴說自己怎樣盡力,沒有一刻偷懶,卻完全得不到升遷的鼓勵,但甲的待遇卻完全不同,公司用人實在太不公平了。他懷疑總經理是否有私心,這樣的機構不值得留戀,決定明天便離開。 >> 閱讀全文

怎樣讀解這故事?

《挺經》,曾國藩作,這是他總結處世經驗和成功心得的一本書。全書共十六條,開宗明義的第一條是「堅挺」,書名亦由此而來,可見他對這一條的重視。但在裏面,卻沒有說什麼大道理,只講了一個故事。

一戶人家,家中的長者邀約了一位貴客到訪,並要留他在家裏吃午飯。清早,長者便吩咐兒子,前往墟市去採買蔬菜果品,以準備款待。但過了很久,兒子還沒有回來。他心裏著急,到窗口去眺望,看見挑著菜擔的兒子,在水田的一條小路上,與一個挑著京貨的人,面對面站著,各不相讓,僵持著。 >> 閱讀全文

「千古艱難唯一死」

不時有人引用這句詩,但恐怕未必一定知道其出處和原意。這是清鄧漢儀《題息夫人廟》的一句,見《清詩別裁集》,全首如下:

「楚宮慵掃眉黛新,只自無言對暮春。千古艱難唯一死,傷心豈獨息夫人。」

先作語譯。暮春時節,在楚國宮院裏,沉默無言不說一句話,只是懶散地重新描畫眼眉。自古以來,使人感到最艱難選擇的,是一個「死」字,因忍辱偷生而傷心的,又豈只是一個息夫人啊! >> 閱讀全文

華容道上

關公義釋曹操的故事,家喻戶曉,未讀過《三國演義》的,也知其梗概。至於「華容道上」的細節,讀過的卻或會忽略,如何寫得「義勇之氣可掬,如見其人」。

孔明借東風,周瑜縱火攻,連環船被焚,曹操大敗於赤壁。孔明料得曹必逃經華容道,而又知曹命不該盡,乃與關公立軍令狀,差其扼守,實則有意縱之。這情節,見《第五十回:諸葛亮智算華容、關雲長義釋曹操》。 >> 閱讀全文

關公斬華雄

對《三國演義》的人物描寫,魯迅有這樣的評語:「欲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,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;惟於關羽,特多好語,義勇之概,時時如見矣。」(《中國小說史略》)「寫曹操的奸,而結果倒好像是豪爽多智;……寫關雲長斬華雄一節,真是有聲有色;寫華容道上放曹操一節,則義勇之氣可掬,如見其人。」(《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》)

撇開劉備、諸葛、曹操不談,單就所提及的「斬華雄」和「華容道上」這兩節來看,為什麼大讚寫得好呢?讀過此書,恐怕也會忽略了去欣賞。現拿出來,讓大家去重溫。 >> 閱讀全文

生日禮物

小息,在操場上,國良拿出他的電子遊戲機,玩給同學們看。遊戲的種類多,花式新,圍觀的同學都看得大聲喝彩,很是羨慕。上課鐘聲響了,大家才散去,排隊回課室上課。

放學了,國良和建安同住在一條屋村,走在一起回家去。路上,建安問:「你的遊戲機,買了多少錢?」

「不知道,是我的大哥買了送給我的。他中學畢業後,找了幾乎一年才找到工作。上星期,第一次出糧,恰巧是我的生日,他便買了送給我做生日禮物。」國良答道。 >> 閱讀全文

唐詩五絕六首

舊詩中,五絕最短小精悍,四句二十字而格律嚴。戴著枷鎖而能寫出境界,極考功力。但對初學者來說,易背誦和欣賞。現就篇幅,特從《唐詩三百首》中,選出幾首向小朋友們推介。

王維的《雜詩》:「君自故鄉來,應知故鄉事。來日綺窗前,寒梅著花未?」「君」:你的尊稱。「綺窗」:鏤花的窗。「著花未」:開了花沒有?不問各事,只問寒梅是否已開,表達了思鄉的深切,更顯出作者的風雅。 >> 閱讀全文

寶玉、薛蟠行酒令

「詩言志」,這還容易。小說中的人物也往往作詩填詞,著者為其代作,就不能說自己的「志」,必須符合該人物的感情,難度很高。曹雪芹不愧為大師,在《紅樓夢》,為各人物的代作,都符合其性格。現只拿出第二十八回中寶玉和薛蟠的酒令,作為例子說一說。

寶玉應邀到馮紫英家,與蔣玉菡、薛蟠等喝酒。妓女雲兒唱了一段曲,薛纏著她。寶玉為她解圍,建議行酒令,新鮮曲子中要唱出女兒的悲、愁、喜、樂,結尾要用一句古詩舊對,或是《四書》《五經》成語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