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、夏、秋、冬

春天來了。小孩子對爸爸說:「春天真可愛,假如一年四季都是春天,便好了!」爸爸說:「你把春天怎樣地可愛,在筆記簿上記下來罷。」於是,他在筆記簿上寫了:

「春天天氣和暖,不冷不熱。路旁的草綠了、樹綠了、花開了。這是郊遊的好季節,我到郊外去,看見蜜蜂、蝴蝶、鳥兒,快活得像幼稚園裏歌舞的小孩子;農夫在忙著播種、插秧,期待著豐收。大地充滿生機和希望!我的心裏也感到充滿生機和希望!」 >> 閱讀全文

猴年的題辭和祝願

歲暮,香港電台的電視隊來訪問,要我為市民作一猴年的題辭,並說一個關於猴子的故事,以備在春節年初一播出。因為我的題辭和故事,並不一般,執筆時還未知道,播出是否順利?

齊天大聖孫悟空,大抵是最知名的猴子了,我的題辭和故事,都是由他想出來的。

「大聖伏魔」,這是題辭。「大聖」是「齊天大聖」的簡稱;「伏魔」,這「魔」包括病魔、人魔。首先是病魔,最近本港鄰近地區,出現了 SARS 和禽流感,倘傳入而蔓延,又將是一場災難。我希望港人能像這神通廣大的猴子,防止了這些病魔。其次是人魔,我更希望在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中,能與去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一樣,港人用選票像孫的金棒,把牛魔王、白骨精等降伏。 >> 閱讀全文

為什麼下令射殺?

一位小女孩,年十一,正肄業小六。父親常常向她推介本欄的小故事,最近,讀了本月九日見報的《奴隸與獅子》。這故事講述:羅馬時候,一個逃亡的奴隸,因互助與一隻獅子成為了好朋友,後來分別被捕捉了。他和牠被驅進競技場,作人獸生死互搏,但卻擁抱起來。嗜血的觀眾大為鼓譟,最後,軍官下令士兵放箭,把場中的人和獅都射殺了。她不明白,為什麼軍官要下這樣的命令呢?去問父親,父親解答不了,因與我相識,來電尋求答案。 >> 閱讀全文

針針見血的講話

盧瑋鑾(筆名小思),去年十二月八日,在香港教育學院的傑出教育家頒獎禮上,以《縴夫的腳步》為題,發表講話。各大報章均有報道,本報更在十九日刊出了全文。她以逆流而上的縴夫,比喻當前本港教育工作者、尤其是中小學教師,貼切而深刻,代為抒發了他們抑鬱已久的怨憤,引起了廣泛的、強烈的共鳴。

她是一個默默耕耘而卓有貢獻的學者,—貫「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」卻擇善固執。講話透露了,曾拒絕得獎;終於接受了,只是為了代表認真地默默耕耘卻未受到應有尊重的老師而領取。她與我並不熟識,數十年來只在公眾場合碰過幾次面,似乎從未交談過。即使沒有這樣的透露,我也能猜想她會這樣做,這才是她。單藉這次領獎而發表這個講話,我覺得她已是值得和應該接受的,相信同工們也會認為如此。 >> 閱讀全文

結集九《江山無限》

由去年一月初至八月底,我在本欄見報的全部文字,收入《江山無限》一書,是為結集之九,春節前出版。本月十七日,在支聯會的維園年宵市場攤位,開始發售。

這書名,出自三十五、六前的一首舊作七絕《無題》:「西北高樓清怨絕,茫然拔劍幾徘徊。江山無限憑欄處,急雨狂風燕不來。」詩的前三句,是湊拼前人之作而成。

第一句,《古詩十九首》之五和魯迅的《悼丁君》:「如磐夜氣壓重樓,剪柳春風導九秋。瑤瑟凝塵清怨絕,可憐無女耀高丘。」 >> 閱讀全文

我會聘用他

去年十月十四日,本欄見報的《你會聘用他嗎?》,講述了一個少年應徵暑期工的故事。他排在面試隊伍中的第二十一個,寫了一張字條轉交老闆,請求:在面試他之前,不要作出聘用的最後決定。文末,我問:假如你是老闆,會聘用他嗎?樂華天主教小學五甲十二位同學,交來了回應。他們的意見一致:會!意見雖然有相同的,但為了不讓任何一位失望,全都在下面轉錄了。只因篇幅所限,作了一些刪節。 >> 閱讀全文

奴隸與獅子

羅馬時候,一個奴隸不堪主人的虐待,逃跑了。為了躲避追捕,他走進長著茂密樹木的深山。由於找不到食物,變得非常衰弱而生了病。一天,爬進一個洞裏,躺下,睡著了。

忽然,一陣吼叫聲把他吵醒。睜眼一看,一隻獅子走進來。他很害怕,心想,一定會被獅子吃掉。但很奇怪,獅子的腳似乎受了傷,一拐一拐地走近,而且不再吼叫,對他沒有什麼敵意,還向他舉起一隻前爪,頭不停地揩擦他的肩膀,好像說:你能幫助我嗎? >> 閱讀全文

主教和犯人

法國文豪雨果的名著《悲慘世界》,曾多次拍成電影。其中有一段很感人的情節,讀過原作或看過電影的你,在心底裏是否曾為此而掀起漣漪呢?現在來重溫一次,好嗎?

一個孤兒,由姊姊養大。十七歲時,姊夫去世,他要負起責任,去撫養姊姊的七個幼小子女。雖然刻苦耐勞,怎樣卑微的工作也去做,但也不能讓這些小孩子吃得飽。眼看著他們捱餓,夜裏,忍不住打破麵包店的窗子,把一條麵包偷走。他因此被捕,送到囚犯船服刑;曾多次逃跑,都被捉回去,刑罰一再加重。想不到,只因為偷了一條麵包,竟在囚犯船做了十九年苦工。 >> 閱讀全文

「環翠樓中虬髯客」

續談中山先生所撰的對聯。「安危他日終須仗,甘苦來時要共嘗。」此聯集杜甫詩句而成,是贈給黃興的。靆四年,革命組織興華會成立,黃被推為會長。靆五年,孫的興中會與興華會、光復會合併,組成同盟會,黃是第二號人物,故「孫黃」並稱。黃多次策劃領導武裝起義,親自參與「黃花崗」之役而受傷。一四年,孫另組中華革命黨,因意見不合,拒絕加入。一五年討袁失敗,亡命日本;翌年袁死返國,與孫恢復往日關係,同年病逝,年僅四十二。由此聯,可見孫對黃的倚重。 >>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