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灰盒也分階級

梁立人發明了新的「共產黨的三大法寶」,其中之一是「平等」。其實,中共慣有特權,可謂等級森嚴,何來平等?轉幾個彎,引出一件小事,以見微知著。

李大釗與陳獨秀齊名,有「南陳北李」之稱,同任北京大學教授,領導五四運動,始創中國共產黨。二六年,北京十萬民眾在天安門集會示威反帝,遭段祺瑞執政府鎮壓,是為「三一八」慘案。其後,李被捕,在獄中秘密絞殺。 >> 閱讀全文

梁立人改《毛選》

十一月十七日,梁立人在其《經濟日報.笑傲人生》專欄,以《共產黨的三大法寶》之題,寫道:「當年共產黨能打敗國民黨奪取政權,是由於有三件法寶———平等、國歌、白毛女。」讀了,愕然!對中國現代史略有所知,便曉得所謂中共的三大法寶,出自毛澤東,並非這三件東西。梁卻另有新發明,等於修改了《毛選》。姑不論修改得如何,總不對的罷?

「十八年(指二一至三九年)的經驗,已使我們懂得:統一戰線,武裝鬥爭,黨的建設,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法寶,三個主要的法寶。」(《「共產黨人」發刊詞》) >> 閱讀全文

翟老教訓羅范椒芬

翟暖暉兄的詩興,因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,又撩動起來。上月,他就羅最近的「愛國」言論,以《愛國為何物》為題,寫了一首五言古詩,凡二百言。詩及序,一併披露於下。

本港教育要人羅范椒芬女士,向學生發出公開信。倡言「四培」愛國,並舉已故竺可楨教授幼年時寫下的「喪權辱國最苦,國家富強最甜」,以作鋻誡。

余居也陋,未曾拜讀過竺教授這兩句名言。然幼時亦曾看到過,不少牆壁塗上「毋忘國恥」字樣,推其用意,想來可能亦與竺教授說的差不多。 >> 閱讀全文

蜂刺是怎樣來的?

太初,耶和華創造天地萬物,創造了人類的始祖亞當和夏娃,但卻沒有蜜蜂,蜜蜂是後來才創造出來的。

亞當和夏娃,受了蛇的誘惑,違背祂的命令,偷吃了禁果。他們受到懲罰,被逐出伊甸園,並且,「你必終生勞苦,才能從地裏得吃的。……你必汗流滿面才得餬口」。

耶和華到底在心裏,有著對人類無限的憐愛,便給他們一個去學習的榜樣,以作勉勵。於是創造了蜜蜂,但這蜜蜂是沒有針刺的。祂賜給蜜蜂這樣的特點:一、勤勞,從早到晚,終生奔波百花叢中,採集花蜜;不但採集了,還提煉為香甜可口的蜜糖。二、合群,同食同住同勞動,不分彼此貢獻的大小,一心一德。三、只發出很微弱的「嗡嗡」的聲音,作為一起勞動時的互相鼓勵,絕不會高聲驕矜自誇。祂希望:有了這樣的榜樣,人類也能如此,「從地裏得吃的」,「汗流滿面」而「得餬口」。 >> 閱讀全文

五十元買來的經驗

讀小學時,渾渾噩噩,除對美術一科較有興趣外,其他各科都敷敷衍衍。二戰爆發,逃難返鄉讀初中,最有興趣而成績較好的,是幾何和物理,這兩科鍛煉了我的推理邏輯。戰事結束,返港入英文書院第七班,算術課程不及小六程度,升到高班的數理化,也都是初中時學過的,因此興致索然。興趣便轉向中文,同時也讀了很多新文學的課外書,漸漸也對古典文學有了興趣。

師範畢業後,去小學任教。那時候,朋友中流行去學俄文或手風琴。我對此毫無興趣,卻想進修古典文學,去找人補習,因為自學中常常碰到好些一時不能解決的疑難。一位在學著俄文的朋友,替他補習的女教師的丈夫,祖父是晚清很著名的狀元,於是介紹了我去。 >> 閱讀全文

鼓掌與「小人」

那天,在熒光幕上,看著聽著王見秋,宣讀他的辭職聲明。對聲明中「問心無愧」這四個字,甚覺刺耳;對聲明後響起的那一陣掌聲,更感愕然。

能夠做到「問心無愧」,並不是自我感覺良好那麼簡單。首先,是心中有一個正確的是非標準;其次,能去「問心」,亦即自省;最後,有羞恥之心,才是一個會慚「愧」的人。做了某些事,本該有「愧」的,仍然死說「問心無愧」,只反映出其人的是非標準、毫不自省、無羞恥之心。 >> 閱讀全文

魯賓遜的教訓

讀過《魯賓遜飄流記》的讀者,是否記得書中有這樣的一段情節?曾否從這情節,領悟得一些什麼教訓嗎?

他想造一艘獨木舟,即使沒有特別工具,沒有助手,也認為能夠成功的。只要在森林裏選出一棵大樹,砍下來,挖去樹的內部,變成了空心的,這樣就可造出一艘獨木舟。

想像著在海上划著這獨木舟的情景,心裏很是興奮。忽然想到,把獨木舟造成不太難,但怎樣把它從陸地搬到水上去呢?在水上划著前進,很容易。但在陸地上移動,沒有別人協助,單靠個人之力,簡直不可能。他不是沒有想到這困難,但被造成後划著的興奮,征服了。心裏想:總有辦法的,到造成的時候總會想出辦法來的,先把獨木舟造成了再算。 >> 閱讀全文

深紅色的玫瑰

母親節的清晨。雖然是假日,但羅拔有好些急於辦理的公事,也要回辦公室去。他駕車轉入一條小街,停泊在一間花店附近,去買鮮花,託花店送去給住在近郊的獨居的母親。

來到花店前,看見一個約七八歲的小男孩,手掌上放著一個硬幣,伸向店主,說:「老闆,可以給我一株深紅色的玫瑰嗎?」

店主說:「小朋友,很對不起!今天的花價漲了,你這麼多的錢,不夠買一株深紅色的玫瑰。我給你一株康乃馨,好嗎?」 >> 閱讀全文

我的第一次閱讀

文藝腔一點,題目可寫作《我的處女讀》。月前,應迦密中學的邀請,到校在周會上,以所給的題目《閱讀樂趣多》講話。閱讀的確有很多樂趣,但把這些樂趣說出來,同學們未必聽得有趣。為此,我只說幼、少、青年時的事例,以期縮窄代溝而較容易引起共鳴。

四歲時,住在鵝頸橋駱克道,一幢屋宇三樓一間只有百多平方呎的板間尾房,正是現在消防局的背後。樓下是賣煤球的店舖,街上常常放滿曬太陽的煤球。從窗口望去,總看見遠遠一盞閃著的紅燈,後來才知道那是尖沙嘴的天文台。住了不久,搬家到不遠的莊士頓道去。爸媽和姊姊哥哥都動手,把家具雜物先搬到舊居樓下,再搬新居樓下,又再搬上樓。四弟過繼給二叔,由其撫養,我是最幼的了,便坐在家具雜物旁的一張小凳子上,作看管狀。到了新居的樓下,一塊靠在牆邊的牀板,忽然倒下來,打在我的頭上。我痛得大哭,頭上長了一個大疙瘩。媽媽沒空照顧我,袋中掏出一個一仙的硬幣,說:「不要哭!買零食去!」這是我第一次得到零用錢,果然停了哭。 >> 閱讀全文

一生一世五件事

上月十一日,詹德隆兄在其《信報.中通外直》的專欄,談到了一生一世要做的五件事。這是他的人生智慧和經驗的總結,很可參考。我拿來檢視和回顧了自己,頗有感想。

一、「生兒育女」。對這第一件,我交了白卷。是否因此而不能「知父母心」呢?也未必的。「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也」(《韓詩外傳》)。父母早逝,我亦深知其養育之恩,只可負起責任去照顧遺下的年幼弟妹,以作報答。有一弊,亦有一利,因無家室之累而無後顧之憂,不戚戚於貧賤,不汲汲於富貴,在人生的長途中,一直輕裝上路,敢於承擔,較別人容易做得到。 >> 閱讀全文